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歐洲

世界風情見聞,歐洲生活故事, 隨筆,小說,交流
個人資料
簡妮真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歸檔
博文

2018年2月15日早 在這個日子,很想感謝你在2017年的閱讀、轉發、留言、點讚、私信和陪伴。通過那些微文,我們之間進行了很多次潛在的相互傾訴,讓我知道,有一些和我相近相通相惜的靈魂,盡管這些靈魂散落在世界各地。有了這些,我才能努力地繼續寫下去——真實和隨性地。 今天照常上班。昨天中午休息的時候給父母打了微信視頻電話,看見他們在餐桌邊坐著和[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18/2/13 已經很久沒有去看過博物館,去年的一年時間裏似乎都在高爾夫球的練習棚裏度過。從前和建築的同行們在一起聊起來,會認同假期總是會把某些建築和博物館作為旅遊重點,那似乎是一種病。可是過去的幾年裏沒有這樣,也沒有特別想念過,也許人生的階段不同了吧。時間在繼續,沒有人還停留在原處。直到元旦過後收到一本書《瑰麗中歐》,張誌雄的一本博物館走[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8)


寒冷和漫長的蘇黎世冬天。從十一月開始,我就很少去高爾夫球場了。天色暗淡。落地窗外隻有那兩盆竹子是蔥綠的。傍晚和清晨的時候我都會習慣地點上蠟燭,煮一壺茶。偶爾會有麻雀或黑色八哥滑落在掛了多串海棠果的樹上覓食。天太冷了,它們懶得鳴叫。周六的早上,我突然發現花架上一朵錯開的玫瑰,水紅的鮮豔顏色,突兀地暴露在光禿禿的冬日花園裏。我的視線[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6)


周四的上午,我請好了假匆匆把公司的郵件處理了一下,吃過早餐,沐浴更衣,然後開著我的淡綠色小甲殼蟲去高爾夫球場。這個日子是計劃好的:高爾夫上場執照考核。 十一點的秋日太陽,清明涼爽,淡淡地普照著漸漸變換成溫暖橘黃的原野。有一個拿著相機的背影在小路上走走停停。我在空曠的練習場練了一個小時的發球和推杆,又去餐館的大露台上喝了一杯咖啡。自[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0)


居然是2018年了,時間過得這麽快嗎?真是嚇了一大跳。十八歲那年的你,和現在的你有幾分可比性?歲月不饒人,豈止芳顏難永駐。一月一號的中午,坐在沙發上讀木心寫的希臘羅馬神話。各種有趣的故事之後,結尾一句話:希臘眾神之上,有一命運,諸神無可抗拒。他好像要告訴所有人,過這一輩子,無須用力過猛或太在乎結果,不然最後會容易對自己的能力質疑。他[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彼得前書5:7
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 今年12月24日的中午,我坐在一個大大的、木板鋪就的露天平台上,陷在寬寬的、軟軟的沙發裏,一邊享受陽光一邊等我的食物。這是瑞士南部Zermatt的山上、一個叫Blauherd的纜車站。不斷地有滑雪的人從山上飛馳而下,優美地停落在餐館的邊上,熟練地卸下腳下的滑板,走到露天的環形吧台買飲料和食物。天色蔚藍[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蘇黎世的十二月,火車站大街的上空墜滿細細的無窮無盡的藍紫、橘色和白色相間的燈飾,如同漫天散落的繁星。夜幕降臨,聖誕的氣氛凝固在空氣裏。各種社交和文化活動也開始變得頻繁。一周裏總是會趕兩三個場子。比如周五晚是中瑞建築師和藝術家協會組織的中國當代藝術收藏家UliSigg的論壇,一個上世紀七十年代就開始接觸中國、見證中國當代藝術發展曆程的老人[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8)


2017-12-06
Josefstr.9,Zurich,是隱藏在蘇黎世火車站背後的我喜愛的一家小店。專門賣優雅的shabbychic(老舊時尚)的軟裝。對我來說,它就是一個蘇黎世的景點,我每隔兩個月要去光顧。
很喜歡她的調調,卻好像從來沒有下手買過什麽。其實有很多時候是這樣的,在特別喜歡的店裏逛很久,特別想帶走點什麽,可是知道買下來,在自己新中式的家裏不會找到和它相稱的位置[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我對被黑暗籠罩的荒野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晚上七點鍾開完會後滯留在德國的Ludwigsburg一帶。例常過夜的城裏的幾家酒店早已客滿,這一次秘書給我安排到一個從未到過的地方——郊外的Monrepos城堡酒店。下了高速後一直都沒有路燈。導航通知目的地到達而且就在左側的時候,我隻看到周圍被黑暗吞噬的原野。遠處幾座仿佛無路可通的有燈光照明的建築象海市蜃樓一樣[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11月的瑞士德語區真的非常潮濕灰暗。寒風習習,一遍又一遍地剝落路邊的樹木。傍晚的時候下班回到Lachen,總是天色已黑。這個時節,基督待降節也漸漸臨近,一些房屋店鋪一個接一個點燃了聖誕裝飾。黑夜象盛開的薔薇,給人間帶來甜美喧鬧的質感。很多時候,注視它們的時候,那些光彩也會無聲穿過皮膚打在我的心上。我有時會想,時光這樣一年一年,隻有這聖誕味[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
[6]
[7]
[8]
[9]
[10]
[>>]
[首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