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新娘

我的心裏有個角落 在等著你的出現
正文

::中國蘭花:A::(ZT)

(2008-05-09 15:55:47) 下一個

<>


中國蘭花

中國蘭花簡稱國蘭,通常是指蘭屬 Cymbidium 植物中的一部分地生種。假鱗莖較小,葉線形,根肉質;花莖直立,有花1至10餘朵,花小而芳香,通常淡綠色有紫紅色斑點。種類不同葉和花形態及花期變化較大。產秦嶺以南及西南地區。栽培曆史悠久,最少在千年以上,為中國十大傳統名花之一。自古以來人們把蘭花視為高潔、典雅、愛國和堅貞不屈的象征。形成有濃鬱中華民族特色的蘭文化。用分株、播種或組織培養繁殖。腐殖土盆栽,要求透氣排水好;喜半陰和濕潤的環境,墨蘭建蘭和寒蘭越冬溫度10℃左右,另外幾種5℃左右。

國蘭的起源與曆史

當今所稱的中國蘭花——國蘭,古代稱之為蘭蕙。正如北宋黃庭堅(1045一1105年)在《幽芳亭》中對蘭花所作的描述:“一幹一華而香有餘者蘭,一幹五七華而香不足者蕙”。我們中國人觀賞與培植蘭花,比之西方栽培的洋蘭要早得多。早在春秋時代的二千四百年前,中國文化先師孔夫子曾說:“芝蘭生幽穀,不以無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為窮困而改節”。他還將蘭稱之為“王者之香”這句話流傳至今,足以證明中國蘭花在曆史文化上所占的地位。但有關孔子時代對蘭之描述,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認為,春秋時代的衛國在河南北部(今滑縣一帶),魯國在山東,孔子在河南北部到山東途中是不可能看到繁茂的野生蘭花。因此他所說的芝蘭實指菊科的草本植物澤蘭。但也有人持有另一看法,認為孔子說的芝蘭生幽穀是對當時蘭花生態環境十分貼切的描述,而且當時的氣候比今天溫暖,河南一帶還生長竹子,有竹子的山地必有蘭花分布。因此,孔子當時路經深林幽穀時見到蘭花獨茂並不稀奇,他所說的芝蘭實為當今所稱的蘭花。

古代人們起初是以采集野生蘭花為主,至於人工栽培蘭花,則從宮廷開始。魏晉以後,蘭花從宮廷栽培擴大到士大夫階層的私家園林,並用來點綴庭園,美化環境,正如曹植《秋蘭被長坡》一詩中的描寫。直至唐代,蘭蕙的栽培才發展到一般庭園和花農培植,如唐代大詩人李白寫有“幽蘭香風遠,蕙草流芳根”等詩句。

宋代是中國藝蘭史的鼎盛時期,有關蘭藝的書籍及描述眾多。如宋代羅願的《爾雅翼》有“蘭之葉如莎,首春則發。花甚芳香,大抵生於森林之中,微風過之,其香藹然達於外,故曰芝蘭。江南蘭隻在春勞,荊楚及閩中者秋夏再芳”之說。南宋的趙時庚於1233年寫成的《金漳蘭譜》可以說是我國保留至今最早一部研究蘭花的著作,也是世界上第一部蘭花專著。全書分三卷五部分,對紫蘭(主要是墨蘭)和白蘭(即素心建蘭)的30多個品種的形態特征作了簡述,並論及了蘭花的品位。繼《金漳蘭譜》之後,王貴學又於1247年寫成了《王氏蘭譜》一書,書中對30餘個蘭蕙品種作了詳細的描述。此外,宋代還有《蘭譜奧法》一書,該書以栽培法描述為主,分為分種法、栽花法、安頓澆灌法、澆水法、種花肥泥法、去除蟻虱法和雜法等七個部分。至於吳攢所著的《種藝必用》一書,也對蘭花的栽培作了介紹。1256年,陳景沂所著的《全芳備祖》對蘭花的記述較為詳細,此書全刻本被收藏於日本皇宮廳庫,1979年日本將影印本送還我國。在宋代,以蘭花為題材進入國畫的有如趙孟堅所繪之《春蘭圖》,已被認為是現存最早的蘭花名畫,現珍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內。

