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新娘

我的心裏有個角落 在等著你的出現
正文

04..11..2008

(2008-05-10 00:10:56) 下一個



國之精粹--明代傳世名畫之山水篇【二】(ZT)







《廬山高圖》

明 沈周 紙本淡設色 縱193.8厘米 橫98厘米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沈周(1427—1509)吳門四家之首。字啟南,號石田,更號白石翁。長州人。世代隱居吳門。他憑借想象描繪廬山為他的老師陳寬作壽。在畫法上宗學王蒙,景色繁茂,草木華滋,筆法甚密,風格細秀,屬“細沈”代表作。整幅作品在近於王蒙的繁密的筆墨中展現了想象中廬山的雄偉,開創了以山水畫象征人品的表現手法。畫麵上部沈周自題“廬山高”(篆文)三字,末尾自識:“成化丁亥端陽日,門生長洲沈周詩畫,敬為醒庵有道尊先生壽。”





《空林積雨圖》

明 沈周 紙本墨筆 縱21.7厘米 橫29.2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久雨陰連結,晴天安在哉?”這件作品是畫家在積雨鬱悶之日所作。畫中描繪一平坡後的雨中樹林景色。畫麵構景簡潔,坡石後的林中溪水,緩緩流淌。低屋掩映,雲氣彌漫,雨霧迷朦。畫家以粗筆而寫,墨色渾潤,淡墨渲染,使畫麵顯得濕氣欲滴,陰雨連綿與畫家鬱悶難解的情緒躍然畫上,與畫家自題兩首詩恰相對照。其一曰:“茅簷何日霽,溜響漫沉沉,氣鬱惟添睡,愁多亦怕吟。積潤變鳴琴。安得東軒月,皓然當我襟。”





《落花詩意圖》

明 沈周 紙本設色 縱35.9厘米 橫60.1厘米 南京省博物館藏

此畫筆墨厚重,風神淡冶,花瓣平舒,作將殘之狀。此畫用淡墨寫出枝幹,枝幹穿插自然得體。樹葉用墨渾厚,沉重響亮。整幅作品,花、枝、葉之間結構嚴密而舒展。行筆凝重簡練,實按虛起,雖為將殘之花,但卻風韻獨存。古來文人多慕牡丹高潔華貴,形諸筆墨,貴能“狀物”與“得意”相兼,沈周此圖足以為之。





《東莊圖冊·北港》

明 沈周 紙本設色 原24頁 今遺失其中的3頁 南京博物院藏

此畫描繪其師吳寬家的庭園景色。吳寬官至禮部尚書,是沈周的老師和摯友,多有詩文唱和。東莊是吳寬的莊園,也是江南士大夫經常聚會、吟詩、品茗的地方。後人盛讚沈周的《東莊圖冊》,“觀其出入宋元,如意自在,位置既奇絕,筆法複縱宕,雖李龍眠山莊圖、鴻乙草堂圖不多讓也。”這裏所選的一幅是“北港”,圖中畫一荷塘,波光如鏡,荷葉亭亭玉立,疏密有致,搖曳多姿,岸上樹木點寫自然,情態各具;坡岸皴染結合,濃重得宜。





《滄州趣圖》

明 沈周 紙本設色 縱29.7厘米 橫 885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沈周屬於小寫意,撇開院體纖濃一格,以筆墨粗簡見長,較之他的山水畫,更具有概括性。其用筆率意,落筆肯定,生動自然。 沈周的花鳥畫,其筆法與墨法,兼工帶寫,在欲放未放之間,以後經過陳淳的繼承和發展,遂開啟了徐渭的潑墨寫意,而又經過八大山人,“揚州八怪”的推波助瀾,在發展中國寫意花鳥畫上,沈周的作用和影響是不可忽視的。《滄州趣圖》是沈周晚期的作品,他將元四家的筆法集中於一幅山水長卷中。不同的筆法銜接得那樣天衣無縫,可見他對元四家筆法運用的精熟.





