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住青春不鬆手 :))

隻要永懷美麗幻想,青春將永不散場
正文

你知道眼睛也能排宿便嗎?- 我的兩次親身經曆

(2017-06-19 08:35:38) 下一個

 

一說到“宿便”,立馬讓人想到吃的食物,以及通過肛門排出來的糞便。

 

那麽,什麽是“宿便”呢?專門去百度了一下。“宿便”並不是一個醫學上的概念,因為翻遍教科書,並沒有找到對它的定義。這樣一來,就很難搞明白到底“宿便”是什麽。從字麵上理解,應該是積存在體內的糞便,也就是積存在體內尚未排出的糞便。

 

我曾經在念八卦象數的一兩個配方時,有大概有半個月的時間,每天早晨定時在某個時間(大概前後五分鍾吧)“傾囊而出”地排便。後來喜歡上打倒立後,在開始打倒立的頭十天到半個月的時間吧,也是每天早晨定時在那個時間(也是前後五分鍾)“傾囊而出”地排便,每次一大堆,不成型。每次排便後感覺特爽,因為又可以放開吃了。現在,有那麽些人,為了減肥,或者因為健康原因,采用藥物排宿便。我個人不會采用此法,也不建議他人用此方法。

 

誰會想到,眼睛也排宿便? 不是因為自己經曆了,打死我,我也不會相信。而且,這種排宿便還與打倒立有關。

 

這事發生在一年多前。我每天早晨起床後喜歡打半個小時的倒立後,才開始其他的活動有將近四年了吧?以前偷懶,每次將兩腳靠在牆上後立半個小時,或者兩腳輪流靠牆,這樣,兩腿輪流做一些簡單的鍛煉。

 

後來覺得這樣太浪費每天早晨寶貴的時間了,就開始兩腳離牆做兩腿一開一合(盡可能兩腿交叉,且兩腿盡可能地不打彎)。大概這樣鍛煉有半個月的一天早晨,還在倒立中的我感覺兩眼被什麽東西糊上了,想著可能是眼淚(為什麽會想到是眼淚?我也不知道。),也就沒在意。

 

倒立打完後,通常會躺在地毯上繼續閉著雙眼(閉著眼睛打倒立的,一是因為還沒睡醒,一是閉目養神。)做放鬆式,然後才起來。起來時,眼睛糊糊的不舒服,而且看不清東西。用手背一抹,感覺更糊更不舒服,也更看不清東西了。

 

摸索著到了衛生間,摸索著抓到毛巾,打開水管把毛巾打濕後立即擦了一下眼睛。一瞅鏡子,兩隻眼睛糊滿了眼屎,量之多,遠遠超出紅眼病的眼屎(小時候得過紅眼病)把自己嚇了一大跳:難道得了紅眼病???

 

當時的恐慌心理現在都還記憶猶新。看著鏡子裏糊滿屎的雙眼,腦子“轟”的一下,有點懵了。心想:這下完了,紅眼病怎麽去上班啊?事情堆在那裏等著我呢!然後開始緊張地、死死地想到底是怎麽回事?啥時候得的紅眼病?早晨起來時兩隻眼睛明明都好好的啊?怎麽想也想不明白到底怎麽了?

 

趕緊把臉好好地洗幹淨,對著鏡子仔細觀察鞏膜的顏色,好好的很淡藍色(從小到大,鞏膜都這顏色。曾經在高中時,一位女同學說我是不是有什麽病。),啥血絲都沒有,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帶著鬱悶又忐忑的心情去上班。每次到衛生間,都忘不了仔細瞅瞅鞏膜的顏色,沒有血絲出現。接下來的幾天也是,什麽也沒發生。後來自己尋思,是否是因為自己打倒立時做兩腿一分一合一交叉,鍛煉了位於大腿內側的肝經,出現的眼睛排宿便的奇象。

 

大概又過了有十天半月的樣子,又出現了一次。隻是,等二次的量比第一次少多了。

 

後來,一直到現在,就再也沒出現過。不過,因為那兩次眼睛“排宿便”,每次倒立中和倒立完,我都比較注意眼睛的反應。發現每次打倒立時,眼睛幹爽爽的,但一躺下做放鬆式時,兩眼就開始靜靜地眼淚出來,量不多。之前(打倒立時做兩腿開合交叉前)好像從來沒有流眼淚的情況,更不用說排眼屎了。

