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頭山

無意遙眾賞,一心追殘陽
個人資料
朱頭山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神風,神風!

(2019-11-13 12:20:04) 下一個

雖然我知道愛國主義很蠢,知道日本在二戰時是我們的敵人,但看到紀錄片裏,在槍林彈雨中如飛蛾撲火般衝向美艦的零式飛機時,還是覺得眼睛裏充滿了淚水。

愛國主義,並不是教育出來的,而是來自於人類的天性!據動物學家的說法,按習性,動物可分為群體動物和獨行動物。獨行動物如虎,蛇等,獨來獨往,隻在發情期時雌雄交配,然後就老死不相往來,子女成熟了就被母親趕走,成了路人。而群體動物如狼,螞蟻等,是以一個社會的方式群居的,群內有等級有分工,獵食時也是集群攻擊,有主攻有誘攻,當需要犧牲時,不需要強迫,個體會義無反顧地作出犧牲。如食肉蟻進攻時遇到擋路的溪,無數螞蟻會自動以生命填上,使大部隊可以踏著它們的屍體前行。集體主義寫在群體動物的基因裏,是它們生命的一部分。

人無疑是群體動物,集體主義是人類固有的古老基因,是人性的精神內核之一,就像異性之愛,就像母性一樣。一旦這個基因被激活,就會產生如愛情那樣強烈的感情,如性高潮那樣的快感,就會發生飛哦撲火的衝動,具有孤注一擲的勇氣.....如果你參加過幫弟弟打架,或一場和隔壁班級的籃球賽,你就會理解這種情感,當你屬於一個集體,有了一個目標和敵人,你本能的衝動就被激發了,變得瘋狂,激動,勇敢,不計後果(reckless).....愛國主義當然是集體主義的一種,而別有用心的國家政權,常常通過某種形式有意識的激活了人們的這段基因,以達到國家的某種目的,好的或壞的。

日本發動對美國進攻之初,就意識到這是冒險,按山本五十六的說法,隻有一半的勝算。其實他高估了,真正的勝算一成都不到。當美國的潛力發揮出來了,當美國一年能造幾十艘航母,幾萬架飛機,美國有上千萬勇武的年輕人加入軍隊時,日本領導人用屁股想想就知道,等待他們的什麽了。但坐而待斃顯然不是一個戰略選擇,日本的基本思路,就是用巨大的傷亡,讓美國知難而退,從而謀求一個體麵的和談停戰機會!

日本人的愛國狂熱,是其領導人可以利用的。希特勒當時就特別羨慕日本有一種視死如歸的宗教,雖然德國的愛國主義教育也搞得很好,但還是比日本差一大截。日本對天皇的忠誠,是一種宗教式的;而日本本土宗教神道,當時是一種國教,又賦予日本人一種奇怪的生死觀。按神道的說法,死隻是另一種活法,而如果死的偉大,就成了神,那就得到了永生。“靖國神”,就是為國家犧牲後而成的神,地位是很高的。母親和妻子送男兒上戰場是,不像其他國家那樣哭哭啼啼的,而是鼓勵男兒能進靖國神社。而戰友們上前線前,也相約以後在神社的哪一條道上一起相伴。

日本當時雖然製空製海權沒了,飛機還是有很多。在開戰時風靡一時的零式戰鬥機,這時已經落後,無法與英美新式飛機爭鋒。零式的製造訣竅,是在鋼板上挖很多洞,這樣在同樣的麵積下,重量就明顯減輕了,當然防護力也減弱了。結果是,飛機的機動性,靈活性很好,一直到戰爭最後在這兩個參數上依然名列前茅,但很容易被打壞。但如果用來作自殺攻擊,還是有優勢的,容易躲避對方的攔截,成功衝擊目標。從技術上講,自殺攻擊肯定有用的,這就像個有人版巡航導彈。即使現在的導彈,其尋的攻擊的可靠性還是不如人,不論是地形模擬,紅外追蹤,GPS導航,都很容易被幹擾,攔截。

另外,以飛機作自殺攻擊,會給對方很大的心理震撼,從而消弱敵軍的戰鬥意誌!戰爭很多時候打的是心理戰,很多敗仗不是敗在大半的士兵都打死了,而是大半的士兵都潰逃了。19世紀上半葉的士兵排著隊,就著鼓點,整整齊齊向前走的怪異的"行刑式"戰鬥,就是比的氣勢,勇氣,戰鬥的結果往往決定於哪一方意誌先崩潰。

