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秋博客

粗線條的水墨畫,可能有你有他,也可能一無所有。
個人資料
博文

謝謝詩壇前輩高伐林先生的鼓勵! ——暖秋 一葉而知秋——讀暖秋《世界總有兩種麵孔》有感 作者:高伐林   很長時間沒有讀詩了——盡管我在從文革結束到改革開始的那一段詩壇青黃不接季節,充當“瓜菜代”角色,也曾被人戴上“詩人”桂冠,時常有“吃空額”冒領餉銀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7-22 17:50:14)

這個時候,該不是讀詩的時候,國事紛紛、疫情起伏…… 而我那本詩集,在出版社、印刷廠和郵路輾轉了三個月,就在這個時間段寄到了。 曆史,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昨天。寫了並出版了的詩集,便是一段情節的句號,也是一段昨天的微觀曆史。那裏可能有你我他,也可能一無所有。 也許,詩本身的一種空曠和超現實,讀讀可以消磨一下當前的躁慮:) 詩[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0-07-17 11:25:27)
一片蝶衣就能喚起 千萬片扇子風暴大樹 愚蠢,不一定都長得醜陋 你看,那些施暴的胳膊多健美 那些字斟句酌的唱詞多高尚 他們,有誰感覺 樹葉被活生生剝落的疼 有誰聽見 樹根被那麽多膝蓋壓迫的呻吟 245歲的生日 老樹哦,你就哭一場吧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0-03-29 12:35:48)
在好友刪除的字母上 手指有點抖顫 一邊是白玉墓碑下 一位曾經的儒雅義士 一邊是迷離黑洞裏 被植入芯片的斷骨魅影 我柔弱的手指,無力接骨救心 隻能劃向前方了,抱歉 你走吧 一首友情詩,存了20年 今天,撕為碎片 長空無雨無雲 隻有碎片輕輕吐氣,隨風飄零 一個人窮其一生也不會懂得所有知識,這不重要。但是,有沒有基本認知和[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此刻,拿什麽證明你活著】 吹哨的,九泉下餘音仍然繚繞 傳哨的,薄冰上履步仍然艱難 那哨子,是血軀的組合 那哨子,是天空的顏色 聽見嗎?森林狂嘯 生靈在千萬哨聲裏複活 看見嗎?天空百色文字橫飛 哨子在太空中永駐 此刻,健全的人哦,聽見與充耳不聞 成了活著和死了的鑒別 (紀念李醫生,致敬艾醫生)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1-02 22:05:24)
天空又碎了一片。 疼痛無聲,我看見遠方停格的畫麵。 一隻空藥瓶睜著抑鬱的眼睛,而你 永遠地睡著了,任憑呼喚聲嘶啞哽咽。 你睡著了,再也無須關注 霧霾籠罩的窗外。再也無須 和漏水的屋頂久久相視。你知道, 那房子和時代同步,未老先衰。 你睡著了,再也無須害怕 人鼎嘈雜的醫院。再也無須 為大街廣場的烏合之眾心煩。 你知道,人[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5)
(2019-11-23 15:08:52)

散步LA亨廷頓圖書館。 1是睿智的思想者 聆聽地層深處的聲音? 是陽光都喚不醒 魔咒下的深眠? 是夢和醒、生與死的交界? 還是, 孤獨是一種永恒? 每次路過,都會讓我問號疊問號。 2人可以製作瀑布, 人也可以製造 如瀑布的眼淚。 3那紫藍,真美! 美得幹淨,美得高雅, 美得犀利,美得 讓人於無聲處聞驚雷, 盡管,她們很矮,[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2019-11-04 21:15:33)
秋了,蕭瑟一步步逼近你不會向炎夏借火煮夢也無意靠近冬窗的爐火取暖更不屑去誰的腳下跪乞熱量你,站成的一根根樹杆做飲風啜雨的路標孤獨對著孤獨,並不寂寞風吹過,你就舒舒腰有愛支撐經脈你,不會骨質疏鬆10/2019[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09-14 11:24:34)

一 是風箏飄浮? 是銀河湧動? 是天邊的輕喚 以骨節嶙峋的漢字經脈 揪住一圈圈 思念的皺紋? 二 那巨大的靜寂 絞不斷 前赴後繼的年輪 卻斷了 一塊清亮 潛入你心底打坐 惟願人長久 9/13/2019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9-06-04 02:12:44)
30年時光奔走,曆史曲張
那些飄過海的哀傷
貼著白雲,伏在風裏
你聽,有音符抽動時空 是那些未燃盡的生靈
在風中摩擦天地?
是那些卡在胸腔,哽在
咽喉的呐喊和啜泣
在雨裏奔跑?
是那些破碎了的肉身經脈
化雲,化煙,化水
奔騰蒼天,長流江湖? 你聽,貝殼裏傳來大海的哭聲
嫋繞遠方的青石板
敲擊站在藍空下
醒者的胸腔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