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在人為

人世間所有事情的成敗完全在於每一個人是否能夠努力去嚐試去想然後腳踏實地的去做!
正文

《文革》是因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

(2018-01-13 05:55:19) 下一個

《文革》是因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


 一九六六年五月四日至二十六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北京舉行。這次會議按照毛澤東四月在杭州會議上的布署進行,由劉少奇主持,毛澤東沒有參加會議,由康生負責向毛澤東匯報請示。

這次會議的指導方針,除了毛澤東四月在杭州會議上關於批判彭真、陸定一的意見外,還有毛澤東在五月五日會見謝胡時指出的防止反革命複辟必須采取“剝筍政策”,把壞人一層一層地剝掉,以及五月七日毛澤東在給林彪的信中提出的全國工農兵學商都要參加批判資產階級,等等。

這次會議分三個階段進行:

第一階段;五月四日至五月十七日,主要是開小組會,對彭真、陸定一炮製的“二月提綱”進行揭發批判,並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於撤消“二月提綱”的通知。

為 了配合會議的進行,在報紙雜誌上發表了一係列批判文章:

五月八日,《解放軍報》發表高炬的文章《向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黑線開火》。

五月八日,《光明日報》發 表何明的文章《擦亮眼睛,明辯真假》。

五月九日,人民日報發表林傑 馬澤民 閻長貴 周英 滕文生 靳殿良的文章:《鄧拓的〈燕山夜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黑話》。

五月十日,上海《解放日報》、《文匯報》同時刊載姚文元的文章《評“三家村”—〈燕山夜 話〉、〈三家村劄記〉的反動本質》。

五月十一日,《紅旗》雜誌發表戚本禹的文章《評〈前線〉〈北京日報〉的資產階級立場》。

五月十四日,人民日報發表林傑 的《揭破鄧拓的反黨反社會主義麵目》。(以及六月二十四日,《人民日報》發表林傑的文章《請看廖沫沙的反革命麵目》)

五月十六日,會議通過了《中央關於撤消〈文化革命五人小組關於當前學術討論的匯報提綱〉通知》

第二階段:五月十八日至二十三日,主要是開大會,由林彪、周恩來作報告,彭真、陸定一等作檢查,並通過關於人事任免的決定。

五 月十八日,林彪作防止反革命政變的講話。這個講話雖然貫徹了毛澤東關於社會主義社會存在著兩個階級、兩條道路鬥爭,必須防止反革命複辟的思想,但是,他過 分地強調了統治階級內部的宮廷政變這種形式,不恰當地誇大了領袖人物的地位和作用。毛澤東於一九六六年七月八日在《給江青的信》中批評了林彪講話中的錯 誤。以後中央轉發的林彪的講話是經過修改的。

五月十九日,彭真在大會作檢查。

五月二十日,陸定一在大會作檢查。

五月二十一日,周恩來作防止反革命複辟、領導和群眾、保持晚節的講話。

周恩來的這個講話可以看作是對林彪講話的一個重要補充。如:周恩來指出:林彪同誌講的那一段曆史,一方麵要記住政變之多,另一方麵要相信,北京出了政變總會有黨、國家領導和軍隊造反革命反的人。要有信心,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團結在毛澤東同誌周圍,堅持不懈地采取剝筍政策,世世代代傳下去。

周 恩來指出:不會出修正主義,是不對的。主要問題是防止修正主義當權。第二是防止修正主義發生政變。第三要防止修正主義的軍事政變。對政變的危險,同意林彪 同誌的講話,中央與地方以中央為主,國內與國外以國內為主,黨內與黨外以黨內為主,上邊與下邊以上邊為主。重點放在內、在上。

周恩來指出:毛澤東思想是馬列主義的頂峰,毛澤東思想是帝國主義、資本主義走向滅亡,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走向勝利的這個偉大時代的頂峰,就是最高峰的意思,毛主席與列寧一樣是天才的領袖,是世界人民的領袖。

周恩來的講話,表明了他的擁護毛主席、擁護毛澤東思想、擁護文化大革命,反對彭羅陸楊、反對修正主義、反對二月提綱的鮮明政治立場。類似這樣的講話,貫穿於他文化大革命十年活動的始終。不是什麽人用一些小把戲所能歪曲得了的。

有 些人貫用的手法,就是用所謂“違心”兩個字來歪曲周恩來,實際上是對周恩來的最惡毒的汙蔑。一切無恥之徒最貫用的手法,就是用“違心”兩個字來掩飾自己的 叛變行為。當然,在黨內也確實有一些混進來的政客,當他們口口聲聲叫喊擁護黨的正確路線或檢討自己錯誤的時候,他們確實是說的違心之論。

五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三日,朱德在小範圍內作檢查。

五月二十三日,會議通過了對彭羅陸楊處理的《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這個決定還調陶鑄同誌擔任中央央處常務書記,並兼任中央宣傳部長;調葉劍英同誌擔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並兼任中央軍委秘書長;調李雪峰同誌兼任北京市委第一書記。