當數以千計的日本神風(Kamikaze)飛機如蝗蟲一樣衝向美艦時,開始時確實使得美軍差點崩潰。神風突擊的戰績還是有的,衝繩戰役中,約2,800名敢死隊飛行員陣亡,擊沉了34艘美軍艦艇,損壞368艘,美軍有4900名水兵喪生,4800人受傷,也算美國在太平洋戰爭海戰中最大的傷亡了。在戰術上,也一時使美軍措手不及。本來,”保存自己,消滅敵人“是戰場上的基本原則,但由於日軍抱有自殺的動機,美軍隻能把保存自己作為首要原則,美軍飛行員隻能以躲避為主了。另外,由於艦炮成了主要防衛武器,在艦隊上空,過分密集的防空火力使得己方的飛機無法現身,減弱了阻攔效用。

以後,美國也發明了新戰術對付神風,艦炮一律對海開火,在海上激起巨大浪花,使得日軍飛行員視覺混亂,無法準確尋找目標。美國空軍此時就可以在艦隊上空,消滅神風飛機。除了原子彈,美國其它的戰爭發明也很多,其中有些也影響了後期神風突擊的效率。在德英倫敦空戰時效果不佳的雷達,如今改進後效率大增,在很遠就能發現日本機群。感應引信,就是炮彈不需要直接打中目標,而隻需要接近目標10米左右,無線電感應後促發爆炸,飛濺的彈片擊傷目標的概率更大。這種技術的發明和應用,使得美軍的航炮或防空炮的效率大漲,日機的傷亡率也大漲。

神風最後沒能挽救日本,但對時局還是有影響的。因為包括神風在內的日本的瘋狂反抗,給美軍帶來巨大傷亡和心理震撼,美國基本放棄了登陸日本,進攻滿洲來徹底消滅日本的想法,而把不怕死的蘇聯拉入了戰爭,希望蘇聯負責消滅滿洲,朝鮮的日軍,最後參與到進攻日本本土的戰鬥,當時在雅爾塔許諾給蘇聯的日本領土包括北海道。如果沒有神風,蘇聯就不會占領滿洲,沒有蘇聯占領滿洲,哪有中共統治中國這樣的好事?中國共產黨應該對神風戰士們表示敬意才是!

神風也為處於弱勢的一方提供了一種非對稱反抗戰術,中國軍方名之為”非限戰“。巴勒斯坦遊擊隊對付以色列就是一種類似的戰術,我沒你的先進飛機坦克,就用改裝的火箭彈,肩扛手推到目標附近,一頓猛炸,也有點效果。另外,弱勢一方通過威脅給敵方造成巨大傷亡或巨大麻煩,從而達到保存自己的目的,也是日本神風戰略所包含的一種思想,不僅在熱戰中,在冷戰也可以應用。當年64後,中共政權風雨飄搖,鄧小平找到美國人,說你如果把共產黨整垮了,那麽中國就會大亂,核武器亂飛,上億的難民外逃,那是更大的災難。這也是一種神風戰略變種,把美國嚇住了。如果戈爾巴喬夫在蘇聯快垮時,也威脅一下,可能蘇聯現在還在!

神風已經是曆史了,這是個勝者為王的時代,在世界的大多數地方,這都是一個愚蠢殘暴的代名詞。但在日本,還有個博物館紀念那些神風隊員們,他們最後留下的書信,還被日本有一年拿去申請世界文化遺產。我不想評價這件事,隻想以兩封神風隊員的遺書作為結尾,由大家自己去評判他們吧!

