亙古

小說 劇評史論隨筆詩歌經營之道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為博主原創作品,版權歸博主亙古未見的筆名所有
個人資料
正文

亙古齋戲說紅樓夢 第二回 明修棧道大旨言情 暗渡陳倉明亡清興

(2020-09-08 10:06:27) 下一個

如果要我很精確地說出《紅樓夢》前八十回的原創作者是誰,我仍然很明確地答道:“不清楚!”如果你非要我給出一個答案,我隻能給出一個模糊的傾向性答案“有亡國之恨的明朝遺臣。”作品的時代背景是明末清初,是在文字獄的腥風血雨中明朝的遺臣留下的明亡清興的血淚史。

明修棧道:談情說愛,家族興衰; 暗渡陳倉:明亡清興的血淚史。

《紅樓夢》是有排滿的民族主義思想的!比如在戚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六十三回,寶玉過完生日以後,有一段寶玉為芳官改名的文字,一直爭議很大:

因又見芳官梳了頭,挽起攥來,帶了些花翠,忙命他改妝,又命將周圍的短發剃了去,露出碧青頭皮來,當中分大頂,又說:“冬天作大貂鼠臥兔兒帶,腳上穿虎頭盤雲五彩小戰靴,或散著褲腿,隻用淨襪厚底鑲鞋。”又說:“芳官之名不好,竟改了男名才別致。”因又改作“雄奴”。芳官十分稱心,又說:“既如此,你出門也帶我出去。有人問,隻說我和茗煙一樣的小廝就是了。”寶玉笑道:“到底人看的出來。”芳官笑道:“我說你是無才的。咱家現有幾家土番,你就說我是個小土番兒。況且人人說我打聯垂好看,你想這話可妙?”寶玉聽了,喜出意外,忙笑道:“這卻很好。我亦常見官員人等多有跟從外國獻俘之種,圖其不畏風霜,鞍馬便捷。既這等,再起個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與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況且這兩種人自堯舜時便為中華之患,晉唐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們有福,生在當今之世,大舜之正裔,聖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億兆不朽,所以凡曆朝中跳 猖獗之小醜,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幹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頭緣遠來降。我們正該作踐他們,為君父生色。”芳官笑道:“既這樣著,你該去操習弓馬,學些武藝,挺身出去拿幾個反叛來,豈不進忠效力了。何必借我們,你鼓唇搖舌的,自己開心作戲,卻說是稱功頌德呢。”寶玉笑道:“所以你不明白。如今四海賓服,八方寧靜,千載百載不用武備。咱們雖一戲一笑,也該稱頌,方不負坐享升平了。”芳官聽了有理,二人自為妥貼甚宜。寶玉便叫他“耶律雄奴”。

此處寶玉自詡“大舜之正裔,拐彎抹角地大罵滿清,曹雪芹這種身份的人是不可能做的!

曹雪芹雖然不是滿人,但也是漢軍旗人,在大清朝雖算不上頂級的井崗山血統,至少也算寶塔山血統,祖上是喝過延河水的!康熙南巡有四次住在曹家,即使對今上及其父抄家等事不滿,作為曹家子孫他也不會上升到民族矛盾的高度。
 
魯迅先生說過在《紅樓夢》中”革命家看到了排滿“,我這種改良主義者都看到了排滿,可見民族主義還是較明顯的。清朝時也有人看到《紅樓夢》中的排滿問題,但鑒於《紅樓夢》粉絲團太過強大,加上程高本已大大地弱化了這一傾向,據說又得乾隆皇帝的首肯,因此在清朝的中後期,並沒有出現過明確地”禁紅“事件。
 
《紅樓夢》第四十九回中黛玉竟然還說出“小騷韃子”的玩笑話來,雖說“韃子”是蒙古韃靼的俗稱,未必有明顯的貶義,加一個“騷”子又在漢人口中說出,貶義就很明顯了。韃子已成漢人對北方少數民族的統稱,以曹雪芹的身份,借五世侯之女的口中講出,不可能不避諱的。
 
少時讀紅樓很不理解林黛玉的葬花詞,尤其是那一句:“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認為太誇大其辭,黛玉父母雙亡,自幼體弱多病,但有外婆收養,史太君是賈家的絕對的權威大家長,對其寵得不能再寵,又有表哥寶玉的精心嗬護,通讀紅樓夢,隻有她懟人的份,唯一一次被懟就是在櫳翠庵被妙玉說她是大俗人而已!黛玉懟人討了便宜而大笑在脂評本中有很多地方,何況還有很多開party,搞詩社的得意之時!但離開“曹家溝”後就很清楚了,這僅是一個國破家亡的漢族士人,大明遺臣借黛玉之口的對水國血淚控訴而已。另外還有“千紅一窟”(哭),萬豔同杯“(悲),未經曆過”揚州十日“”嘉定三屠“”明史案“,很難有如此程度的悲傷!
 
