亙古

小說 劇評史論隨筆詩歌經營之道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為博主原創作品,版權歸博主亙古未見的筆名所有
個人資料
正文

幺表妹( 二)(小說)

(2020-06-02 20:43:18) 下一個

其原因二便是有得玩。我最感興趣的事是捉魚。捉魚的方法有多種,有釣魚叉魚摸魚戽魚等,而我最拿手的便是最後一種戽水捉魚。

瞧準一段可能有魚的小河溝,在兩頭壘上土壩後便開始戽水。戽水的用具是一種用柳條編的類似於木桶的東西。兩邊口各穿兩根麻繩,需兩人各站一邊,晃悠開去盛滿水後提起向壩外倒出。

這也是一種技術活,需要力量技巧耐力很好的統一,沒想到讀書很差的幺表妹竟然能戽得很好。尤其是耐力好,戽水一個小時不停手也沒問題。小俊則耐力不行,戽不了幾下水就氣喘噓噓,因此我和小敏始終是戽水的主力,小俊主要負責水幹捉魚。

那時農村化肥農藥用得少,河溝中魚蝦很多,運氣好時還能捉到螃蟹和甲魚。水戽幹捉魚時大家都很興奮,幺表妹總是最開心的那一個,可惜捉魚水平太欠,遇到大烏魚或黃鱔等難捉的魚,弄了一身泥漿也捉不住,隻有喊我幫忙搞定,我們那時每次很輕鬆地就可以戽水捉到十斤八斤魚。

回到五舅家,通常將魚平均分成兩份,一份留在五舅家,另一份舅媽讓我拎回家給我爸耿大炮做下酒菜。耿大炮每次見我很快從五舅家回來就知道又有魚蝦可下酒了,忙叫我弟弟去買酒,他自己挽起袖子來切魚煮魚。我那時幾乎不吃魚的,隻吃一種叫不上學名,頭似老虎的魚它鰓上的兩塊肉。隻喜歡捉魚不吃魚這種奇葩的怪事我至今也找不到原因。但少年時和表弟表妹戽水捉魚的興奮情景始終中心藏之,永難忘之。

四五年一晃過去,幺表妹已十八歲,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那時候中國男性女性比例差距尚小,都知道小敏的婚事會很難,沒想到竟是出奇的難!

剛開始上門提親的還都是正常的未婚適齡青年,可由於小敏的智商跟不上,兩人根本對不上話,婚事肯定是成不了的。漸漸地上門提親的人的條件就越來越差,有年齡特大的,喪偶帶著孩子的,甚至有殘障很嚴重的人,小敏及其父母心裏涼透了,就在這山窮水盡之際,楊大壯出現了!

楊大壯是臨近生產組的,離小敏家也就二裏地遠。楊大壯本人的長相和他的名子風馬牛不相及,他長得黑廋矮小,窄臉尖腮,還比小敏大五歲。

大壯上門提親那天,穿了一件嶄新的中山裝,上衣兜裏插了一管黑鋼筆。吃過茶後,媒人便和五舅夫婦攀談起來。大壯不擅言辭,就拿起一張報紙看起來以掩飾自己的尷尬。看了一會,小敏進來給客人添茶水,她掃了一眼大壯,忍不住笑出聲來說道:“大壯,你的報紙看倒了!”楊大壯鬧了一個大紅臉,一邊將報紙倒過頭來,一邊訕訕地說道:“都是楊二媽出的餿主意,這個報紙上的字認識我,我卻不認識它!“大壯讀過幾個月書,但十幾年過去,早還給老師了,他實際上是一個標準的文盲。

小敏看出大壯太難堪了,就喊道:“大壯去場上幫我挑擔草回來,燒中飯的草不夠了。”

兩人離開後,楊二媽咂了咂嘴說道:“都聽人說小敏是未鋸開口的悶葫蘆,今天可讓我開了眼了,兩人說不定能對上眼呢!”在場的親戚鄰居紛紛點頭稱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亙古未見的筆名 回複 悄悄話 是的,緣分啊!
貓姨 回複 悄悄話 小敏不敏,大壯不壯

不過這次小敏很有情商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