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涼好秋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父親

(2016-10-30 12:43:42) 下一個

今天是我生日,早晨起來打開微信,除了收到幾個好友的生日祝福,還有一個不知名的人發來的邀請“大海邀請你加入好友”。 我對這種不報身家姓名的邀請向來是不予理睬,剛要按刪除鍵,“大海”又發出了第二次邀請,“我是你父親”。

不會吧? 我曾經多少次跟父親宣傳微信的好處,提出給他買智能手機,固執的他總是堅決反對,說眼睛花了,沒事寧可坐在院子裏跟老頭老太太們閑聊,偶爾看看電腦上的新聞就夠了,才不會貓在家裏戴著眼鏡整什麽微信。一向固執己見的父親,我實在拗不過他,隻好隨他去,這些年跟他的通訊方式還一直是打越洋電話。

趕巧的是,最近一段時間不知為什麽我一直想寫寫自己的父親,開了幾次頭,總也寫不下去。

有一種說法,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情人,我覺得我和父親前世肯定是冤家,而且是積怨很深的冤家。

家裏我和弟弟,我永遠是那個惹父親生氣的人,而弟弟卻總是那個默默地站在我旁邊賠綁的小孩。如果你認為我是個搗亂不聽話的孩子,那就錯了,我在學校一向成績優異,名列前茅,在老師眼裏從小到大都是“非常聽話”,“非常懂事”,“非常自覺”。每次開家長會,我都是被老師作為優秀學生代表介紹給家長們,有的時候還讓我站在前麵給家長們介紹學習經驗,可回到家來,卻從來沒有聽到過父親的一句肯定。姑姑曾經幾次當著父親的麵說,“你不會是重男輕女吧?”可每次都受到父親的堅決反對,“我哪裏是重男輕女,我這是恨鐵不成鋼”。我至今也不明白,到底什麽在他眼裏才算是“鋼”。我被他冠上一係列的頭銜,什麽“叛逆少年”啦,“垮掉的一代”啦,原因就是我和他的看法常常不同,而我總也不能象媽媽和弟弟那樣默不作聲。

父親算是共和國的同齡人,文革開始的時候考上一個師範院校,一個農家出來的孩子能到城裏上師範學校,對家裏人來說無疑是一個驕傲。上了不久,趕上國家當時想加強空軍建設,培養一批飛行員,從各地選拔人才,父親憑借著天生的好身體和視力幸運地成了滑翔學校的一員。聽他斷斷續續的回憶,學校對他們這批學員很重視,吃得好,住得好,文化課和專業培訓同時進行。但兩年之後政策變了,滑翔學校被解散了,他們也就被分配到地方。他跟著幾個同學被分配到一個鋼鐵廠。據他說到人事部門報道,人事部門的人指著這個同學說你去這個車間,指著那個同學說,你去那個車間,到了父親這,卻跟他說你去財務處。他就這樣幸運地進了科室,而且發現財務工作真的很適合他,雖然在此之前他沒有受過任何財務方麵的專業培訓。那時候做財務沒有電腦,完全憑手工記賬,記得小時候到父親的辦公室玩,看他記的帳一本一本的,寫的字好娟秀,好整齊。他又自學了很多財務方麵的書,家裏的書架上擺了好幾層。憑著出色的業務,他很年青就被提拔成了部門經理和總會計師。

我上小學,中學的時候正是父親事業蒸蒸日上,工作最忙碌的階段,也是他在家脾氣最大的階段。傳統的儒家思想在父親心裏根深蒂固,他堅定地認為父親的話對孩子就是真理,而和家長發生爭執就是最大的不孝,別人知道了就會認為這個家長沒有教育好孩子。平時沒時間交流,飯桌就成了我和父親的主戰場,他象是一個隨時可以引爆的炸藥包,而我總是那個點燃引線的人。我們倆的這種性格到現在也沒有改變。我沒有變,他也沒有變。於是每次回家到最後我和父親都會發生一場戰爭,更精確的說,是我又不小心觸碰了父親的炸藥包引線。

爆炸的原因過後想想實在是雞毛蒜皮。比如有一次我探親完畢要趕中午十二點左右的火車,十一點半就要離開家。十一點的時候,父親給我端上一大碗熱騰騰的混沌麵,讓我吃下。由於早餐吃得晚,吃得飽,我一點都不餓。但看著父親熱情的眼神,我強迫自己吃了一半。父親說,“坐火車幾個小時,你必須把這碗麵都吃完。”我說我實在吃不下去了。誰知他突然勃然大怒,說“你必須吃完,吃不完不能離開家!” 結果可想而知搞得不歡而散。

最近的一次,是侄兒在北京上大學,我計劃好的坐飛機從北京回國之前,在北京專門留一天,和侄兒見一麵。誰知父親背著我買了全家的火車票,說全家一起出動才算熱鬧。媽媽身體不好,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坐過火車出門,可也拗不過父親,同意一起去。我覺得這個決定太突然,有點大可不必,便說出了我的想法,誰知又惹得父親怒翻了天,說我這些年在國外淨學不好的東西,連親情都沒有了,以後別再回這個家!我當時氣得渾身發抖,眼淚都流了出來,真想拉起行李箱頭也不回地離開他,從此再也不會這個家。但冷靜下來,為了給探親畫一個圓滿的句號,我還是順從地跟全家一起到北京看望了侄兒,還在侄兒的學校合了影。媽媽在我們的攙扶下也順利完成了這次旅行,過後也是一個難得的回憶。

可父親說的話深深地刺痛了我,回來後的半年時間,我有很多次一拿起電話就想起父親暴怒的臉和傷人的話,眼淚便禁不住流下來,實在不願撥打那個號碼,雖然出於作為女兒的責任感,碰到節假日和他的生日也聯係過幾次,但心中的那個傷痛這次烙得太深。

世界上傷你最深的人往往是與你最親的人。

兒子這一年進入青春期,也出現了很明顯的逆反行為,我讀了一些關於家長如何與這個年齡的孩子相處的書,非常理解孩子的想法和做法。家長常常不能接受孩子的逆反心理,難道家長就沒有逆反心理嗎,有的時候可能比孩子還嚴重。當意見不同的時候,聽聽孩子的看法,找一個折中的方案不是更好?千萬不要說一些傷孩子心的話。孩子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為什麽不能讓他/她想起你的時候永遠都是溫暖,快樂,輕鬆和鼓勵?

我看著手機,才意識到自己已經發了好一會呆,按了接受鍵,父親很快又發出一個視頻通話的邀請。打開視頻,是好熟悉的一張臉。父親說今天是我的生日,買了智能手機,想給我個驚喜。用微信還不夠熟練,希望我慢慢教他。我問父親的腿怎麽樣,因為前一段時間聽說他腿疼。他站起來在屋子裏來回的走給我看,還跳了兩下,證明他現在完全恢複,逗得我笑了起來。

“你們那媒體對中國怎麽看?”他緊接著問。

我知道我們的觀點又要發生分歧了。父親,你能不能多談一些輕鬆的話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