蟬衣草

本博作品均屬原創,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抄襲!
個人資料
正文

醜女相男(34)—— 一件奇怪的禮物

(2018-01-04 16:02:05) 下一個

已經恢複了平靜的相男開始替母親收拾起客廳裏的東西來,收拾到了茶幾處,觸到了放在茶幾上的兩包東西,這才想起這是張家差遣李嬸送過來的那兩包東西,李嬸人走了,但東西也留在了相家。

現在它靜靜地躺在茶幾上,還沒有被打開過,看上去就好像是兩個怒目圓瞪的哼嗬二將一樣的,矗立在寧靜的客廳裏。

這時候母親也從屋裏出來了,她一邊小心翼翼的關上了父親房間睡覺的門,一邊眼睛裏也留神到了茶幾上的東西,

“嗨!弄了半天,也吵了半天,倒都忘了那冤家送過來的東西了!”

看著相男要打開的樣子,她的眉頭開始皺在了一起,突然上前一下子按住了相男的手說道;

“且慢!我一看這東西氣就不打一處來,我說閨女咱們不開行不行?我覺得要想不招來一肚子氣,眼不見為淨最好!要我看咱們把這東西徹底的打入冷宮吧?或者把它明天交給那個拾破爛的楊大爺,反正他家的東西我是不稀罕的,別看我窮,”

“媽,雖然張樹走後,他家的門檻我就再也沒有登過,特別是前些日子您跟我姐去了那趟之後,讓我心裏一直對他家再也沒有了從前的親近感,如果真是那麽不通情理,抹黑我也算了,連他兒子還有我肚子裏的孩子都一起跟著蒙羞,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其實說心裏話,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充足的勇氣接受他家送過來的東西,不知道為什麽?也許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也許是怕弄髒了我這雙幹淨的手,但我思來想去,還是想念在張樹的份上,接受了他家的東西,這樣我打開這東西,不再想著是他家送來的了。我覺得這好像是張樹那還沒有走遠的魂靈,在惦記著我,捎上這些東西是讓我補補身子,所以我想接受它!”

“相男 你要是這樣想,那媽也就沒有什麽好說的了,你自己斟酌的看,反正我覺得,那心眼兒都長歪了的人,送也送不出什麽好東西來。你願意打開就打開吧,我可不跟著摻和,我這是眼不見不添堵。我到西邊買點菜去,給你去爸爸買點白蘿卜和芹菜,回來給他煮點湯喝,我從報紙上看到,治療高血壓最好用食療,灌一肚子藥,傷肝又傷腎,對了!等我回來再做飯,要不然弄出了聲響來,你爸又該醒了,讓他多睡一會兒吧!”

說著拿起一個購物裝,又裝上了一些零錢,穿好了衣服,又換上了她那雙相男姐姐過生日給她買的牛筋底的休閑鞋,像躲避瘟疫一般,連忙走到了大門前,快速地打開了門,便趕緊從家裏走了出去。

媽媽這一連串的動作,讓相男坐在茶幾前又猶豫了好久,把手放上又放下,舉起來又把它撩下。一時不知道該怎麽麵對張家送來的這兩包東西,好像她麵前放的不是兩包東西,而是兩攤狗屎一樣,讓她親不得近又不得的。坐在沙發上遲疑了半天才開始動手打開了這兩包東西。

裏麵放的基本上是一些營養品,這李嬸送來時就提到過。裏邊有四包奶粉和幾袋簡裝的麥乳精,相男看罷剛要合上,卻突然從裏邊滾出來了一樣東西,這東西順著光滑的茶幾一下子又滾到了地板上,隻是落在鋪滿大理石的地板上是無聲又無息,好像有一團棉花悄無聲息的落在了地板上。這軟綿綿的東西讓相男產生了一種興趣,似乎這落在地板上的東西是唯一有別於桌子上的東西,遠比這滿桌子上的東西更讓她看重和正視。她連忙彎下腰去,伸手撿起了這東西。

拿在手中細看,這才看清楚是一個動物模樣的小玩具,相男放在手中仔細端詳著,左看看右看看,怎麽也猜不透這動物應該叫什麽名字,它極像貓科動物,但兩隻眼睛處又似乎有兩漆黑暈團團的包圍著,似乎看上去又有一些小熊貓的味道,那動物的顏色呈現出毛毛絨絨的深棕色,兩條腿向前,兩條腿穩穩的支在後麵,兩隻眼睛炯炯有神,雄視著前方,好像已經發現了目標,隨時準備要餓虎撲食般的上前。

相男想了半天,也喊不上它的名字來,便把它放在自己挺起的肚子上,突然產生了一個念頭,這歲末一過,明年肚子裏的孩子就要來到人世了。也許這動物是明年的本命動物?不對呀!明年該是甲戌狗年,把這動物拿過來又正著看反著看的,怎麽看也看不出來像條狗。倒更多的像是一隻貓的模樣。再說這十二屬相裏也沒有貓的影子呀!相男摸著這東西苦笑了一下,它肯定不會是與自己肚子裏,明年就要出生孩子的屬相有關。那又會是什麽呢?也許它就是一個普通玩具,等到孩子出生了逗他玩的?隻是有時候時時存好心,但也未必能等來日日皆好日的結果。

她迷惘的把那東西又重新放回了原處,起身走到了窗戶前,茫然的望著窗外,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朦朦朧朧的暗灰色天空,夾雜著團團驅不散的霧霾,悄然的已經籠罩著北京城的大街小巷。遠處的隆隆夜色好像已經迫不及待的趕在了路上。夜幕馬上就要降臨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蟬衣草_890 回複 悄悄話 說的好!對於相男來說,路還很長呀!
ak9691 回複 悄悄話 貧賤之家萬事衰!生活艱辛剛開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