《兩江名勝圖》

明 沈周 絹本設色 縱42.2厘米 橫23.8厘米 上海博物館藏

沈周的山水畫,有些描寫的是高山大川,表現傳統山水畫的三遠之景,在畫法上,早年承受家學,兼師杜瓊。後來博采眾長,出入於宋元各家,主要繼承董源、巨然以及元四家黃公望、王蒙、吳鎮的水墨淺絳體係,又參以南宋李、劉、馬、夏勁健的筆墨,融會貫通,剛柔並用,形成粗筆水墨的新風格,自成一家。《兩江名勝圖》表現的是江南水鄉那種濕潤清麗,明媚幽雅的風光。集中體現了沈周山水畫風格。





《雪際停舟圖》

明 沈周 絹本設色 縱249.2厘米 橫94.2厘米 上海博物館藏

藝術創作不能遠離現實生活,對自然靜物的描寫更離不開對自然的仔細觀察。沈周善於運用傳統的筆墨技巧來描繪現實中的生活景物,故能隨意揮灑,筆墨生動,意趣盎然。《雪際停舟圖》是沈周山水畫中賦色比較重的一幅,還用了青綠山水畫的表現技法,是他水墨淺絳畫的典範。





《秋江漁隱圖》

明 姚綬 紙本淡設色 縱128.4厘米 橫58.5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姚綬(1423—1495),字公綬,號丹丘生,又號穀庵子,雲東逸史。擅長畫山水及其竹石小景。《秋山漁隱圖》畫麵所描繪的是秋林遠岫,湖中釣舟。整幅作品意境蕭然而靜穆,給人以沉靜的美感。在表現技法和意趣上,畫家繼承了元吳鎮的筆墨傳統,風格粗放老辣,富於率達樸茂的情韻。在這幅作品中,畫麵蒼涼蕭疏,充滿荒寒意境,雖有漁舟在天地間,但卻帶有一種悲苦、嚴峻和感傷的情調。畫法多變,層次森然有序,顯示了蒼勁紛披的意態,遠山近石,皴染結合,筆力沉穩,墨彩滋潤。





《雪溪放舟圖》

鍾欽禮 絹本墨筆 縱170.8厘米 橫103.2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鍾欽禮,生卒年不詳,號會嵇山人,浙江上虞人。畫山水縱筆粗豪,橫刮外強,學戴進而有所變化。成化、弘治年間入直仁治殿,為內廷畫師中頂尖高手。《雪溪放舟圖》是鍾欽禮的代表作,畫中表現的是漁人雪後在寒溪上放舟的情景。畫麵蕭寒清幽,遠處山峰積雪皚皚,山的輪廓用重墨線勾勒,樹枝勁虯彎曲,層次分明,深得雪骨水韻之妙。





《瑞雪凝冬圖》

明 王諤 絹本設色 縱139.6厘米 橫91.5厘米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王諤,字廷直,奉化(今浙江奉化)人。生卒年不詳。活動時期為成化、弘治年間。初畫山水從師同鄉蕭風,後研習唐宋諸家。凡奇山怪石、孤木驚湍,盡摩其妙,孝宗喜馬遠之畫,稱王諤為“今之馬遠也”。一生主要學習馬遠的畫法,就其畫法當屬浙派。《瑞雪凝冬圖》墨筆畫雪山行旅之景,所畫鬆石瘦硬,氣象寒冷。高山巨石以及山下的庭院和山上的寺廟都由硬筆畫出,冷峭逼人。山下遠水高闊,船帆點點,落墨不多襯托了整幅繪畫的冷寒的意境.





《江閣遠眺圖》

明 王諤 絹本淡設色 縱143.2厘米 橫229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這幅畫描繪的隔江遠望的平遠景象。鬆林石壁前臨大江,江邊有水榭樓閣,遠處隔江對麵,雲霧彌漫之中,峰巒起伏,山城環抱,樓船停泊江岸。中間一片江波浩渺,水天空闊,橫無涯際。近景的樓榭和遠景的山城遙遙相對,畫麵氣勢開闊,意境幽美。湖中水波細密,前重後淡形成高遠空闊,水天相接之勢。對岸遠山,暈染清淡,和近景中的濃墨重染形成對比,整幅作品用筆細勁,是學宋朝馬遠一派。





《山水圖》

明 張複陽 紙本墨筆 縱33.2厘米 橫136.4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張複陽(約1403—1490),字複陽,以字行,號南山,浙江平湖人,道士,山水仿吳鎮,墨氣蒼勁淋漓,其所畫草樹人物各臻其妙。畫家描繪江南水鄉,透過大批密林雜樹 ,隱現村落茅舍,田野農事以及農居生活,富有生活氣息,遠景雲氣彌漫,有很強的空間感。此畫墨筆蒼茫渾厚,破筆縱橫揮灑,焦墨、淡墨層層積染,淋漓盡致,遠近層次畢現。整幅作品開合、疏密、動靜、虛實,皆得自然之妙,富有耐人尋味之意趣。