明、清兩代,蘭藝又進入了昌盛時期。隨著蘭花品種的不斷增加,栽培經驗的日益豐富,蘭花栽培已成為大眾觀賞之物。此時有關描寫蘭花的書籍、畫冊、詩句及印於瓷器及某些工藝品的蘭花圖案數目較多,如明代張應民之《羅籬齋蘭譜》,高濂的《遵生八箋》一書中有關蘭的記述。明代藥物學家李時珍的《本草綱目》一書.也對蘭花的釋名、品類及其用途都有比較完整的論述。清代也湧現了不少藝蘭專著,如1805年的《蘭蕙同心錄》,由浙江嘉興人許氏所寫,他嗜蘭成癖,又善畫蘭,具有豐富的藝蘭經驗。該書分二卷,卷一講述栽蘭知識,卷二描述了蘭花品種的識別和分類方法。全書記載品種57個,並附上由他畫的白描圖。其它如袁世俊的《蘭言述略》,杜文瀾的《藝蘭四說》,冒襄的《蘭言》,朱克柔的《第一香筆記》,屠用寧的《蘭蕙鏡》,張光照的《興蘭譜略》,嶽梁的《養蘭說》,汪灝的《廣群芳譜》,吳其浚的《植物名實圖考》,晚清歐金策的《嶺海蘭言》等,至今仍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藝蘭發展至近代,有1923年出版的《蘭蕙小史》,為浙江杭縣人吳恩元所寫。他以《蘭蕙同心錄》為藍本,分三卷對當時的蘭花品種和栽培方法作了較全麵的介紹,全書共記述浙江蘭蕙名品161種,並配有照片和插圖多幅,圖文並茂,引人入勝。此外,1930年由夏治彬所著的《種蘭法》;1950年杭州姚毓謬、諸友仁合編的《蘭花》一書;1963年由成都園林局編寫的《四川的蘭蕙》;1964年由福建嚴楚江編著的《廈門蘭譜》;1980年由吳應樣所著的《蘭花》和1991年所著的《中國蘭花》兩本書,以及香港、台灣所出版介紹國蘭的書籍和雜誌等等,可以說是近代中國藝蘭研究的一大成就。

藝蘭發源於中國,外傳至日本及朝鮮。現今日本對中國蘭花的興趣甚濃,其曆史淵源也是由中國開始。現今日本栽蘭已自成體係,發展為號稱“東洋蘭”的基地。至於朝鮮方麵,藝蘭也必不可少地成為朝鮮人民崇尚之物,並使蘭花成為當今朝鮮人民作為高雅的花卉,陳設於居室、寓所、大堂之中。更為令人稱頌的是,他們將蘭花作為一種高級的禮品來饋贈。

人為萬物之靈.蘭為百花之英,願蘭蕙自然進入人們心靈的世界,共同將蘭藝這種中華民族的傳統的國粹發揚光大,以蘭會友,共同進步。
















詠蘭花詩詞

古風 唐 李白
孤蘭生幽園,眾草共蕪沒。雖照陽春暉,複悲高秋月。
飛霜早淅瀝,綠豔恐休歇。若無清風吹,香氣為誰發。

贈友人(詠蘭花) 唐 李白
蘭生不當戶,別是閑庭草。夙被霜露欺,紅榮已先老。
謬接瑤香美,叨沐清風吹。餘芳若可佩,卒歲長相隨。

蘭溪 唐杜牧
蘭溪春盡碧泱泱,映日蘭花雨發香。楚國大夫憔悴日,應尋此路去瀟湘!