少時讀紅樓很不喜歡賈寶玉,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他不愛讀科舉考試的書也就罷了,卻大罵寶釵等是”國賊祿鬼',“祿鬼”尚可理解,可"國賊“從何談起?可如果放到明末清初的曆史大背景下,就很容易理解,這在表明作者絕不失節而仕清的堅定立場。所以寶釵一勸他讀書應試他就反應激烈,拂袖而去。
 
《紅樓夢》第一回中就多處提到“末世”,如賈雨村生於末世,王熙鳳的“凡鳥偏從末世來”,賈探春的“生於末世運偏消”等等,雍正乾隆朝為大清最鼎盛時期,如果說《紅樓夢》是曹雪芹自敘性的曹家興衰史,如何說得通!末世多數應該是指明末了。
 
《紅樓夢》開篇就聲明本小說主旨是談情說愛的,男女主是賈寶玉和林黛玉,其他人物是綠葉而已。戰戰兢兢地表白絕對不敢幹預朝政,稍有涉及朝政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可如果
細讀紅樓夢你就會發現這完全是欲蓋彌彰,一個愛情小說要寫上十年,而且字字血淚?還
擔心讀者不懂?明線上寶黛釵的三角關係,再加上一個和妙玉及湘雲的另類感情糾葛還是較清楚的。賈家及王薛史家的興衰史讀者也是能看懂的。
 
作者實際上擔心的是暗線,也就是他真正的寫作主旨,他想寫一部明亡清興的曆史,但嚴酷的政治現實又不允許,骨鯁在喉,不吐不快,他隻好明修棧道—-大旨言情,暗渡陳倉—明亡清興。由於擔心“文字獄”,曲筆隱喻太多,讀者會讀得一頭霧水,他擔心自己嘔心瀝血十年的血淚之作僅被讀者看成消遣的言情小說。豈不悲者!因此他在書中第一回就暗示此書的不尋常,又有親友脂硯齋等人不停地為書作批注,以希望讀者能解其中真味!
 
言情的明線,凡對《紅樓夢》感興趣者多少都會說出一個子醜寅卯來,可以賈家為主的四大家族的衰亡史來影射明朝的衰亡史這條暗線則不一定能說清楚了,為此我就冒昧地說上一番。
 
1 賈家之衰敗主要原因之一是最主要的管理者不理事!明朝中後期也如此!
 
寧國府賈敬隻知修道練丹,將家族管理的重任完全交給那個很不成氣的兒子賈珍,搞得寧府混亂且淫穢不堪。故曰”造釁開端實在寧“
 
榮國府的賈政王夫人也不理事,讓王熙鳳做總管,鳳姐能力超強,但德行有虧,於是就幹出包攬詞訟,放高利貸等勾當來。
 
大明朝276年,有121年皇帝不上朝辦公!以嘉靖和萬曆皇帝最甚,都二十多年不上朝聽
政,有明史專家說嘉靖不上朝但朝局控製很好,國家治理尚可,明朝為文官內閣製度,不上朝也無太大關係,不上朝問題是清朝疏人誇大其辭!朝局是控製得很好,但治理就很差了,否則海瑞也不會買好棺材上《治安疏》,給嘉靖帝當頭棒喝,被罵醒了的嘉靖帝當年冬天就很鬱悶地駕鶴升仙去了。海瑞上疏中很重要的一條罪狀就是長期不上朝理政。
 
2賈家經濟崩潰,明政府財政破產。
 
寧榮兩府就靠田莊和那點公務員工資收入,要養活每府三百多口人,早就入不敷出了。造大觀園化掉了家中老本,可能還要欠債,如此下去,不抄家也敗家了。
 
明政府到崇禎朝財政早就捉襟見肘,窮到連驛站的驛卒都要裁掉了。搞得陝西米脂縣的一個驛卒李自成沒有飯吃,隻好起來造反。明朝末年另征  "遼餉" "剿餉" "練餉"都征到正常賦稅的一倍以上,老百姓實在活不下去,隻能加入李自成的軍隊以求能有一口飯吃了。
 
3 賈家人才匱乏,大明亦然。
賈家男人也不少,竟無一人可以撐起家來,唯一的一個能人探春還是女兒又被迫遠嫁。
 
大明本有人才,木匠皇帝朱由校,不僅木匠手藝一流,殺人手藝也不錯,將鎮守遼東的大功臣熊廷弼殺死且傳首九邊。
 
崇禎帝竟將抗清的另一個大功臣袁崇煥淩遲處死,現在很多人為皇帝辯護,說二人均有大錯,不要光去怪皇帝。我很不以為然,大才者有幾個不是桀驁不馴?何況居功至偉!就是犯了死罪,也不可以如此虐殺!袁崇煥一死,遼東守軍人心渙散,大明的滅亡隻是時間問題了。
 
4 賈家內部腐敗,矛盾重重,大明朝亦然。
 
生活腐敗,賈珍爬灰,秦可卿養小叔子,賈璉搞下人鮑二的老婆,賈赦整天不幹正事就想著搞女人,邢夫人為討好他就不斷地為他拉皮條,不一而足。司法腐敗,賈赦為幾把扇子逼死人命,鳳姐包攬詞訟。放高利貸,賈赦結交平安州節度使。邢夫人,趙姨娘,賈環等不得誌者蠢蠢欲動,如果政治靠山賈元春一倒,賈母一死,必然樹倒猢猻散。
 
明朝末年,政治極端腐敗,黨爭激烈,天啟朝的熊廷弼之死就有一個重要原因是黨爭。朝臣往往隻認黨派不認是非,加上崇禎帝,雖有”大明夢“但誌大才疏,為人刻薄寡恩,又剛愎自用,最終落得個國破人亡的悲慘結局。
 
總之,大明朝的衰亡和賈家的衰亡一樣,不是亡於外部原因,而是亡於內部原因,是內部矛盾積累到一定程度的總爆發。大明不是亡於李自成,也不是亡於大清,而是亡於自己!
 
這個結論由《紅樓夢》的作者借賈探春之口在書中自家抄檢大觀園時作了很形象地描述:
 
”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必須先從家裏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
 
這便是作者真正的寫作主旨!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