《煙江遠眺圖》

明 朱端 絹本設色 縱169厘米 橫107.3厘米

此畫描繪了高嶺煙靄,遠浦水村。左半邊作高遠景色,山峰巍峨高聳,氣勢雄奇。隔山坡地翠樹蔥蔥,鬆柏蒼勁,山勢和樹姿均具雄偉之姿。板橋、村落,遠景是舟帆和水鄉,精致開闊,幽美而疏秀。在畫法上多學郭熙,那勁峭的山石,奇異的峰頭,盤虯的樹幹,蟹爪的枝杈等等都來自郭熙筆意。畫家將北宋郭熙山水的雄奇、繁複、精密等特點與南宋院體山水的簡潔、空曠、疏朗等格局有機地結合起來,創造了有別於宋代院體的明代院體畫風。





《鬆院閑吟圖》

明 朱端 絹本設色 縱230.2厘米 橫124.3厘米 天津市藝術博物館藏

朱端,字克正,號一樵,海鹽人。生卒年不詳。明代正德年間的宮廷畫家,正德中直仁智殿,授指揮。他的山水畫,一方麵受當時流行宮內的南宋院體畫風影響,近馬遠;另一方麵,也有專學北宋郭熙的一路。《鬆院閑吟圖》就是這類山水的代表作。 整幅作品雄中透秀,工細之中見隨意,反映了明代的時代風貌。朱端的山水作品在繼承和發展傳統方麵有一定的建樹,他使宋代院體繪畫的風貌得以發揚光大,並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他對後世的積極影響。





《雁蕩山圖》

明 葉澄 綾本設色 縱35厘米 橫290.3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本幅自識:“雁蕩山圖。嘉靖丙戌燕山葉澄作。”後紙清·梁清標題記。葉澄,字原靜,號常山,原藉吳人,世居燕京(今北京),嘉靖年間(1522—1566年)畫家。善畫山水,師法戴進,徐沁《明畫錄》評“其神似處,幾莫能辨”。作品所繪景觀,自石門潭起,計有章毅樓、石佛岩、石梁洞、靈風洞、羅漢洞、淨明寺、蓼花峰、響岩等。這些景色描繪真實,各具奇姿,很典型地展現出東南第一山的奇秀特色和壯闊氣勢。作品畫法與戴進有相似之處,但筆墨更見繁細,並呈現出對景寫生、隨景而運之跡,很像一幅實地寫生稿,這在“浙派”後學中是比較少見的。





《灞橋風雪圖》

明 吳偉 絹本淡設色 縱183.6厘米 橫110.2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吳偉(1459—1508),字世英,又字次翁,號魯夫,又號小仙。江夏(今湖北武昌)人。吳偉是戴進之後的浙派名將,是“江夏派”的創導者。早年畫法比較工細,中年後變為蒼勁豪放、潑墨淋漓一格。灞橋在陝西長安縣東,亦稱霸橋,唐人送別者多於此折柳相贈,有“灞橋折柳”典故。又有“詩思在灞橋風雪中驢子上”之說,故畫家亦常以“灞橋風雪”為畫題。這幅作品,描繪一老者騎驢在風雪中過橋,低首沉思。為烘托主題,景作山野懸岩,樹木凋零,風雪彌漫,河流封凍,寒氣逼人。在藝術表現上,用側鋒臥筆,線條粗簡,水墨淋漓,一次皴染,頗得氣勢。





《江山漁樂圖》

明 吳偉 紙本設色 縱270厘米 橫173.5厘米

畫家少時生活孤苦,由常熟錢昕收養,後流落於南京,因而對民間漁民的生活抱有極強的同情心,作品的生活氣息很濃厚,在表現技法上較清新和自由。此畫在空間處理上,前實而濃重,遠景虛淡,更接近真實的自然風景,整幅作品畫法比較粗縱,當屬畫家中年以後的作品。《江山漁樂圖》表現的是江南的秀色和漁民生活。江邊高樹坡石,其上遠山層疊,江中漁舟有停泊,一幅秀潤美麗的江山漁樂圖卷。