茂木少尉【給母親的遺言】

我也許以後都無法見到母親了。

媽媽,請再讓我看一下您的臉。

我什麽(遺物)也不想留下。

因為十年,二十年過後會讓媽媽看到我的遺物會哭泣。

媽媽,我離開君山時,會從自家上空飛過。

算是跟您道別。

今生是您的兒子,但願來生還再做您的兒子。

穴沢少尉 【給未婚妻的遺書】

我們二人都曾齊心協力努力過,最後還是無果而終。

雖說滿懷過希望,恐怕在你的內心深處也一直不敢麵對“我們有緣無分”這個事實。

上個月十號,在池袋車站分別時那快樂的一天永遠記在我的心中,歸隊後發現局勢驟變。

。。。。

但是,直到今天才發現除了你對我平時的細心照料說聲感謝之外我不知道該留下什麽。

。。。。

但是,我如今作為一個曾經和你有過婚約,現在卻要離你而去的局外人。

隻想對你說,除了想祝福你以外也不知該說什麽。請不要在意過去的事情,不要為過去而活。拿起勇氣忘掉過去,迎接美好的將來。你今後還是要活在這個現實之中,而我穴沢則已離去。

也許我說的話過於抽象,我也不打算隨便對你說什麽將來為我好好活之類的話。

隻是站在一個客觀的立場說出現在的心理話。

接下來還有什麽要說的我也在思考中,想到什麽就說什麽吧。

1 想讀的書

2 想看的電影

3智惠子我非常想你,想和你說話。

希望你今後開開心心。

我也不會辜負你,也會開心地去完成我最後的使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0)
評論
江郎才盡了 回複 悄悄話 討論一下對戰爭中陣亡將士的理解,我自己沒當過兵,隻能講講自己的粗淺想法。
戰爭當然是壞事,國家之間有什麽爭議能夠和平解決是最好的。但如果戰爭發生了呢,總得有人上前線吧。這裏先不討論參戰國的正義與否。上前線去的人不管出於什麽動機,自私也好,愛國也好,本質上都是代表國民上前線,如果死在戰場上就是嚴格意義上的“犧牲”,是用自己的死亡換取留在後方的人的繼續生存,或者說後方的人至少多生存一段時間。當然日軍二戰末期的負隅頑抗反倒造成國民的更大傷亡(美軍原子彈攻擊),但這個也不是那些前線的日軍官兵能夠預先知道的。而且戰爭中,主動參戰率先犧牲的往往都是青年中的勇士,國家的中堅。所以說從本國人民的角度紀念自己國家的陣亡將士是合理的。
霧裏南洋 回複 悄悄話 什麽精神,執著啦。說的這麽浪漫。事實是這些菜鳥飛行員才剛剛學會把飛機飛起來而已。自殺攻擊是他們唯一的有效攻擊方法。和阿拉伯的兄弟一樣,要是他們能遠距離精確打擊以色列目標,誰去做人肉炸彈?
朱頭山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一師是個好學校' 的評論 : 你用一師作為用戶名,足以說明這段經曆對你的重要,可惜現在番號都變了。願這段共同的經曆激勵著我們!
一師是個好學校 回複 悄悄話 朱君,知道大俠是軍醫,而且曾經在一軍一師待過。那時我以為工作的關係也經常去留下營門口。甚至是一師在老山時營區空空如也的時候也看到過。所以知道一些那時的事情。文學城是個是非之地,俺對城裏的post一律一笑了之。祝兄台快快樂樂。
江郎才盡了 回複 悄悄話 感謝朱頭山的文章,每次讀都有收獲。
日本神風隊員的信還是很感人的。大概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吧。朱兄是軍校出身,大概是更能體會戰士出征一去不還的情懷吧。據說前日本首相小泉每次讀神風隊員的信都要落淚,而且還說過要是沒有那些戰士的犧牲就沒有日本的今天。大概站在日本人的立場上這麽說也有一定道理吧。但我個人感覺日本能有今天,也要感謝美國人的占領與改造。
朱頭山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lao-fei' 的評論 : 謝謝欣賞, 那就求同存異吧:), 我屬於那種三代根正苗紅,受黨教育多年,黨的恩情比海深的那種人,讀的是軍校,連短褲都是黨給的那種, 然並卵!
lao-fei 回複 悄悄話 很欣賞朱先生的文章,每每讀來都會有收獲,唯一遺憾的是總是插些中共的事沒啥意思。不知道朱先生是國內哪所名牌大學畢業的,上學時有獎學金麽。
TakeMyTime 回複 悄悄話 敬意!
xiaofengjiayuan 回複 悄悄話 估計這就是悲劇吧
lio 回複 悄悄話 這是一種精神的體現,一種執著。這種精神中國人有嗎?凡是都是一分為二的,別隻知道批判和嘲笑。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