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看看

熱衷旅遊,拍鳥攝鳥。
正文

勇攀非洲第一峰乞力馬紮羅雪山之五-夜宿Shira Hut

(2018-01-10 17:23:04) 下一個

Shira穀地宿營清冷無比。零下15度的睡袋剛好抵禦嚴寒。經過兩天的跋涉,身上已經有些髒的不行了。自從進入穀地,植被減少,風沙灰塵很大。手指甲縫裏黑黑的,耳朵鼻子裏也是髒髒的。生活用水是在附近的一條小溪裏取來。清晨起來的時候,可能是因為缺氧的原因,手指非常的麻木。在水裏洗手的感覺異常的清冷。這種感覺在剩下的5天時間裏一直存留。

 

我們的下一個目標是Shira Hut。先上GPS數據:

8.5公裏的山路高度爬升約400米。宿營地海拔3900米。很明顯,這是慢慢在血液裏增加紅細胞的過程。

太陽從雪山後升起。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在shira穀地。

四周環繞shira穀地的山峰。

Shira Camp廁所留念。哈哈。

我的帳篷和背後的廁所。

早餐的雞蛋餅。我可愛吃了。

 

營地裏大概還有另外一隻隊伍。他們早早就先於我們出發。跟他們聊天知道,他們要到前麵一個比我們還要遠的地方宿營。

雪山在我們的正前方。一路向東,太陽強烈得不行。雲層在慢慢地聚集。

我和遠處的雪山。

我們的後勤部隊,在我們離去後,還要負責清理收拾帳篷,打包所有的食物以及垃圾,然後再趕上我們到下一個宿營地準備。每天都是這樣。他們的辛勤工作與我們基本上是空手上山來說,形成強烈的發差。看著他們健步如飛的背影,打心裏讚歎一個。

又一個挑夫追了上來。

這樣的後勤隊伍越到後麵越是壯觀。

茫茫原野和獨行客。

在我們前麵的隊伍。

我喜愛這照片,遠山和挑夫,一種和諧的壯美。

雪山漸近,已經可以看見很遠處的Laval Tower了。

 

這裏再把全程的行進路線對比展開。我們第三天的路程是從Shira Camp Shira Hut。暨中間的藍段。Shira Hut是一個比較大的宿營地。這裏從西線和南線過來的登山隊都要在這裏匯合。從衛星雲圖的顏色上可以看到,Shira Hut基本已經處於火山圓錐的基部外圍了。

因為第三天的徒步相對較輕,團員們心情都很愉快。我們見石頭就爬。見花兒就照,一路打打鬧鬧樂趣無窮。我和理查和雷。淑和Menesa在下麵看著我們。

我在磐石上照雪山。

小憩的團隊。遠處雪山熠熠生輝。

經過了戈壁地形,前方又到了比較獨特的Feather tree(羽毛樹)林。樹行像羽毛嗎?

Moshi和重要的分界基石。

一大片的羽毛樹林。

不毛之地一片鮮紅,分外搶眼。

原來是遍地的小紅花。

這種帶刺的灌木比比皆是。他們的葉子退化成了針刺以抵禦幹旱。

幹旱歸幹旱,該開花還是要開花的。傳宗接代很重要呢。


大約過了2條小溪以後,我們看見了一條較大的幹涸的小河床。河床邊上第一次看見了巨大的Grandsel 樹。這種樹英文學名叫做:Dendrosenecio  中文叫做木本千裏光。嗬嗬,挺好聽的名字。在第五天的時候我還會再提到這種樹形成的林海。

參考維基百科:http://en.wikipedia.org/wiki/Dendrosenecio

潭邊巨大的千裏光。高約5米。

身體基本直到頂部已經完全木質化。隻有頂端可見綠葉。

一個比較幼小的千裏光。


小路邊上另外一種常見的就是這美麗的半邊蓮(英文學名:Lobelia deckenii)。參考維基百科:

http://en.wikipedia.org/wiki/Lobelia_deckenii


頂部俯視。中間是花蕊。為了抵禦嚴寒,晚上的時候花兒完全聚攏保護著花骨朵。隨著太陽的升起,花兒層層打開。

一朵盛開的半邊蓮。

藍色的小花藏在葉子裏。

 