《雜畫冊》

明 徐端本 紙本水墨或淡設色 每開縱29.4厘米 橫39.7厘米 上海博物館藏

徐端本(1438—1519),又明史忠,字廷直,金陵人。17歲才能講話,外呆內慧,人以癡呼之,自號癡翁,又稱癡仙,亦稱癡癡道人。《雜畫冊》共有12幅圖:1.漁翁垂釣圖;2.山橋吟行圖;3.荷蓮萱草圖;4.秋溪沙鷗圖;5.野航圖;6.澄江飛帆圖;7.江天晚照圖;8.攜琴晚歸圖;9.臨流獨釣圖;10.水亭靜居圖;11.攜琴訪友圖;12.樹下閑眺圖;《雜畫冊》大多描寫山野逸士的生活情狀,或溪邊獨釣,或小橋策行,或山村訪友,或閑眺江天,表達出遠離塵囂,忘情泉石的誌趣。畫家在這些畫幅中著意渲染野逸的意蘊,從而襯托出他放達率真的性格和超脫塵世的理念。





《山雨欲來圖》

明 張路 絹本水墨 縱147厘米 橫105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山雨欲來圖》墨筆畫風雨欲來,一漁人收網而歸。近景的山巒草樹以及淙淙溪水,刻畫得生動有致,遠山迷蒙,在陰暗的天空下或陰或現,很有山雨欲來前的氣勢。在具體表現技法上,畫家運用的是粗筆濕墨,氣韻很是生動。畫家著意營造一種山雨欲來前的氣氛,用筆粗放,風格雄健,但又透出畫家用筆的瀟灑和靈巧,顯然是受到宋元粗筆水墨一派以及呂紀、林良等人水墨寫意畫風的影響。在背景的渲染方麵,也明暗適度,盡量表現出風雨欲來前的自然界的豐富二微妙的變化。





《溪山放艇圖》

張路 絹本設色 縱165.8厘米 橫97.5厘米 上海博物館藏

張路(1464—1538),字天馳,號平山,僅以字行於世,祥符(今河南開封)人,少年聰慧,見吳道子、戴進所畫人物,臨摹肖其神,以畫成名,是明代追隨戴進、吳偉的重要浙派畫家,在人物上師法吳偉,但秀逸不足,狂放過之,山水上有戴進的風致。張路的繪畫藝術很受世人讚譽,明朝詹景風就盛讚他“足當名家”。在當時,縉紳們鹹加推重,得其真跡,如若拱壁。





《柴門送客圖》

明 周臣 紙本淡設色

此圖以封建文人的隱居生活為表現題材,反映了士大夫寄情山水,誌耽林泉的閑雅情趣,畫麵描繪的是主客二人分別時依依不舍的感人情景。在表現這類隱逸生活題材時,畫家不同於元明文人畫那般追求荒率空寂的意境,而是賦予雄偉恢弘的氣勢,有著自己的藝術特色。周臣的山水畫脫胎於李唐和馬夏,但他並不囿於宋代院體畫的程式,而山雨攝取文人畫家某些布景和筆墨的長處,形成結構嚴謹而氣脈流動、造型真實生動、筆力剛勁峭厲、墨韻充足的風格。





《雪村訪友圖》

明 周臣 絹本設色 縱224.3厘米 橫96.9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構圖十分奇峭險峻,中間巨石之上的幾棵挺拔秀逸的蒼鬆是全畫的視覺中心。畫麵左上角山石峻秀聳立,直插雲霄,氣勢雄壯。圖中采用高遠布局法,係取法北宋中原山水畫派景物的描寫,近景和遠景造型堅實明晰,中景桃源處虛化朦朧,則又吸收了元文人畫的構景的長處。筆墨技法主要出自李唐,近景用墨濃重,皴染結合,石用拖泥帶水法描繪,並兼用小斧劈皴和鐵皴鉤斫,表達出嶙峋堅實的石骨。古鬆虯曲和倒掛的形態,頗接近馬遠的鬆樹法。整幅作品用筆尖勁,氣勢雄渾,是周臣繪畫的代表作。





《春泉小隱圖》(部分)

明 周臣 紙本設色 縱26.5厘米 橫85.8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畫是周臣為裴春泉繪其隱居小憩的情景。繪鬆石下蔭茅堂,一人在堂中伏幾假寐,又有一童子灑掃堂外。門前一彎小橋,流水與湖水相接,即寓春泉之名。河對岸山巒層層。 小橋對岸其山石也用重墨,兩棵探向泉水的婆娑之樹,和茅屋邊的垂柳、蒼鬆遙相呼應,情態各具。遠山用淡墨暈染,和前景的重墨形成對比,富有變化和秩序感。周臣在描繪物象時,善於根據不同形象的質感,施以剛柔、粗細、輕重不同的筆法,狀物準確嚴謹。





