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水分子 - 三個單身女人

筆名竹心, 分享心靈世界(均為原創, 謝絕轉載.)
打印 (被閱讀 次)

四十歲生日前的那年夏天,六十九歲的父親於睡夢中過世。幾乎與此同時,傳來妹妹與高翔在美國協議離婚的消息。不知是父親的突然離世,還是妹妹的無預警離婚,雙重打擊下,要強了一輩子的母親突然間垮了,不吃不睡好幾天,也不說一句話,不再過問關心任何事情。父親的葬禮是她一手操辦的,從買棺木,選墓地,到與殯儀館聯係,事無巨細,都是她一人完成。妹妹沒有回來參加父親的葬禮,最初因為簽證,等到辦好簽證,安置好兩個孩子,已經趕不及了。

安葬了父親那天,她留下來陪母親吃晚飯。母親木然坐在門廳的餐桌邊,長久地沉默。她到廚房煮了兩碗掛麵,臥了兩顆荷包蛋,一股醬油,一股麻油。然後把麵條放在母親麵前說:“吃點東西吧!”

母親抬起頭,瞟了她一眼,又移開眼神,四下裏掃視一番,最後定定地看著她,歎了一口氣,說了父親過世後的第一句話“一家子留下了三個女人。”

她沒有吭氣,隻是把視線從母親身上移開,也四處掃了一遍。房子還是那個房子,餐桌也還是那套餐桌,牆壁顏色,家具布置,與十幾年前她大學畢業時幾乎一模一樣。也是七月,也是紫霞染紅了一片天。隻是那時當她走進家門時,父親、妹妹都在,高翔也受邀在他們家吃飯。有魚有肉,三葷四素,還有撒了蔥花的餛飩湯,除了她,其他所有人的歡聲笑語,依稀回蕩。而現在,人去屋空,冷清清。她和母親圍著一張空蕩蕩的餐桌,各自悶頭吃麵。一縷斜陽穿過窗子照進來,在桌麵射出一道晃蕩的光影。麵條有點鹹,可能醬油倒多了,看起來黑糊糊的。吃過這碗麵,她也會離開,便隻剩下母親一個人了。一家子隻留下了三個女人,更何況三個女人還各據一方。隨即,她也歎了一口氣。

唉!說起妹妹與高翔的婚姻,當初可謂門當戶對,男才女貌,旗鼓相當,羨煞眾人。出國留學,婚姻事業,皆順風順水。記得母親經常拿妹妹與她比較“你看小妹,隻比你小兩歲,卻樣樣超前。家庭事業,兒女雙全,日子過得那叫一個舒心。”父母第一次去美國妹妹家探親回來後如此說。這不,過著過著也離婚了。所謂金童玉女般的美滿婚姻也不過如此。那些本來就湊合著逃離大齡未婚行列的平常婚姻,想來更是乏善可陳味同嚼蠟了吧。

 

5,

 

天氣轉涼,她迎來四十歲生日。盡管母親三番五次打電話叫她回家過生日,她還是決定一個人過。預定了一款粉色蛋糕,上麵點綴五顏六色的奶油花瓣。“阿姨,您女兒真有福氣。這是今年最流行的十八歲生日蛋糕。” 賣蛋糕的女孩笑眯眯地恭維道。她臉上愣了幾秒,隨即苦笑不語,心裏卻狠狠地疼了一下。回到家,開了一瓶紅酒。對了,年初她終於付了頭款,擁有了一套兩室兩廳的房子。她添置了宜家的全套家具,乳白色的餐桌餐椅、木床,淡褐色的布藝沙發,粉紫色的地燈、台燈。選了一款淡青色的落地窗簾,上麵綴滿細碎的桃花圖案。布置簡潔,溫馨雅致。一瓶紅色的玫瑰插花擺在餐桌中央,鮮豔欲滴。她把單身公寓布置的有了家的味道和溫度。點燃蠟燭,切了一塊蛋糕,放在白色的骨瓷盤中,高腳杯裏注滿大半杯紅酒。然後坐下來,一口一口品嚐甜膩膩的蛋糕,一口一口飲嘬酸澀中含有苦味的紅酒。嗯,一苦一甜,猶如愛情和人生。她笑了,笑容也是苦甜相伴的模樣。

掐下一朵玫瑰,把花瓣一瓣一瓣地擺成一個心型圖案。動作緩慢,心思卻飛揚,是玫瑰屬於愛情,還是愛情如同玫瑰?開有時,謝也有時,是常態。隻開不謝,是神跡。不開不謝,則無欲無求波瀾不驚。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說的就是人世間的愛情吧!

