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看看

熱衷旅遊,拍鳥攝鳥。
正文

坦桑尼亞見聞

(2018-01-17 13:31:26) 下一個

攀登完乞力馬紮羅雪山之後我們的登山隊又花了近一個禮拜的時間遊覽了坦桑尼亞三大著名的國家公園(Serengeti, Ngorongoro, Manyara)。我們在往來於Moshi鎮,Mto Wa MbuNgorongoro Seronera鎮時也真正體驗到了當地人民的物質和精神的生活。坦桑尼亞的農村風貌應該說還是比較接近60-70年代時的中國農村。

 

Moshi鎮。街上的麵包車基本都是日產。馬路灰頭土腦。

 

馬路邊的商店。嗬嗬想必也是些有經濟頭腦的先致富的典型吧。

 

短途運輸的麵包車。上麵超載這無數的行李。車後麵的輪胎上映著當地移動通訊商的標誌。看來也是搞通信先致富的案例。

 

田野裏放牧的羊。

 

簡易的木板橋。

 

遍地的香蕉樹和農家。據導遊講,香蕉樹是當地的巨大的財富。家家戶戶都用很多的香蕉釀製香蕉啤酒。香蕉啤酒是待客和婚喪嫁娶時的重要的飲料。

本來這裏想上一張俺喝啤酒的照片。但是我當時喝啤酒的模樣真的是出賣了我。你們看看你要是喝會不會也一樣呢?

嗯哪,這個就是原汁原味的香蕉啤酒!

 

可愛的放學後的小學生。見了我們直喊Chino

 

Moshi鎮裏的大清真寺。馬路上的電線四處橫飛。

 

胖胖的交警大嬸的背影。

 

村裏的娃兒。

 

令老中嘖嘖稱奇的土雞!當地村民要小心了哈哈。

 

村裏的酒肆?還是小賣部吧。

 

街邊的旅遊品小攤。

 

教堂修得中規中矩。

 

超市門前的保安。

 

村裏的老人。

 

茅舍。

 

界碑。

 

我們的車在去往Ngorongoro鎮的路上輪胎爆裂車拋了錨。司機在炎炎烈日下換著輪胎。而我們則利用這個機會大肆采風。一個青年男子走在路上,臉上的笑意溢於言表。不知道是不是在想葛林了呢。

 

茅舍前的果樹。

 

很常見的磚房爛尾樓。因為不是很富裕,當地的大部分人都是世代住在茅草房裏。但是一但有了點錢,他們就會用於建房上。建多少是多少。直道最後建成。所以很多的房子會建一輩子呢。所以在農村這樣的爛尾樓是隨處可見。

 

姐姐帶著弟弟,小朋友們從四麵八方聚集過來,看我們這些陌生的過路客。

 

這個男孩卻有些不屑。

 

壓路機。

 

Serengeti國家公園裏放飛的熱氣球。人們在熱氣球裏追逐著動物們。

 

Gaming的敞篷汽車。在非洲的草原上坐越野車追逐動物就叫作“Gaming”。這種四驅車頂棚可以打開供遊人們觀賞動物。

 

當地Masai村的村民們。Masai世代遊牧。他們不歸屬任何國家。馬賽人至今仍生活在嚴格的部落製度之下,由部落首領和長老會議負責管理。成年男子按年齡劃分等級。他們主要從事遊牧,牧  場為公共所有,牲畜屬於家族,按父係繼承。馬賽人以肉、乳為食,喜飲鮮牛血,每個大家族都飼養幾十頭牛,專供吸吮鮮血之用。馬賽人盛行一夫多妻製。成年男子蓄發編成小辮,年輕婦女剃光頭。

馬賽人的傳統的屋子像倒扣的缸,開一個很小的門,人隻能彎腰才能進去,這樣,主人可以在家裏方便地刺殺試圖進入屋內的人。

 

 

馬賽人的裝束很顯眼,男人批束卡,實際上是紅底黑條的兩塊布,一塊遮羞一塊斜披在一邊的肩上。馬賽人女性穿坎噶,頸上套一個大圓披肩,頭頂帶一圈白色的珠飾。她們的耳朵很大,有的大耳垂肩,馬賽女孩生下來就紮耳朵眼,以後逐漸加大飾物的重量,使耳朵越拉越長,洞也越來越大。馬賽人大部分都缺少兩個門牙下齒,這是從小拔掉的,為得是灌藥方便。當然,那些前衛的青年們已經開始屏棄許多習俗,如果您看到梳著馬尾辮的馬賽姑娘,請不要驚訝。此外,馬賽人都隨身攜帶一根圓木或長矛用於防身、趕牛。由於長期形成了習慣,即使進城逛街也不離身。據說這是政府特許,別的人是絕對不可以這樣做的。

馬賽村的兒童

Mto Wa Mbu小鎮。

 

上麵法文寫著歡迎。這是當地的一個藝術品集市。我們在裏麵買東西的時候,其他的攤主全部圍了上來。讓我們有些擔心。不過好在導遊在。我們也就在一起跟他們大殺價。我反正是買了很多的木雕作品。有著異域的情調的那種。反正放在屋裏好玩吧。

 

街邊的路牌。

 

人們用自行車運輸香蕉。他們騎的可是中國老式的永久,鳳凰載重型自行車呢。他們運輸是按照把來算錢。一把就是香蕉的一大串。

 

田裏辛勤耕作的老人們。

長途大巴。上麵寫著從ArushaMoshi鎮。車裏好像很滿員很滿員的樣子。

 

大嬸的背影。怎地就沒有看見美女的背影呢!

 

洗漱的村婦。

 

大公雞

 

運的香蕉太多了。隻好推著走。

 

當地人喜歡用頭頂著東西。

 

瀟灑的背影。

 

小姑娘。

 

在門前撿穀子的婦人。

 

撿柴火的小男孩。生活很艱辛。

 

作木雕的藝術家。

[ 打印 ]
閱讀 ()評論 (5)
評論
風帆在加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精神綠洲' 的評論 : 謝謝分享。那個時候把貝殼帶回家是不成問題了。我沒有去到印度洋沿岸和首都。下次有機會再去。
精神綠洲 回複 悄悄話 1968-1972俺被外派到坦桑首都達累斯薩拉姆公幹四年,外地除了桑給巴爾,也去過Serengeti, Ngorongoro, Manyara等地野生動物園,有點親切感。特別喜歡首都印度洋岸邊巴幹漠由(殖民時代販奴所在港口)一帶沙灘趕海拾貝殼,各種各樣五顏六色的貝殼。我在同伴中堪稱拾貝高手。
風帆在加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我當時就在鄉下走了。沒有在大城市多呆。
高斯曼 回複 悄悄話 熟悉的地方,還有新非洲酒店,白沙灘賓館,國際展覽會中心“薩巴薩巴”等等...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原汁原味的釆風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