正文

日落的聲音

(2014-12-17 18:50:29) 下一個

         

 

                 ----致伴陪我最後時刻的人  

我,躺在紅日沉滅的冰河
準備和靈魂做最後一次對話
到處都是掙紮還魂的軀體
緊攥著塵世的權杖和金縷  

雲幕落下
肅靜了所有瀕臨者的喉鳴
人寰,一個漸行漸暗的海岸
載滿了遠去的恩仇與呐喊  

別以為
我昏睡在無法交流的雲際
我,仍能聽見你們的哀歌和耳語
別以為
我留戀葡萄糖支撐的時光
我,更渴望走過罌粟盛開的花房  

聽!饑餓的鷲群正撕碎召喚的鍾聲 
麵對天葬的刀斧猙獰地排列 
請不要
用溫暖的鵝毛覆蓋我
或在人造的日光下
奪去我恪守一生的尊嚴  

讓我絕氧而飛吧
即使要承受砰然碎裂的五髒
當我在漆黑的豎井裏墜落
墜落
山洞盡頭的壁畫
將是我不朽的靈棺  

請,讓我譫妄於歸途
請,讓我彌留於隧道深處
每一盞記憶的燭火  

我,下望
紅日沉滅的冰河
和你
圓月的回光正將我冉冉托起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子同 回複 悄悄話 梅雨評《日落的聲音》
這告別人世的吟唱,開始於起句中“我”在如血殘陽的冰河裏的掙紮。這裏冰河的意象,使人感覺死亡的寒冷,而沉滅的紅日更進一步暗示寒冷的永恒和至極。然而,在同自己靈魂訣別的同時,“我”橫眉冷對即將沉沒在冥河之中的緊攥權杖和金錢的權貴們。

詩的第二節,死亡的“雲幕落下”,慢慢關閉了生命的舞台。此刻,“所有瀕臨者的喉鳴”沉寂了,而塵世的岸,也越來越遠,漸漸昏暗,讓數不盡的人間恩仇,都留在人寰之彼岸,引出了瀕死者即將解脫的動機。

第三節是此詩的核心。瀕死者意欲對陪伴自己臨終的送行者囑托遺願,便是詩人不屑於臨終救護措施的回應,於是“我”說:即使此刻“昏睡”在雲端,我的聽覺仍然能夠靈敏地捕捉到我身邊的親人們之哀歌和竊竊私語。然後“我”特此交待一下:“我”不需要鹽水葡萄糖吊著無望的生命,“我”更向往走過開滿美麗罌粟花的花房。此處罌粟花的意象暗示了自己寧願借助鴉片在寧靜芬芳中安樂地走向歸宿。

第四節是死亡鍾聲召喚下的陰冷場麵和詩人臨終的願望:此時雖然看見“天葬的刀斧猙獰地排列”,象征著最後時刻刀鉗對人的軀體的宰割,以及那些兀鷹準備琢食來自人寰的貢品時,瀕死的“我”仍然作一息尚存時的希望:不要用“溫暖的鵝毛覆蓋我”的軀體,那些人間的羽毛,多年令人難以承受的“生命之輕”. 作者這裏的“鵝毛”意象,既是人生曾經難以擺脫的“輕之重”,也可能是隱喻那些挽留垂危生命的各種昂貴搶救措施和讓瀕死者“痛苦不堪、卻又徒勞無功的“創傷性治療”。然後作者又說:“我”,不需人造的日光,別讓我身上插滿各種醜惡的導管,也別玷汙我俊逸的麵容,更別“奪去我恪守一生的尊嚴”--- 好一個為尊嚴而戰的瀕死者之心聲!

臨終囑托完畢,瀕死者似乎大功告成,輕鬆無比。第五節的意境是詩中最浪漫悲美的畫麵,詩人在此渲染了即將出現的“臨門一腳鬼門關”的情形,先是拔掉所有插管後的缺氧而“飛“,此時詩人覺得要經曆刹那的五髒崩裂之痛,下麵幾句的意象和暗示,應該是本詩最精彩絕倫的死亡頃刻之描述:“當我在漆黑的豎井裏墜落/墜落/山洞盡頭的壁畫/將是我不朽的靈棺”--- 震撼!瀕死的“我”不是墜入傳說中十八層地獄下閻王主宰的冥世魔掌,而不過是坐了回黑暗豎井中的過山車,在山洞那一頭,“我”將安眠於壁畫飾就的棺槨,在眾生愛戴的藝術靈堂中,擁抱永恒之光!真是非常驚歎於作者美妙別致的想象力,把死亡之旅的終點落腳於類似敦煌壁畫那樣輝煌絢麗的地方!

倒數第二節是坐死亡過山車過程中的對紅塵往事之回味時的極樂:“請,讓我譫妄於歸途/請,讓我彌留隧道深處/每一盞記憶的燭火”。詩人說,我就想迷迷糊糊地流連於那明滅間或的記憶燭光,我就是想對那些曾給過我歡樂或痛苦的刻骨時光做最後的吻別。

最後,告別了記憶燭光,安眠於壁畫靈槨,“我/下望/紅日沉滅的冰河/和你”,“火萎了,我也該走了”(蘭德詩語),此刻的“我”最想再看一眼此生刻骨銘心的“你”,“圓月的回光正托起”“我”的靈魂,冉冉而升,成為不朽的壁畫。首尾呼應,結得如此唯美,仿佛魔術士的魔杖輕輕提將起來一尊古老的壁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