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涼好秋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在加拿大認識的各族裔的朋友們 (五)

(2016-10-12 08:45:42) 下一個

Grace

Grace已經快兩個月沒來上班了,大家都不知為什麽。按照慣例單位要求她的醫生給出合理的病假理由。答複是她有嚴重的關節炎,導致失去工作能力,什麽時候能夠恢複正常,回來上班很難估測。

Grace是那種看上去非常熱情,非常健談的人,她的工作台在辦公室進口處,不知是她自己申請,還是單位領導有意安排,總之每天過往的每個人都成了她的熟人,包括送信的,澆花的,送辦公用品的,修打印機的,更別說辦公室常來的客戶。很多我的客人明明不怎麽愛說話的,辦完事後都被她攔住能跟她聊多半個小時才走。有一次一個IT部門的小夥,平時很害羞的一個人,從來不會跟人聊天,過來找Grace,說是給她送幾個自己院子裏種的紅辣椒。這就是Grace的本事,她可以跟你套啊套,把你的興趣愛好,家人的興趣愛好,住哪,愛去哪個超市買東西,愛吃什麽,愛穿什麽,都套出來,讓你覺得她對你特感興趣,於是你就很願意把自己喜歡的東西跟她分享一下。我就曾經從中國超市給她買過很多小特產,包括辣醬,小鹹菜,茶葉蛋等,每次送給她,她都使勁說好,讓你很願意下次再給她買。

誇讚別人讓Grace嚐到了甜頭,於是也就成了她的一個習慣。每天早晨見到她,她都會說,“你這件衣服好漂亮啊!從哪買的?”開始你會很高興地說謝謝,後來發現她跟誰都會說這句話,而且每天都重複,就有點受不了了。

剛認識Grace的時候,我還跟她開過玩笑,說她入錯了行,應該去搞電視訪談節目的,她說那可不行,她平時能說,一到人多的正式場合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後來驗證這確實是真的。每次辦公室一組織什麽活動,她就想辦法躲起來,要麽去別的辦公室送文件,要麽說自己工作太忙,實在騰不出手。她的桌子上總是擺著象小山一樣高的文件,她總是跟別人說她很忙。她的Supervisor Hannah常常跟人講起關於她一個名段子,就是有一次她歇假,臨時接替她的小姑娘不到一天就把她桌子上的文件全部處理幹淨,而且還不影響自己的本職工作。她回來後很不高興,見人就說這個小姑娘是個Bully。

Grace五十多歲,是愛爾蘭人,二十多歲的時候和哥哥,姐姐一起來到多倫多打工。姐姐在市中心一個熱鬧的市場裏開了一個小麵包房;哥哥作建築工,前兩年不幸從很高的建築架上摔下來當場身亡;Grace有幸找到了辦公室助理的工作,雖然斷斷續續換了幾次雇主,但基本還算有穩定的收入。Grace一直沒有結婚,跟人說她不結婚的理由是找不到一個能有資格作丈夫,作爸爸的男人。

她花錢非常小心,Dollar店是她的最愛,她的雨傘和T恤都是從那買的,經常踩著一雙Crocs就上班來了。早晨的時候,她愛到Tim Hortons給自己買一杯Extra Large的咖啡,還經常很自豪地給大家傳授“經驗“,說這樣她可以先喝一半,把剩下的半杯放在冰箱裏留著第二天喝,比買兩杯咖啡劃算得多。我幾次委婉地告訴她這樣也許咖啡會過期,對身體造成危害,可她卻聽不進去。每天快下班的時候,她會習慣地到辦公樓各層的廚房,會議室轉一圈,常常會提著一些“戰利品”回來,比如哪個部門開會訂餐剩下的漢堡包,別人丟在垃圾桶裏的舊雜誌,舊畫框等等。她還總愛打開冰箱看別人都愛帶什麽午飯,愛吃什麽牌子的酸奶。單位每次聚餐剩下的食物,她總是自告奮勇地最後收拾,倒也省了大家的時間。