向著雪山繼續前行:

第三天的徒步相對比較輕鬆。下午一點左右我們來到的Shira Hut宿營地。後勤早已經為我們準備好了熱氣騰騰的中飯:

炒麵和烤雞。

茄子,木瓜,胡蘿卜和西葫蘆。

水果盤:芒果,香蕉和橘子。

 

前麵介紹了Shira hut是一個很重要的營地。她是很多線路的匯合點。所以這裏也就有了設施最優良的廁所。

在這裏開始看見比較多的其他登山隊。

我的帳篷。這裏的岩石以火山石居多。證明我們已經處於火山錐的外圍。

海拔近4000米處地鴿子。眼睛雪亮。

山頂的冰川。

這還不是頂峰。Uhuru峰還在另一側呢。

Shira Hut的時間非常的充足。我們吃完了中飯在帳篷裏美美地睡了一個中午覺。那感覺實在是太美了。

 

可是事情往往不是想象的那麽順利。我們一路從雨林走來,沒有經曆泥濘(因為之前的一個星期沒有下雨),運氣算是非常的好了。下午的時候從前方不斷傳來線報。我們計劃的下一個宿營地Laval Tower氣候異常,風雪很大。原來的計劃之所以選在了Laval Towe是因為那兒海拔在4500米。我們一路徐徐過來,宿營地的選擇海拔越來越高目的就是為了更好的適應高原。

 

下午茶的時候,登山隊一直在討論這個新的問題。4500米海拔暴風雪的氣候對於我們來說完全是個未知數。加上我們的後勤隊伍,坦桑尼亞還是一個非常落後的國家,後勤人員衣衫單薄。一路上我們注意到很多的小夥子都是單衣涼鞋。冷了就裹一件睡覺時候的毯子(這是後話-登山結束後我們把很多的東西都贈給了他們)。讓人看了於心不忍。那樣冷的天氣在Laval Tower我們的整體團隊可以挺過去麽?登山運動不僅僅是我們6個人,是全部28人的整體行動。體育運動更貴在精神。我們最終的討論結果,在Shira Hut原地觀察一天。但是為了適應高原,第四天僅登山隊徒步去Laval Tower。後勤原地待命。然後第五天我們再奪回失去的時間爭取按原計劃到達第五晚的宿營地。我們把我們的決定告訴了向導,向導用本族語傳達給了我們的後勤隊伍。大家都很高興。看到他們喜悅的神情,我們也由衷地感到欣慰。

 

這是我們的廚房。古語雲,君子遠庖廚也。我也猶豫好一會兒是不是應該post出來。但這就是我們登山隊真實的9天生活。還是與大家分享一下吧。

沒有了心情的負擔,我們的晚餐很開心。豌豆炒米飯,肉團子和四季豆。

夕陽西下。大片大片的烏雲湧動上來。太陽的最後一絲餘輝被完全吞沒。

這山裏的氣候真是變化多端。傍晚的時候還是烏雲密布,晚上的時候確是清冷而繁星滿天了。人生能有幾次住在這麽高的高山和星星說話呢?

大家很興奮,我於是提議玩多次曝光的遊戲。這是淑。

這是我自己。

大家回到帳篷。天空明朗,四下裏一片寂靜隻有低低的說話聲從帳篷裏傳出來。我又開始聽我的鄧麗君了。我的愛,在這裏,不知何時才相見?是啊,再過三個晚上我們就相見。那時候的你會是什麽樣子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風帆在加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tpot' 的評論 : 除了睡袋,睡墊,身上都穿了那個什麽新西蘭的羊毛內衣。冬服自然不用的說。這些都是必要的。我們在山頂就遭遇了暴風雪。那個冷啊。我後麵的帖子會提到的。
tpot 回複 悄悄話 禦寒如何保障?了不起的壯舉,繼續跟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