《山齋客至圖》

明 周臣 絹本設色 縱136.4厘米 橫72.2厘米 上海博物館藏

以封建文人的隱居生活為表現題材,反映了士大夫寄情山水,誌耽林泉的閑雅情趣,畫麵描繪的是主客二人分別時依依不舍的感人情景。從船工坐在船頭,伏膝熟睡,等待主人會友歸返的細節,可以看出畫家創作藝術構思的精妙。在表現這類隱逸生活題材時,畫家不同於元明文人畫那般追求荒率空寂的意境,而是賦予雄偉恢弘的氣勢,有著自己的藝術特色。《柴門送客圖》可以體現這種風格。





《滸溪草堂圖》

明 文徵明 紙本設色 縱26.7厘米 橫142.5厘米 遼寧省博物館藏

文徵明(1470—1559),原名壁,字徵明,後以字行,更字徵仲,號衡山居士。長洲(今江蘇)人,與沈周是同鄉,並師事沈周。此畫畫法秀潤,意境清幽。畫麵上描繪的是高木濃蔭,掩映草堂,群山環抱,清波蜒曲,帆檣林立,榭閣屋宇錯落。近處草堂敞軒,二高士案前對坐,正在高談闊論;在藝術表現手法上,用筆細膩嚴謹,山石僅用渴筆微抹,以點苔顯出明暗,經營位置,得寫生之助化出清幽境界。





《蘭亭修禊圖》

明 文徵明 金箋紙本 青綠設色

此畫描繪的是晉朝王羲之等人在蘭亭溪上修禊,作曲水流觴之會的故事。修禊是古代的風俗。蘭亭修禊是東晉穆帝永和九年(353年),王羲之與謝安等41人,在浙江蘭亭修禊的故事。王羲之等人臨曲水而洗滌,每人都作了詩文,王羲之作了序,記述蘭亭周圍山水之美和聚會時歡樂的心情。在這幅作品之中,畫家以兼工帶寫的方法勾畫了曲水灣灣,蘭亭環抱其中。樹木和竹子畫得非常工細,但不刻板。山巒皴擦簡練,臨流水而坐的文人的衣紋概括,富於一種裝飾趣味。





《仿米氏雲山圖》

明 文徵明 紙本墨筆 縱24.8厘米 橫602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此圖就是文徵明的粗筆作品,筆法粗簡,墨氣淋漓,氣象蕭森,筆力遒勁,在粗放中抒寫了寧靜典雅的氣質。在寂靜蕭索的大自然之中,一人策杖過橋,似在略停深思,其沉靜思索的姿態映襯了自然的蕭森與靜穆。畫麵蒼潤,題字蒼老,題詩韻致,表現了畫家詩、書、畫兼長並擅的文人墨氣,畫家憑借此抒寫了沉靜的文人名士生活的情懷。此畫是畫家晚年的作品,風格粗放,用筆老辣,很能體現畫家藝術功力。





《春深高樹圖》

明 文徵明 絹本設色 縱170.1厘米 橫65.7厘米 上海博物館藏

文徵明師沈周而不為所囿,博取眾長,自成一體。山水、花鳥、人物都極為精妙,為明代最為傑出的畫家之一。文徵明的畫,大體可分兩種:一為細筆,秀麗柔密,一為粗筆,蒼勁樸茂,都為人們所稱賞。他的及門弟子很多,畫風影響於後代很大。此圖描繪深山高樹,筆墨蒼潤勁健、樸茂多姿,同時又端莊工麗,是文徵明的經意之作。





《古木蒼煙圖》

明 文徵明 紙本墨筆 縱26.2厘米 橫跨7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文徵明的畫多寫江南湖山庭院和文人生活,布局平穩,筆墨蒼。早年畫風細謹,中年粗放,晚年醇正,粗細兼備,而以粗筆為貴,人稱“粗文”。與沈周統稱“沈文”,為“明四家”之一。畫中筆法秀雅,描寫細美,墨色清淡而變化豐富,使畫麵意境清雅開闊,寧靜安詳,畫家的心境情懷,不語而自明。





