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美國

美國的天地人 和我 一個遊蕩腐爛的靈魂
正文

科羅拉多遊記 Rocky Mountain (圖)

(2004-02-09 08:36:44) 下一個



科羅拉多遊記 <一> 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 08/14-08/16/2001 從堪薩斯城出發已經是仲夏的黃昏,朝著落日的曠野,我們疾馳在I-70這條橫貫美國東西兩岸的州際公路。 途經Lawrence這個文化小鎮, 和Topeka 堪薩斯州府後,一片荒涼,除了農田就是隻有幾千人的小鎮。怪不得據說要提早加油,不然車開不到Denver ,因為途中杳無人煙,找不到加油站。這不免有些誇張,I-70修得相當好,隔幾英裏就有休息區,加油站和餐館。 進入科州,繼續著美國特有的荒涼---有車,有田,沒有人煙。快到Denver 時才燈火輝煌起來。我們顧不得看燈火,繞過繁忙的市區直接北上,然後向西順著34Highway 連夜一頭紮進黑憧憧的大山裏。天稍稍亮時,路兩邊已經是黑壓壓的大山,連綿不斷,我們沿著溪水,沿著峭壁,在車裏要低下頭才能看見山的頂。在微光中,我們被這景像震驚了,有神論的,感動於這大能者的神跡;無神論的,感動於這大自然的博大,更起了探險的遊興。 經過一係列驚險的山路,我們於淩晨穿過Estes 鎮和Estes Park 抵達洛基山國家公園 (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 入口,鑒於車上“旅客們”酣睡正香,我一個人下車,在公園門牌下匆匆拍了張照,又繼續趕路。我們不知不覺已經進入了全美第五最受歡迎的國家公園,成為其每年三百萬遊客中的一員。 通過出發前的研究調查,我知道Bear Lake 是公園的一個熱點,且由於泊車位少,必須早到。一夜無睡,我們於清晨七點到達第一個景點。 湖水清澈而平靜,在高聳的群山影映中更顯清涼。十五分鍾繞著湖hike 了一周,又走了一個5英裏的Trail 去就近的 Emerald, Nymph, Dream, Haiyaha 等五個湖。感覺大同小異,都是高山湖泊,一派平靜而孤獨得躲進叢山裏不教人打擾,偏我們幾個不識相,一大早就來打破這高雅緘默的氣氛。 走回Bear Lake Visiter Center,逛了紀念品商店,照舊買了名信片。 下午開車抵達Moraine Park Camp Ground 露營地。搭起帳篷,不已忙乎。一切停當之後,已經天黑,開始Barbeque 燒烤,可惜山風太大,又加木材不佳,隻吃個半飽,還凍得半死。 總算睡覺,半夜一場大雨,冷冷的醒來,發現帳篷裏已經水泊梁山了,趕緊躲進車裏取暖。約莫五點半,開車出發去最有名的Trail Ridge Road 看日出。這條路是全美最高的公路 (highest paved road),約3600m 。 太陽總是在群山後閃動著害羞的粉紅色不肯出來,我們便一直上山開到一個叫Fall River Pass 的地方,下了車從Alpine Visitor Center 又往上爬到3657m 的山頂,剛剛享受著一生中難得的經驗--空氣稀薄的感覺,才發現太陽已經升起了。一切都染了暖色,雪山也好象有了生氣。可是仍舊寒冷,地上昨夜下的雪已結成冰。小小一團純白的雲朵已經在我們腳下,倚在翠綠的半山腰,一動不動。這裏已經高高地在林線以上了,就是說,海拔太高,隻有苔類才能生存。高山苔原就象草皮一樣緊緊貼著地麵東一塊西一塊,仔細看看,有的正在寒風中開著小花呢。 