 

不知道這是否和我的視力至今還不錯有關?因為弱視,六年前,右眼做過LASIK 手術,老花眼程度不嚴重。

 

那誰不是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嗎?真正的好東西不是吹出來的,也不是用數據和圖表堆出來的,而是實實在在行之有效的。

 

通過自己的眼睛“排宿便”,也真正體會到中醫是來源於生活,來源於經驗,虛中有實,實中有虛,博大精深,很是奇妙……

 

************

因為時不時會看到有網友問關於lasik的問題,忍不住在這裏多說幾句。

 

關於做LASIK 手術,我並不後悔。畢竟,它在短時間內讓我脫掉戴眼鏡或者戴隱形眼鏡的麻煩。尤其像我這種,左眼超級好,右眼超級差,戴眼鏡既不舒服,也不習慣。甚至,還有點後悔自己沒有早點做。

 

大概在我35歲時,因為虹膜炎(iritis)去看醫生。醫生檢查我的眼睛時發現左右眼的視力相差巨大,右眼幾近盲(blind),建議我做lasik 。因為以前沒有聽說過lasik,很怕在眼睛上做手術,而且,當時覺得一千多塊錢還是挺多的,就沒有做,但開始戴眼鏡和隱形眼鏡來(這十年,花在眼鏡和隱形眼鏡的錢,遠遠超過了做lasik 的錢。)。

 

十年後,因為實在受不了戴眼鏡和隱形眼鏡的麻煩及不舒服,跟領導說想做lasik 。領導二話沒說,叫馬上聯係醫生。其實,我自己當時考慮到自己的年齡,還是有點猶豫,而且想,即使要做,也要等第二年申請flexible account 後再做,這樣可以省幾百塊錢。結果領導一再說等啥等,要做就現在去做了,於是馬上聯係醫生做手術。

 

做完手術後去第一次回訪時, 在候診室碰到一剛剛做了手術的美國小夥,小夥30歲(他告訴我),他的同性伴侶,一位長著一頭黑發,五官精致,文靜身材瘦條,個子應該不到1.7米吧在陪他。因為等醫生,就簡單聊了一會,他說他爸爸是50做的lasik ,感覺很好,所以他也來做。還一再安慰我說,我的年齡做這個手術不算晚。

 

剛剛做了手術的頭幾個月,眼睛總有點不舒服,尤其是半夜或者早晨醒來,想睜眼時,兩眼幹痛,好多次試著睜開第一眼時,眼淚都痛出來了。因為生活在相對潮濕的地方久了,到北方幹燥的地方(主要是冬天)呆幾天,頭一兩晚醒來睜眼時也會幹痛得流淚。

 

但後來時不時會想,當初如果對自己的弱視重視,比如試試眼保健操(如果每一次認真做, 堅持做, 我認為助於保護視力)中醫針灸、敲打、、、或者什麽民間土方啥的,說不定還真能免掉這種創傷性的治療而達到恢複視力的作用呢。

 

我第一次發現左右眼視力相差較多是進大學體檢時,後來看醫生並配了一副眼鏡。剛剛戴眼睛時覺得挺新鮮,也挺神氣,沒多久就對戴眼鏡煩透了,戴著很不舒服,很不方便。關鍵是,不戴眼鏡時照樣看得一清二楚。於是,把醫生的警告拋在腦後,把眼鏡扔到一邊去了。

 

直到30歲左右,怕視力相差嚴重,決定重新配眼鏡。到華西看眼科醫生,醫生檢查後搖搖頭說太晚了,左右相差太大,戴眼鏡不會適應了。

 

因為休假和生病(感冒),差不多有兩個月沒怎麽打倒立了。但功夫這這玩意兒,好像一但擁有,就可以隨叫隨到,招之即來了……

 

可惜不是我 :(

後麵這三張是一位同事的妹妹。一位美國出生的韓裔美國人,今年三十一歲,曾經是一名護士。四年前開始練瑜伽,現在是一名小有知名度的瑜伽教練。

這幾張照片來自她instagram。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3)
評論
博主已隱藏評論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