幽蘭花 宋蘇轍
珍重幽蘭開一枝,清香耿耿聽猶疑。定應欲較香高下,故取群芳競發時。

蘭詩 宋 蘇轍
雪徑偷開淺碧花,冰根亂吐小紅芽。生無桃李春風麵,名在山林處士家。
政坐國香到朝市,不容霜節老雲霞。江蘺圃蕙非吾耦,付與騷人定等差。

蘭花 清 劉灝
蘭生幽穀無人識,客種東軒遺我香。知有清芬能解穢,更憐細葉巧淩霜。
根便密石秋芳早,叢倚修筠午蔭涼。欲遺蘼蕪共堂下,眼前長見楚詞章。

蘭花 清 劉灝
泣露光偏亂,含風影自斜。俗人那解此,看葉勝看花。

詠蘭 元 餘同麓
手培蘭蕊兩三栽,日暖風和次第天。坐久不知香在室,推窗時有蝶飛來。

題畫 蘭 清 鄭燮
身在千山頂上頭,突岩深縫妙香稠。非無腳下浮雲鬧,來不相知去不留。

浣溪沙 蘭花
仿佛銅瓶見露苗,疏花冷落澹含嬌。湘江清淚滴春潮,豈有心心同婉孌。
並無葉葉助風標,斷腸一集是離騷。

詠蘭 朱德
越秀公園花木林,百花齊放各爭春。惟有蘭花香正好,一時名貴五羊城。

詠蘭詩 張學良
芳名譽四海,落戶到萬家。葉立含正氣,花研不浮花。
常綠鬥嚴寒,含笑度盛夏。花中真君子,風姿寄高雅。

幽蘭 唐 崔塗
幽植眾寧知,芬芳隻暗持。自無君子佩,未是國香衰。
白露沾長早,春風每到遲。不如當路草,芬馥欲何為!

蘭 明 陳汝言
蘭生深山中,馥馥吐幽香。偶為世人賞,移之置高堂。
雨露失天時,根株離本鄉。雖承愛護力,長養非其方。
冬寒霜雪零,綠葉恐雕傷。何如在林壑,時至還自芳。

詠同心蘭四絕句 清 錢謙益
新妝才罷采蘭時,忽見同心吐一枝。珍重天公裁剪意,妝成斂拜喜盈眉。

蘭花 清 秋瑾
九畹齊栽品獨優,最宜簪助美人頭。一從夫子臨軒顧,羞伍凡葩鬥豔儔。

魚子蘭 清 納蘭性德
石家金穀裏,三斛買名姬。綠比琅玕嫩,圓應木難移。
若蘭芳競體,當暑粟生機。身向樓前墜,遺香淚滿枝。

鳳棲梧 蘭溪 宋 曹冠
桂棹悠悠分浪穩。煙冪層巒,綠水連天遠。贏得錦囊詩名滿。興業豪飲揮金碗。
飛絮撩人花照眼。天闊風微,燕外晴絲卷。翠竹誰家門可款。艤舟閑上斜陽岸。

點絳唇 蘭花 宋 姚述堯
瀟灑寒林,玉叢遙映鬆篁底。鳳簪斜倚。笑傲東風裏。
一種幽芳,自有先春意。香風細。國人爭媚,不數桃和李。

醉花月 宋 姚述堯
輕紅蔓引絲多少,剪表蘭葉巧。人向月中歸,留下星鈿,彈破真珠小。

浣溪沙 蘭蕙 宋 仲殊
楚客才華為發揚。深林著意不相忘。夢成燕國正芬芳。
莫把品名閑議擬,且看青鳳羽毛長。十分領取麵前香。

清平樂 春蘭 宋 毛滂
曲房青瑣,淺笑櫻桃破。睡起三竿紅日過,冷了沈香殘火。東風偏管伊家,剩教那與儂華,誰送一懷春思,玉台燕拂菱花。

點絳唇 宋 葉夢得
(晚出山榭,春初植蘭榭側,近複生紫芝十二本)
高柳蕭蕭,睡餘已覺西風勁。小窗人靜。淅瀝生秋聽。
底事多情,欲與流年競。殘雲暝。墜巾慵整。獨立芝蘭徑。