《雨晴紀事圖》

明 文徵明 紙本墨筆 縱130厘米 橫跨60.8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入春連月雨淋漓,一日雨晴春亦深。碧沼平添三尺水,綠榆新漲一池蔭。”這件山水小景是畫家在陰雨初晴之時所作,以紀事且記情。畫中描繪了一霧氣彌漫的平沼近岸,碎石散置,綠苔滿布,細草叢生。數棵雜樹相簇,綠葉枯枝,相互扶助。此作筆法寬厚,墨色渾潤,濃淡變化,層次豐富。雖為小景,但亦顯得境界開闊,氣勢厚重,有翠濕欲滴之意。





《騎驢歸思圖》

明 唐寅 絹本淡設色 縱77.7厘米 橫37.5厘米

唐寅(1470-1523),初字伯虎,更字子畏,號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魯國唐生,逃禪仙吏,均為他題畫的別號,吳縣(今蘇州)人。賦性疏朗,任逸不羈。曾經刻其章為“江南第一風流才子。”《騎驢歸思圖》描繪的是奇峰雜木,山塢人家;溪水湍流,穿行山澗;綠樹迎風,舞姿婆娑;在藝術表現上,山石用帶水長皴,非常濕潤。秋樹青黃,多做空鉤夾葉,在畫風上接近李唐、馬遠等院體,但具“文人畫”風格。





《看泉聽風圖》

明 唐寅 絹本淡設色 縱72.5厘米 橫34.7厘米 南京博物館藏

此畫繪崇山峻嶺,峭壁陡險,山崖間老樹虯曲,枝葉蒼茂,岩隙清泉下瀉。兩位“高士”坐石上,正陶醉於山水之間。近處的樹木蟠曲槎椏,高出半空,皆夾葉,敷以淡彩。遠處樹木用水墨點葉,樹頭傾斜,作風吹之狀。上方山勢險峻,用細長的線條畫出山的輪廓,以斧劈皴單層刷染,表現出了堅硬的石質。整個畫麵明快、滋潤、剛挺秀媚。在畫的右上角題詩曰:“俯看流泉仰聽風,泉聲風韻合笙鏞,如何不把瑤琴寫,為是無人姓是鍾。”





《落霞孤鶩圖》

明 唐寅 絹本水墨 縱189.1厘米 橫105.4厘米 上海博物館藏

此畫描繪的是高嶺峻柳,水閣臨江,有一人正坐在閣中,觀眺落霞孤鶩,一書童相伴其後,整幅畫的境界沉靜,蘊含文人畫氣質。畫家自題雲“畫棟珠簾煙水中,落霞孤鶩渺無蹤。千年想見王南海,曾借龍王一陣風。”表示他羨慕《滕王閣序》作者王勃的少年得誌,為自己坎坷的遭遇鳴不平。在表現技法上,近景的山石多用濕筆皴擦,勾斫相間,用墨較重。全畫墨色和悅潤澤,景物處理洗練灑脫。





《山路鬆聲圖》

明 唐寅 絹本設色 縱194.5厘米 橫102.8厘米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山路鬆聲圖》在表現技法上,畫家以暢達自如的筆墨揮寫山石樹木,筆法上略近杜堇,較南宋畫家更為灑脫靈活,與筆法勻細、設色秀豔的風格判然有別。此畫以淡墨暈染,濃墨強調,濃淡枯濕,恰到好處,形成了生動的墨韻,令人感到色澤豐富無窮。用筆頓挫轉折,遒勁飛舞,巧妙的點出了鬆聲之意境。背景的處理極為簡括,疏疏落落,給人以空曠蕭瑟、冷漠寂寥的感受。本幅右上有自題:“女兒山前野路橫,鬆聲偏解合泉聲。試從靜裏閑傾耳,便覺衝然道氣生”。





《步溪圖》

明 唐寅 絹本設色 縱159厘米 橫84.3l厘米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唐寅是一個飽嚐了世態炎涼的滋味的畫家,後來家裏變得“僮仆據案,夫妻反目,歸有獰狗,當門而噬”。畫家在給文徵明的信中說:“昆山焚如,玉石皆毀,下流難處,眾惡所歸,海內遂以寅為不齒之士,握拳張膽,若赴仇敵。知與不知,皆指而唾,辱亦甚矣!”唐寅在山水畫方麵具有很深的造詣。他將北宋郭熙的全山全景、曲折奇險、縝密勁健的特點,與南宋劉鬆年、李唐以小見大、以白計黑、簡潔明快的手法有機的融合在一起,創造了自身周密雄勁而又清曠秀美的藝術格調。《步溪圖》即是體現唐寅這種風格的山水畫佳作。




國之精粹--明代傳世名畫之山水篇【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