第三階段:五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六日,會議總結。

五月二十四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陸定一同誌和楊尚昆同誌錯誤問題的說明》。

五月二十四日,陳伯達在大會上作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意義講話。

五月二十五日,康生在大會上係統地回顧了毛澤東關於批判彭真、陸定一的七次指示。

五月二十六日,劉少奇在大會上就“二月提綱”及彭真等人的問題承擔了自己的責任。

這次會議的召開標誌著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開始,會議通過的《中央關於撤消〈文化革命五人小組關於當前學術討論的匯報提綱〉通知》,成為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政治理論綱領。

《二 月提綱》與《五。一六通知》的對立,實質上是發動批判資產階級與反對批判資產階級的對立,或者說,是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與反對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對 立。當時,毛澤東要發動對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各種言論、作品的批判,而當時處在一線以劉少奇為代表的大多數領導人,都反對這種批判,也就是反對毛澤東所堅持 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路線。這是兩條尖銳對立的路線的第一次交鋒。這個時候,毛澤東原來提議成立的“文化革命小組”及其擬定的《二月提綱》,已經成為他推 進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主要障礙。毛澤東要堅持自己的開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路線,就必然要批判《二月提綱》,撤消“文化革命小組”。

這次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沒有也不可能真正統一思想。

《五一六通知》既是批判彭真的,又是批判中央第一線的。中央第一線的劉少奇,  鄧小平同誌當然會清 醒地意識到這一點。他們以為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已經受到錯誤的批判和處理,大的風浪或許已經過去,將來有機會還可以為彭、羅、陸、楊作解脫。事實確實如此,當時,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一致通過了這個通知。一九七八年後,修正主義頭子鄧小平為他自己以及所有的右派就公然翻案了。

這場“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論點是:一大批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 子,已經混進黨裏、政府裏、軍隊裏和文化領域的各界裏,相當大的一個多數的單位的領導權已經不在馬克思主義者和人民群眾手裏。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在中央形成了一個資產階級司令部,它有一條修正主義的政治路線和組織路線,在各省、市、自治區和中央各部門都有代理人。過去的各種鬥爭都不能解決問題,隻 有實行文化大革命,公開地、全麵地、自下而上地發動廣大群眾來揭發上述的黑暗麵,才能把被走資派篡奪的權力重新奪回來。這實質上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 政治大革命,以後還要進行多次。

“高 舉無產階級文化革命的大旗,徹底揭露那批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所謂“學術權威”的資產階級反動立場,徹底批判學術界、教育界、新聞界、文藝界、出版界的資產 階級反動思想,奪取在這些文化領域中的領導權。而要做到這一點,必須同時批判混進黨內、政府裏、軍隊裏和文化領域的各界裏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清洗這些 人,有些則要調動他們的職務。尤其不能信用這些人去做領導文化革命的工作,而過去和現在確有很多人是在做這種工作,這是異常危險的。“

“混進 黨裏、政府裏、軍隊裏和各種文化界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一旦時機成熟,他們就會要奪取政權,由無產階級專政變為資產階級專 政。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們識破了,有些則還沒被識破,有些正在受到我們的信用,被培養為我們的接班人,例如赫魯曉夫那樣的人物,他們現正睡在我們的身 旁,各級黨委必須充分注意這一點。“

這裏無非是說:徹底揭露資產階級反動立場,徹底批判資產階級反動思想;批判黨內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資產階級的反動立場、思想、代表人物,存在不存在?要不要批判?改革開放後的鄧小平之流作了很好的回答,   事實證明他們就是這幫走資派,  這怎麽就混淆了是非呢? 而今天否定文革的人倒是混淆了是非顛倒了黑白!

文件中說: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這裏說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其含義應該是限定比較嚴格,專指的是赫魯曉夫式的人物。把這樣的人定性為“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怎麽就混淆了敵我呢?鄧小平篡權後不就坐實了他的反革命修正主義的身份,  中國也己經複辟了資本主義體製,  隻不顧是披著羊皮的特色資本主義!
 
至於到具體的人,誰是堅持資產階級反動立場,誰有資產階級反動思想,誰是資產階級代表人物,誰是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這些黨中央和毛澤東都是很慎重的。不僅 在這個文件中沒有具體指人,就是在整個文化大革命中,真正由中央定性作出結論的也隻有極少數幾個人。至於在運動中,由一些群眾貼幾張大字報,說誰是“資產 階級反動學術權威”,誰是“資產階級代表人物”,誰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誰是“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等等,這些通通都不是最後由一級黨組織作出 的正式結論。

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提醒人們睜大眼睛看清楚敵與友,  並沒有進行肉體上的消滅,  造成的事實是等毛澤東一走之後他們紛紛亮明了身份.赤膊上陣走資本主義道路爭先富了!  今天這些人明明走資本主義道路爭了先富,  這些人當了醜惡的婊子又要立紅色的牌坊!   還要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來否定文革,  並且還忽悠不明真相的人們來為他們助陣,  多麽的惡心和醜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