卜算子 蘭 宋 曹組
鬆竹翠蘿寒,遲日江山暮。幽逕無人獨自芳,此恨憑誰訴。
似共梅花語,尚有尋芳侶。著意聞時不肯香,香在無心處。

雙翠羽 宋 趙鼎
(三月十三日夜飲南園作,舊名念奴嬌)
小園曲徑,度疏林深處,幽蘭微馥。竹鳥無人雙翠羽,飛觸珊珊寒玉。更欲題詩,晚來孤興,卻恐傷幽獨。不如花下,一尊芳酒相屬。
慨念故國風流,楊花春夢短,黃梁初熟。卷白千觴須勸我,洗此胸中榮辱。醉揖南山,一聲清嘯,休把離騷讀。遲留歸去,月明猶掛喬木。

浣溪沙 寶林山間見蘭 宋 向子諲
綠玉叢中紫玉條,幽花疏炎更香饒。不將朱粉汙高標。
空穀佳人宜結伴,貴遊公子不能招。小窗相對誦離騷。

點絳唇 國香蘭 宋 王十朋
芳友依依,結根遙向深林外。國香風遞,始見殊蕭艾。
雅操幽姿,不怕無人采。堪紉佩。靈均千載,九畹遺芳在。

浣溪沙 宋 程垓
(病中有以蘭花相供者,戲書)
天女殷勤著意多。散花猶記病維摩。肯來丈室問雲何。
腰佩摘來煩玉筍,鬢香分處想秋波。不知真個有情麽。

點絳唇 宋 汪莘
曉角霜天,晝簾卻是春天氣。小園行處。雙蝶相隨至。
恰向梅邊,又向桃邊覷。孜孜地,訪蘭尋蕙。誰會幽人意。

滿江紅 次韻西叔兄詠蘭 宋 魏了翁
玉質金相,長自守、間庭暗室。對黃昏月冷,朦朧霧浥。知我者希常我貴,於人不即而人即。彼雲雲、謾自怨靈均,傷蘭植。
鶗鴂亂,春芳寂。絡緯叫,池英摘。惟國香耐久,素秋同德。既向靜中觀性分,偏於發處知生色。待到頭、聲臭兩無時,真聞識。

謁金門 秋晚□蕙花為賦 宋 黃機
秋向晚,秋晚蕙根猶暖。碧染羅裙湘水淺,羞紅微到臉。
窣窣繡簾圍遍,月薄霜明庭院。妝罷寶奩慵不掩,無風香自滿。

賀新郎 宋 趙以夫
(芝山堂下,蘭開雙花,瓣外環,兩心中並,有同人之義焉。瑞蓮、嘉禾,歌頌多矣,此獨創見,小詞紀之。)
草色庭前綠。掩重門、國香伴我,畫簾幽獨。無奈薰風吹綠綺,閑理離騷舊曲。覺鼻觀、微聞清馥。可是花神嫌冷淡,碧叢中、炯炯駢雙玉。相對久,各歡足。
冰姿帶露如新沐。想當年、夷齊二子,獨清孤竹。千古英雄塵土盡,凜凜西山雲木。總付與、一樽醽醁。學得漢宮嬌姐妹,便承恩、貯向黃金屋。終不似,在空穀。


(夜來月色可人,蘭香滿室,再用前調。)
碾破長空綠。看銀蟾、一輪似水,照人清獨。縹緲風搖環佩碎,疑是英莖妙曲。忽散作、天花芬馥。帝子雙雙來洞戶,炯肌膚、冰雪顏如玉。愁易老,意難足。
楚江萬頃疏湯沐。想佳人、依然攜手,碧雲修竹。蔥茜玲瓏方寸許,清過千重夏木。速就我、同傾湘醁。追憶蘭亭當日事,盡淒涼、也勝盧仝屋。應不到,羨金穀。

蕙蘭芳引 賦藏一家吳郡王畫蘭 宋 吳文英
空翠染雲,楚山迥、故人南北。秀骨冷盈盈,清洗九秋澗綠。奉車舊畹,料未許、千金輕贖。淺笑還不語,蔓草羅裙一幅。
素女情多,阿真嬌重,喚起空穀。弄野色煙姿,宜掃怨蛾澹墨。光風入戶,媚香傾國。湘佩寒、幽夢小窗春足。