想開了,放下了,便也輕鬆了。

又過了些時日,應母親的一再請求,她回家看望母親。吃飯時,母親說“這一晃,你都過了四十歲了。”她麵色一沉,沒有吭氣,嘴巴撅起足以掛個吊鍾。以為從父親去世的悲痛裏剛剛緩過點勁兒的母親又要舊事重提。心裏正自琢磨如何反駁母親。

沒想到母親稍微停頓了一會兒,字斟句酌含糊不清地說“現在看來,當初真不該強行阻止。把你耽擱了。”

這算是道歉嗎?她嘴巴半張,愣怔地看著母親。母親也看著她,眼神裏象是欠了她什麽似的。

她低下了頭,避開母親的目光。她和母親關係本就疏遠,記憶裏母親似乎也從未對她有過好臉色。她早已習慣了母親的強勢和霸道,對於母親的低姿態反而覺得別扭,很不適應,她不知如何作答,隻能埋頭苦吃。

如果母親沒有強行阻止,他們肯定會如約結婚。這是毫無置疑的。但是,但是。。。

現在會是怎樣一幅景況呢?是不是也會加入同事怨婦軍團,整日抱怨丈夫控訴婆婆打罵孩子?還是如同妹妹和高翔一樣分道揚鑣?或者類似於父母的婚姻,吵吵鬧鬧一輩子?

思緒飛揚,吃飯的速度也飛揚。一會兒的功夫,她便吃了大半條清蒸鱸魚。

當她抬起頭時,發現母親的眼神依舊定定地看著她。心裏便一緊,好像八輩子沒吃過飯似的,接下來母親肯定會這樣數落她。

但是母親什麽也沒有說,隻是輕輕歎了一口氣。

又是一陣難耐的沉默。

“以後多回家,媽給你做。”母親輕聲說。她未置可否,隻是心裏越發震驚於母親的突然改變。

偶爾回家一趟,母親會使出渾身解數為她做可口的糖醋排骨清蒸鱸魚,顛三倒四地重複著她小時候的趣事。“你兩、三歲那會兒最可愛了。整天纏著要我抱你,和小妹爭寵。”這是母親最近常說的一句話。要不就長歎一口氣說“沒想到你妹妹走得那麽遠,還離婚獨自撫養兩個孩子。想靠也靠不上。媽媽最後還是得了你的濟(幫助的意思)。”風燭殘年的母親已然沒有了盛年時的戰鬥力和攻擊性,變得行動遲緩言辭溫和。甚至可以說母親在小心翼翼地討她的歡心。一天晚上,母親央求她在家裏住一晚,她並沒有如往常一樣斷然拒絕。吃過晚飯後,母親留在客廳看電視,她則躲進自己房間。

還是從前的那張木板床,還是從前的粉底小黃花棉布床單,床頭的那盞紫色小台燈旁,她靠在蕎麥皮枕芯的枕頭上,在手機上看電影。大約十點鍾,聽見母親關了電視,去盥洗間洗漱,然後熄燈,走進臥室,關門。一片沉寂。

父親走後,家裏隻留下母親一人。看得出來,母親是孤獨的。與高翔離婚後,妹妹也成了一個人,想必也正經曆著孤獨。而她呢,一直都是一個人,早已習慣了孤獨。

人生在世不過是一場浮雲,到了最後,隻能一個人孤獨地走。他人隻能陪伴一時,終難相伴一生。誰也代替不了誰,既代替不了生,更代替不了死。所謂的陪你一輩子的承諾,到頭來終將成空,永遠無法兌現。

你就是我生命裏的愛情水分子,不過是少年人開的的一張空頭支票。

愛情水分子(1)

愛情水分子(2)

 

秋日晴天 發表評論於
好故事
womaninhome 發表評論於
好文
春暖花開2016 發表評論於
好文筆,喜歡!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人生大都是種無奈,真正幸福的鳳毛麟角。
MoatCity 發表評論於
生活是如此的無奈 - 這主題太沉重,敘述的太低沉了. 也確實是非常現實的主題。三篇看完,跳進腦海的想法是:孩子們的婚姻幸福是他們自己的事,作父母的少摻和幹預。如果當初。。。。
小溪姐姐 發表評論於
喜歡杜鵑的好故事,太接地氣了!當年我從鄉下上調回城,馬上就成為老大難的大齡女。也有過被介紹男友的經曆,卻是與小說裏的女主人公相反,我個子太高了 :-(,自己對個高個矮真無所謂,人家可不願意。幸好我媽很開通,從不認為非要結婚不可。當初可以集中精力考托福,GRE出國也是沒談戀愛的好處吧?
大馬哈魚 發表評論於
高翔怎麽啦?唉 等下篇吧^_^做母親的應該學會,像朋友一樣與孩子相處哈。好看!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好看!
xiaofengjiayuan 發表評論於
追著看了前麵的兩篇。寫的很細膩。
疏影笑寒 發表評論於
最真的愛情 可遇不可求。杜鵑的小說寫得太棒了。祝福親愛的你和你的家人!
我生活著 發表評論於
唉,人生的無奈!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沙發,好看,描寫生動!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