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歸檔
正文

巴陵鬼話2019年10月20日 星期天 晴

(2019-10-24 07:22:15) 下一個

2019年10月20日 星期天 晴
     離別中財50年,回母校都是陌生麵孔。之所以參加校慶,乃因班上同學聚會。2651班同學在一起座談兩個半天。每個同學都發言講自已這過去的50年。
20多個同學的發言,有兩點是驚人相似:一是都說自己吃過大苦,受過磨難。
     石元合說:69年,我們響應偉大領袖的五七指示,離開中財院,驅散到河南淮濱五七幹校。畢業時,被遣送到邊遠地方,回憶當時的情景,很心酸,一個個背上行李背包,如同逃犯,去哪兒?很迷茫……
     裴世清:我是北京人,分到了青海,高原氣候,煮飯不熟,一直拉肚子,幾十年腸胃不好。
     吳美玲說:我分配在偏僻的地方(湖北的鹽城),條件非常艱苦,扛水泥,扛木頭,扛磚頭,睡地鋪,沒有水,夜晚刮風下雨,不敢睡,臭老九,沒有人要,受歧視……真的好苦!
二是異口同聲:感謝共產黨,感謝毛主席。
      董清玲:剛入大學,想要入黨,文革中,畢興連(造反派)批判我:你出生不好,入黨幹什麽?你入黨動機不純!從此一輩子,不入黨,不當官,也沒評高級職稱。退休金也不多。但現在的日子過的安穩,我非常感謝黨,感謝毛主席!
房立隹:憶苦思甜!大學助學金一十七元五角錢,都是共產黨養起來的。感謝毛主席,感謝共產黨
季芬:我出生不好,父親是文革死在手術台。進入手術室活著。出來是死的。時代造成的悲劇……上帝是公平的,我年輕時受了大苦,但現在很好,女兒女婿是高收入人群。我很感謝黨,感謝毛主席!
     季芬說:當下,思想者是痛苦的!你殷正高是個思想者!……何苦呢?你能改變這個社會?不要跟自已過不去……不愉快的事,忘記它吧。讓自己過得開心點。
……
      啊!因經曆了毛時代的苦難,才會有今日的安穩?壞事變好事?或曰壞即好?看來,在我輩中,前三十年與後三十年之論蠻有市場。不勝悲哀!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