浣溪沙 蘭 宋 楊澤民
一徑栽培九畹成,叢生幽穀免攲傾。異芳止合在林亭。
馥鬱國香難可擬,紛紜俗眼不須驚,好風披拂雨初晴。

國香 賦蘭 宋 張炎
空穀幽人,曳冰簪霧帶,古色生春。結根未同蕭艾,獨抱孤貞。自分生涯淡薄,隱蓬蒿、甘老生林。風煙伴憔悴,冷落吳宮,草暗花深。
霽痕消蕙尋,向崖陰飲露,應是知心。所思何處,愁滿楚水湘雲。肯信遺芳千古,尚依依、澤畔行吟。香痕已成夢,短操誰彈,月冷瑤琴。

清平樂 題外梅家藏所南翁畫蘭 宋 張炎
黑雲飛起,夜月啼湘鬼,魂返靈根無二紙,千古不隨流水。
香心淡染清華,似花還似非花,要與閑梅相處,孤山山下人家。

清平樂 宋 張炎
(蘭曰國香,為哲人出,不以色香自炫,乃得天之清者也。楚子不作,蘭今安在。得見所南翁枝上數筆,斯可矣。賦此以紀情事雲。)
孤花一葉,比似前時別。煙水茫茫無處說,冷卻西湖殘月。
貞芳隻合深山,紅塵了不相關。留得許多清影,幽香不到人間。

水龍吟 壽白蘭穀 宋 陳深
此翁疑是香山,老來愈覺才情富。天孫借與,金刀玉尺,裁去縫霧。一曲陽春,樽前惟欠,柳蠻櫻素。對蒼鬆翠竹,江空歲晚,伴明月、傾芳醑。
深穀修蘭楚楚,續離騷、載歌初度。麻姑素約,天寒相訪,遺餘瓊露。擬借青鸞,吹笙碧落,采芝玄圃。奈玉堂催召,文園醉叟,草淩雲賦。

天仙子 題趙促穆蘭 明 李禎
憶昔維舟湘水曲。露浥芳蕤飄遠馥。褰裳徐步踏晴沙,東一簇,西一簇。盡日徘徊看不足。 歎息光陰如轉轂。老去觀圖揩病目。花絕俗。想像王孫清似玉。

蘇武慢 金蘭 明 張寧
麗水真精,南州高品,流落楚皋湘岸。翠帳銷殘,帶魚粉碎,寫不盡靈均怨。鶯羽蕭蕭,菜花掩映,黃瘦過初相見。記當時傳報泥緘,早已遂同心願。
似誰將、三徑寒芳,滿林枯葉,把九畹風光換。從今契合,世路交情,拌一筆都句斷。操變西音,佩紉中色,鬱鬯酒堪同薦。盡教人、東抹西塗,都不改、舊時疏澹。

滿庭芳 蘭 明 陳霆
窈穀陰崖,香雲暖雨,芳蕤初著幽叢。翛然世外,此意幾人同。回望三湘何許,靈均去、佩泠江空。無人問、斷魂千裏,相逐落梅風。
平生良自愛,孤標高韻,寂寞山中。算知心獨許,三盡焦桐。腸斷王孫未返,年時草、又襯殘紅。春愁滿、汀蘋岸芷,落日楚江東。

玉蝴蝶 梁生鎮園亭有蘭名玉蝴蝶即席賦一首 明 楊慎
蝴蝶不隨春去,玉英瑤蕊,猶自娟娟。瀟灑水邊,林下洗淨朱鉛。嫦娥來、梁園月下。青女降、楚畹霜前。更山陰婆娑,一老觴詠群賢。
當年,紫莖綠葉,紉華雜佩,故事陳篇。何似今宵,長歌石磴瀉紅泉。醉歸去、香攜滿袖,似相逢、解佩江仙。散塵緣猗猗,一曲瓊軫冰弦。