從Trail Ridge Road 原路返回,由於天氣明朗,山景也同我們摸黑上山時不同。陽光從一朵朵白雲中灑下來,弄得眾山斑斑駁駁,明暗交錯。沿路有不少景點令人歎為觀止,不愧是全美最美的公路之一。 從高山上下來,又走向湖泊,這次是Sprague Lake 。同伴們留在車裏睡覺,我獨自繞著湖走了一圈。這個湖較大,所以從各個角度看,景色變化也較多,又趕上一陣山雨,欣賞到了山裏特有的景像。 回到營地,曬一曬濕帳篷濕睡袋。開車出公園到Estes 鎮吃了一頓中餐(中國人就是幸運,哪裏都有中餐供應),又開回公園,駛上Old Fall River Road 。這是一條向西的單行道,一條一路爬坡的泥路。道路曲折難行,到處坑坑窪窪,一邊是峭壁,一邊是懸崖,所以建議車技一般的不要開,車子老舊的不要開,有心髒疾病的不要開。 這條路還大有來曆,曆史上美洲印地安人就是從這裏翻越山脈,跨過大陸分界線(也叫分水嶺)。想象古人的苦行,身臨其境地在懸崖峭壁間穿行,再體驗輾轉顛簸的驚險,比迪斯尼的過山車有意義得多。 開上水泥路後,就到了美州大陸的大陸分界線,然後就是一路下山,弄得整車的人耳朵裏鼓鼓的發疼,就象坐飛機一樣。 由於一心趕往 Black Canyon,一路上我們隻停了公園出口的Grand Lake ,體驗一下山腳下的感覺就又匆匆上路了。 <二> Black Canyon of the Gunnison National Park 08/17-08/19/2001 從公園出來40號公路修路,走走停停了很久,才又回到寬敞的70號公路。沿70穿行在大山間,有時伴著河溪,有時鑽進長長的穿山隧道。 山區深藍色的黃昏,觸目驚心,沉沉地向我們壓來。兩旁的峭壁象怪獸的黑手,我們在它的指抓間疾馳。 轉入向南的82,接133,再92,再50,午夜時分來到距離峽穀南緣最近的城市Montrose 。沒想到這裏比洛基山還熱門,連汽車旅館也住滿了。化了大半個小時,總算找了一間住下。 次日一早出發,沒想到剛一出城市就見到了一小片沙漠,還長著仙人掌。爬上沙丘,有火車從丘下開過,遠處有刀切一樣的山,突兀在平原之上,那就是我們前往的地方吧。 進入公園後,汽車就行駛在峽穀邊緣了。從車上看,峽穀深不見底,因為它足足有兩千多英尺深,陡直如牆。從地圖上看,這個峽穀就象是遠古的神人在地球表麵砍下的一斧,直勾勾的一道,而四周的地形卻平緩如平原,更增添了這峽澗的神秘。 其實,這裏是Gunnison 河衝蝕而成,再加峽穀兩壁顏色發黑,顧名為:Black Canyon of Gunnison 。 峽穀全長五十英裏,臨穀有不少觀景點,可以看見穀底的河流,但頗為驚險,很多沒有欄杆,直上直下有幾十層樓那麽高,穀底的Gunnison 河遠遠地一條線,在陽光下象銀蛇蜿蜒,在黑色的岩石間份外奪目。 我們走了Cedar Point Nature Trail ,來到峽穀的邊緣觀看Painted Wall 這一科羅拉多最深的懸崖,有2250英尺。另外,Devil's View 也是近看峽穀的好去處。 驅車往西,一路下山,我們又到了穀底的水壩。從下往上看又是另一種風味。原來河水那麽寬,原來穀底有樹有花,原來穀底這麽寧靜。 不過這下山一路既陡又曲,考驗了一下我們的煞車,弄得煞車皮冒焦味,害得我們擔心回不上穀頂,要在這世外桃源住一晚。 回來吃了晚餐,我們向丹佛進發,第二天上午逛了繁花擁簇中的State Capitol 和商店鱗次櫛比的Mall Street 感覺比較現代一點,過了丹佛,沿70開七個小時我們就可以到家了。 china sourcing services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