省儉歸省儉,Grace卻很懂得投資買Property。她擁有一個我見過的最小的獨立房,是她二十多年前花9萬加元買的,夾在擁擠的老市區兩個大房子之間,沒有車庫,一個小臥室,一個小客廳加廚房,一個樹草密布的後院,一個很小的隻能容下一張床的地下室還被她當成家庭旅館,租給那些外地過來臨時打工的工人。除了這座小房子,她還常常跟人講她在北邊買了一小塊地,當時很便宜,就幾千塊錢,還包括一個房車。夏天她會每周都請一兩天的假,加上周末,開車到她的小領地去度假。她說房車裏沒有水,沒有電,她會在不遠處的小溪裏洗澡,開車到周圍的超市去買東西吃,有一次晚上還看到過黑熊。每次度假回來,她常常會被蚊子盯得滿臉是包,慘不忍睹。她這種樣子總會使我想起小時候路過一個垃圾堆看到的一隻被人丟棄的破布娃娃。

她家裏養了一隻貓,說是有一次在路上走看一個女孩抱著要送人,她跟人家搭訕要來的。養了之後很後悔,說有一次貓看病花了她200 多元,太貴了。她還有一個Part-time 工作,就是幫人遛狗和臨時看養小動物。她最喜歡的一個任務就是有一對會計師夫婦每年度假的時候會請她住過去幫著看家,照顧家裏的一隻貓和一隻狗。她說主人的房子建在水邊,很大,很美,主人臨走時還常常會給她留下一瓶葡萄酒。

別看Grace說話顯得大大咧咧的,她其實是一個很愛麵子,很在乎別人對她的評判的人。每次做錯了事,她總是害怕被別人說,會一遍一遍地解釋,直到聽到了每個人的認可。可她又常常有意無意地犯些小錯誤,比如複印文件漏頁啦,上班時間偷著下樓買東西讓領導撞見啦等等。其實她不解釋,別人可能也沒太在意,可她每次好象覺得全辦公室的人都知道了似的,抓住每個人都解釋個不停;礙於麵子,大家還得不停地點頭表示同情。偏偏Hannah是個不給人情麵的人,每次都大聲地揭穿Grace的小九九,搞得Grace很下不來台,於是開始到處宣傳Hannah是個非常不職業化的領導。每次說完Hannah之後她自己好象又很後悔,見到Hannah時又會上去討好。這種長期的心理矛盾慢慢成了Grace的一個巨大的工作壓力。終於有一天,她徹底被擊垮了。那天Hannah接到一個重要的Project,剛給幾個相關的下屬發郵件分配了任務,規定了Deadline,Grace悄悄地放到Hannah信箱裏一張請假條。Hannah當時就把她叫過來質問,明知道有重要任務,為什麽非要在這時候請假,而且偷偷摸摸的。Grace說家裏水管漏了,必須要修。Hannah在她的請假條上簽了字,甩給了她。Grace當時乖乖地夾著尾巴回到座位上,可Hannah一走,就開始大聲地跟大家描述Hannah如何刁難她,沒有同情心,家裏漏水了都不允許她休假,不稱職當領導等等,說得聲淚俱下。可Hannah明明在她請假條上簽了字。

於是Grace這次休假結束後便沒有回來上班。收到她醫生的證明,Hannah給她家打電話,沒人接,留言,也不回。終於有一次打通了,是她姐姐接的,上來一句就是,“你還需要什麽?!醫生的證明不是已經給你發過去了嗎?”

Grace不來上班,辦公室也沒有一個人跟她聯係過,包括那些平時跟她聊得火熱的人,因為大家都不知該說些什麽。沒有她,工作也沒聽說有任何影響,倒是清靜了很多。

有一天開部門會議,有一個新來的同事提出,Grace不來上班,單位是不是該給她集體寄張卡慰問一下。Hannah 礙於麵子,從家裏拿了張卡,讓大家傳著簽了字,給Grace寄了出去。也許就等這個台階下,Grace收到卡後,星期一就上班了。

她回來後安靜了許多。說老實話,看不出她身體有什麽明顯異樣。她向Hannah申請,要求把每天的工作時間提前一小時,還要求配置特殊鍵盤架和鼠標。Hannah都答應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