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看看

熱衷旅遊,拍鳥攝鳥。
正文

勇攀非洲第一峰乞力馬紮羅雪山之九-Baraful營

(2018-01-14 13:02:46) 下一個

第七天。一大早起來很激動。因為離登頂隻剩下不到16個小時的時間了。向導Menesa告訴我們,中午一兩點左右我們的部隊就會到達我們登頂前的最後一個營-Baraful。在那裏將會遇見所有的團隊。從下午一直到晚上23點,全班人馬隻有一件事情做--那就是睡覺。老天保佑,不管天氣是陰是晴,是騾子是馬,也就是第八天的零點整,登山隊上山。養兵千日用兵一時,Today is the day!早飯時候大家都靜靜地聽著Menesa。那種寂靜就像大戰前的肅靜。心情無法言表。我們從山腳一路迤邐走來,今夜等待我們的將會是什麽呢?這時候我滿腦子想的都是那登頂後,站在非洲第一高峰,看著太陽從東方雲層之上升起,靜靜地照耀這乞力馬紮羅上最後的冰川。我會大叫嗎(有氧氣去叫麽)? 我會去飛麽?

 

清晨的太陽從東方升起,照亮了冰蓋也照亮了峽穀。

 

海拔4000米的麻雀。他是不是與眾不同?

 

雙眼炯炯有神地好奇地看著我。

 

麻雀和雪山。

 

冰川遠眺。

 

乞力馬紮羅-最後的雪。

 

清晨,勤勞的非洲人民-我們的後勤-從峽穀裏麵就是這樣一點一點把水頂上來。

 

第七天的行程是比較輕鬆的。4.1公裏的爬山路把我們從海拔3900米帶到Baraful大本營4700米。

 

清晨的Karanga營地。天空時而雲霞滿天。

 

時而朗朗晴空。實在是讓人捉摸不透。

 

 

海拔4000米宏偉的淨生之處。

 

 

我們的後勤用這種當地特有的手勢預祝登頂成功。"heykilimanjaro"

 

 

抑製不住激動的心情,趕快山路。

 

 

天空陰沉沉的,冷風蕭瑟。一種不祥的預感悄悄襲來。

 

 

似曾相識的山路。

 

 

這裏可以看出一片頁岩的天地,分崩離析的層片隨著歲月散落了一地。

 

 

這裏就是海拔4700米的最後的大本營-Baraful營。

 

 

我們的宿營地就龜縮在這麽一個岩石窩裏。風聲肆虐。大家一片悵然。

 

 

雲層滾滾地湧上山頭。伴隨著密集的雪籽。天黑沉沉,冷風凜凜。今夜將會怎樣?

 

 

經過7天的跋涉,我們的食物也慢慢地匱乏。

 

 

晚餐,茄子,胡蘿卜湯。大家沒有任何的抱怨。其實,在海拔4700米的高度,飲食已經出現紊亂。這最後的關頭,大家實際在拚身體的老底了。

 

 

從下午到傍晚,雪越下越大,大家躲進帳篷,聽著密集的落雪音在帳篷,糊裏糊塗地靜靜等待夜幕的降臨。我坐在帳篷裏,細細清點著最後衝刺的裝備。一絲期憶著登頂後,我們突破雲層,看見美麗的日出,那會是什麽樣的感覺呢。為了這最後的一刻,我決定帶上我的所有的照相裝備,400mm的長焦大炮和廣角。這樣一來,行囊頓時重了許多。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