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
博文
(2020-01-26 02:42:50)
我總覺得自己是個皇帝。我這個皇帝並不是想去搜刮天下的奇珍異寶,而是這片土地每每遭到塗炭都會心痛不已。我覺得那些都是我的。有位大姐說我六十歲那年就會有法術,例如開天眼什麽的。這事沒人信,我也是當做玩笑談資。[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1-17 07:01:07)
發舒裏11號發舒裏是一條長度約一百米的胡同。胡同的盡頭是個院子,兩側是屋門相對的小平房。這條路不到兩米寬,這還沒有刨去各種貼在牆邊的雜物。路是土路,摻著石子的黑土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1-15 08:50:42)
賈成博是春風社區門診大夫,六十多歲。由於他那點手藝已經跟不上高科技醫療技術,早早的就在醫院混成閑職,當政府為每個社區都設置一個醫療單位的時候,他就被一腳踢到了這兒。他沒有受過更高等的教育,有張文憑是專科的,據說發出文憑的那所學校已經找不到了。在市級醫院混了幾十年,大病看不了,小病還用不著他[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2020-01-13 08:48:11)
看陳桂林這鬼樣子,李二寶的酒又醒了一半,能把陳桂林嚇成這樣,八成是警察要來。陳桂林放下電話,不如說掉在地上。李二寶幫他撿起來,塞到他手裏:“出什麽事了,你爹複活了。”陳桂林期期艾艾的說:“警察,警察說,他們說....。”李二寶照著陳桂林傷腳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1-12 09:04:54)
陳桂林活動了一下腳脖子,沒什麽感覺,不痛不癢,但還是不敢著地,不承重。他很後悔當初沒有去做個傷殘鑒定,要能定個特級,鄭山虎就得養他一輩子。現在倒好,什麽都沒了。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1-11 12:51:09)
陳桂林知道李二寶喝上酒後是什麽德性,今天如果不是實在找不到人說話,他絕對不會下這麽大本兒款待這個酒懵子。李二寶這人不喝酒的時候是把好手,辦事,幹活,做人都沒得說,一但小酒進肚,個個都是他孫子。他主動認爺爺[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1-10 08:52:37)
鄭山虎出院子走到越野車尾部,打開後備箱,拉開一個巨大的旅行袋,從裏麵拿出十一摞現金裝到另一個旅行袋裏。他剛做完這一切忽然感覺身後有些異樣,扭頭一看,遠處一輛警用麵包車正緩緩向這邊駛來。麵包車在顛簸的路上開的很慢,車頂的警燈在旋轉但沒有聲響,還有個男人跟在警車旁邊,正跟駕駛員說著什麽。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2020-01-09 07:59:58)
他無法去找工具,所有雜物都在西廂房,他走不了那麽遠,屋門還鎖著。隻能等馬大姐回來,讓她去做這件事。而且不能讓馬大姐察覺出來什麽,這是件很秘密的事,也許是件改變人生的事。過了中午馬大姐才回來,說今天不能再去存錢了,容易被銀行懷疑。陳桂林讓她把錢拿走,放自己家,這樣她才放心。其實這是想把馬大姐[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1-08 10:56:03)
這個動作剛一做出,沒等力氣全部發出,他忽的撒了手,額頭上汗珠下來了......這櫃子剛剛搖晃了一下,陳桂林幹了這麽多年力氣活兒,他明白櫃子挪不得,一挪就散架子。他慢慢的往後挪,直到挪至炕頭,靠在牆上喘粗氣,就好像踩到一顆反坦克地雷,幸運的是抬起腳地雷沒有爆[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1-07 07:28:29)
院子裏有雜亂的腳步聲,好像不止一個人。陳桂林腦子一轉,會不會鄭老板給送工資來了。他一咕嚕爬起半個身子望向窗外,果然是鄭老板。走頭裏的是馬大姐,後麵跟著鄭老板,還有兩個不認識的人。陳桂林很害怕,看樣不是送工資來的,後麵那兩個人沒準是來調查栽樹弄虛作假的,這可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