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
博文
法場那邊六聲槍響,誰幹的?那還用問,韋大當家。韋向天混入人群,想最後看一眼石奉山,念叨幾句送別的話。不管怎麽說與石家父子相識一場,也算是累世有緣。他在人群裏來回的擠,想找個合適的位置,便於逃走。他知道,隻要自己一開槍,圍觀的市民必定大亂,到那時誰也[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楊金二人逃出菜戶營,本想遠遠的跑。金佛沒弄到手,也沒殺掉那夥奉天人,還把槍丟了。這要是回去康煥得把他倆剮咯,可就這麽跑了又不甘心,那金佛有一層的利歸他們倆,得不著睡不安穩。倆人一商量,還是回去報信吧,把菜戶營那夥人誇成天兵天將,辦不成事怪不得他們,得康老板添加人手再去一趟。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日子過的飛快,一晃就是一個月。那壁君救不出石奉山,本想等法院判決也好,早晚能查個水落石出。這又去解救老何等人,沒想到康煥不露麵,去找三哥,三哥也躲起來了。這事讓那壁君感覺有些不妙,康煥胡亂抓人三哥不管,莫非他們兩人已經達成一致,鐵了心坑害這夥奉天人[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石奉山被警察帶走,康煥可沒閑著。這不算完,得確保石奉山死在警局才能睡上安穩覺。這事該怎麽辦才能不被那三爺挑出毛病,是個大問題,雖然康煥覺察出三爺也想石奉山死,但沒得到明確指示,要是領會錯了,大小姐那關就過不去。於是康煥又跑了趟三爺府上,假裝聽三爺吩[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有人膽敢在京城街頭放槍,最生氣的不是警察局長,而是那祁康。那家本是皇親國戚,雖說當下不得勢,可名聲在外。在那三爺跟前舞刀弄槍,不但是瞧不起三爺,簡直就是瞧不起整個那家,這人可丟大發了。那祁康想見石奉山,是覺得四弟的死不關石奉山什麽事,他已覺察出來康[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石奉山被關進私牢小院,不知道會怎麽處置自己,心中倒是期望與那府的人當麵對質,死不要緊,得死的明明白白。他哪知道此時此刻康煥等人正密謀取奉山性命,殺人滅口死無對證,殺死那祁隆的就是他了。康煥把楊、金二位叫到近前,把自己的想法一說。楊、金兩人麵露難色,[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何庭一腳踹開屋門,把裏麵的人嚇了一跳。掌穴的,敲家子(聽差的),連同那患者都看著門口,搞不清來了哪位心急的病人。陸郎中一看是何庭,知道他是老潘的跟班,就沒放在眼裏。心說怎麽這麽沒規矩,沒瞧見正忙生意嗎,怎麽著,倆胳膊沒了,開門用腳。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警車把那壁君送到那祁隆的府門口,那小姐一下車,小汽車就跟又添了四條腿,噌的一聲就竄出去了,誰想攔著死路一條。為什麽這麽急,那家大小姐到家了,這是非之人是非之地,不趕緊逃走還等她反悔嗎。府門之上紮著白綾,掛了塊牌子,上寫:當大事。孔子曰:唯送死者以當大[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那壁君下了警車,站在警察總署的院子裏。環顧四周,又看看手腕上的銬子,心中不覺悲涼,自己要是被下了獄,誰去救那些奉天人呢……倆警察在前麵走,也沒人看著她,那小姐東張西望的在後麵跟著,期望遇上個熟人搭救自己。四哥沒了,官麵上這些人接觸不上,故此警察才敢扣押自己,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11-02 07:52:40)
我那位慈祥偉大的姥姥常說一句話:“就忘了死了!”這句話她說過很多人,主要是針對我姥爺和我姨。他們倆很節省,就是俗話說的摳。結果很明顯,姥姥是在她那代人中最後一個過世的,沒有其他原因,我覺得她的長壽法寶就是無我。別人的境遇之中永遠沒有她,她從不關[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