南柯子 蘭 明 胡汝嘉
幽穀春初透,江皋日正長。美人何處振微芳。欲賦閑情九畹、隔三湘。
遠道思空結,同心意未忘。誰將白雪儷新腔。歌入行雲猶帶、舊時香。

水調歌頭 夏月盆蘭盛開 明 袁袞
楚天微雨過,暑氣小堂清。最愛得開,蘭葉茸茸花滿莖。好似佩環初解,莫把沈檀來擬,珍重比瓊英。午夢醒時候,疏簾映水晶。
夏日長,光風轉,露盈盈。襲襲幽馨,不斷虛窗九畹情。那得同心移手,令人相忘臭味,默默想餘生。但把金樽對,中天月正明。

蕙蘭芳引 明 高濂
綺石幽香,自一種、天然標格。向紅紫春工,不受一些顏色。露滋風泛,但浪跡、湘江楚澤。對靜幾明窗,時伴雲林卷冊。
君子同心,美人羞獻,歲寒自識。更托意琴聲,避世為憐騷客。結好菖蒲,偏嫌荊棘。寄蕭齋,著意為君培植。

桃源憶故人 雪後憶齋中蘭卉 明 彭孫貽
江天雨雪和愁凍,凍斷還山幽夢,遙憶蕭齋清供,窗影梅花弄。
唇灰鬥室椒泥重,不放簾鉤風動,紙帳嫩寒誰與共,曾否蘭芽壅。

雨中花 蘭 明 莫秉清
玉淺香清涼露足,倚層石蕭蕭疏竹。相對忘言,同心自挹,九畹皆空穀。
自遇乘鸞仙女,甯遙羨幽人佩沐。想秋滿珠宮,瑤琴逸操,一曲湘煙綠。

卜算子 畫蘭 明 易震吉
世上最幽花,畢竟生空穀。穀內香縈穀外思,數筆勾他出。
本異杏桃姿,淡墨成佳幅。俗手曾塗葉與莖,渾似鸚哥綠。

念奴嬌 春雪詠蘭 明 陳子龍
問天何意,到春深、千裏龍山飛雪。解佩淩波人不見,謾說蕊珠宮闕。樓殿煙微,湘潭月冷,料得多攀折。焉然空穀,隻愁又聽啼鴃。
當日九畹光風,數莖清露,纖手分花葉。曾在多情懷袖裏,一縷同心千結。玉腕香消,雲鬟霧掩,空贈金跳脫。洛濱江上,尋芳再望佳節。

蝶戀花 蘭花 明 葉小鸞
碧玉裁成瓊作蕊,馥鬱清香,長向風前倚。楚畹當年思帝子,紫莖綠葉娟娟美。
自道全無脂粉氣。笑煞春風,紅白勻桃李。幽穀芳菲誰得比,猗猗獨寄琴聲裏。

南鄉子 丫蘭 明 陳恭尹
玉樹便生枝,豈有清香得似伊。一箭高標淩架白,多岐。欲寄同心與阿誰。
密葉劍相持,根鈍先須避蚓泥。開落穀中何不可,知希。未得宣尼譜入詩。

如夢令 醉後題畫蘭贈陳姬 明 沈麖麖
月枕紗籠酒後,打點玉容柔瘦,灑墨亂春妝,香雨沾人衣袖。成就,成就,今夜風情消受。

浣溪沙 詠蘭 清 徐石麒
鬧綠酣紅強赴時,春工著意在芳姿,東風開送一枝枝。幽不乞憐君子傲,淡能存好美人癡,影宜圖畫韻宜詩。

念奴嬌 春雪詠蘭 清 宋徵輿
東風悄悄,送餘寒,春色偏隨春雪。綺閣依然幽穀裏,一種國香清絕。光滿銀屏,人虛錦帳,日暮冰澌裂。紫莖玉蕊,亭亭獨倚瑤闕。
可惜燕東空庭,蒼苔錦石,一半紅文滅。總有餘香歸客夢,不謝當時蜂蝶。不夜城中,明珠影裏,何處堪攀折。他年九畹,楚江無限風月。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