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小飛

出生於五十年代,啟蒙於火紅的歲月,成長於無畏的時光。見證了血與火。消失在茫然大地美麗堅!
正文

陳介飛政見持疑

(2018-01-13 08:31:54) 下一個

陳介飛的政見質疑

 

聯邦眾議院39選區(加州Orange County附近)將在2018 中期選舉中選出新的聯邦眾議員。共和黨Bob Huff 先生將競選這個席位。Huff先生曾經在2014年在加州參議院領導共和黨擊敗加州民主黨通過臭名昭著的反向種族歧視法SCA5的企圖,贏得整個華人社區的讚譽。

 

在民主黨方麵,參選的候選人中有一位華人,他就是哈崗拉朋地聯合學區理事陳介飛先生(Jay Chen. 他曾經在2012年競選這個眾議員位置,铩羽而歸。這次他宣布卷土重來。

 

陳介飛出生在密西根州,父母來自前中國政府中華民國治理下的台彭金馬太地區。陳介飛在當地舉足輕重的華人社區打鄉親牌是必不可少的。作為華人社區的一員,我們鼓勵華人參政議政,歡迎陳先生的這一壯舉。但是,我們選擇政治家,了解其政治理念和實踐,看他的理念是否符合我們華人族群及國家根本利益與長遠發展更為重要。

 

陳先生在電視訪談節目Tucker Carlson Tonight 中為哈佛大學的AA錄取政策辯護(youtube.com 存有資料)。觀後非常令人失望。節目主持人在普林斯頓大學的一個調查發現,華裔被哈佛錄取的學生比墨西哥裔和非裔錄取學生的SAT平均分數高兩百到三百分,因而大眾質疑哈佛的錄取過程對華裔的標準過高,歧視華裔。陳介飛居然為哈佛這一明顯帶有歧視華人的招生政策辯護,同為黃皮膚的我都為他險紅,簡直非伊可思。

 

 

 

陳介飛的觀點是:哈弗大學錄取時綜合考察學生素質。SAT分數不是唯一指標。很多墨西哥裔學生麵臨無證移民父母被遣返的擔心,很多黑人學生麵臨警察濫用暴力的風險。所以墨西哥裔和黑人學生大大底於華人的較低學術表現情有可原。以底於華人數百分的成績進入藤校無可挑剔。

 

一些墨西哥裔學生的家庭中有移民身份未定的現象,一些黑人學生生活環境中各種違法犯罪問題,這些都是和學術研究沒有直接聯係的社會問題。這些問題是否會導致很多墨西哥裔非裔學生學業成債低是可能的,但是哈佛大學是一所擁有社會優秀師資和雄厚財力為社會培養頂尖學術人才的私立學校,美國大學嚴格講沒有高考,高中畢業免費進入社區大學,州立大學易如反掌,他們應該向奧巴馬.候賽因那樣循序漸進從社區學院步步提高自身學術水平後邁向理想學府,而不是由哈佛大學拔苗助長,降低分數幾百分照顧錄取。更不能為了這些成績不佳的學生擠出名額而大幅提高華裔學生的錄取分數歧視為難華裔學生。從事過教育管理的陳先生不可能不知道,生為具有尊師重教傳統的中國人家庭的陳先生對此不可能不理解的,陳先生可能是為了吸引豐富的拉丁及黑人選票而拋棄自己族群的權益。

 

陳介飛宣稱現在哈佛錄取過程中考慮種族因素,是Affirmative Action 精神的反映,因為少數族裔以前受歧視而落後,白人有領先優勢(head start),如果不考慮種族因素照顧少數族裔,那麽他們永遠不能趕上來。

 

這是老生常談,別的族裔這麽說,還情有可原,因為他們不了解華人社區的在美的艱難曆史。作為一個哈佛畢業生,陳先生應該非常清楚華人在美國曾經是最被歧視的族群,遠甚於黑人。我們的祖先千辛萬苦來開發美國,修鐵路,開荒種地挖礦石,換來的是世界上唯一被法律禁止移民的族群,甚至被禁止結婚,禁止擁有房地產業,禁止使用扁擔,比黑人境遇更慘。即使在二戰期間中國與美國是同盟國,美國一年也隻允許一百零三個中國人移民美國,而且主要是為在華助戰的雇傭軍飛虎隊隊員的中國妻子移民。同為曾經被嚴重歧視的華人,通過自身刻苦努力,幾十年後湧現大批華裔傑出科學家和各界人士,如前華盛頓州州長駱家輝。華人從來不需要任何人在大學錄取中降低考試分數線一百分到三百分!黑人學生和墨西哥學生如果努力奮鬥,也能夠獲得學術和專業上的成功,哪裏需要蒼白無力地強辯他們從曆史而來的劣勢是無法逾越的鴻溝。最近美國司法部聽取了亞裔教育公正保障團體的多年申訴,已經正式司法調查哈弗等名校涉嫌違法歧視亞裔和白人裔申請學生,這說明哈佛大學以AA政策為名歧視華人是不合法的。

 

陳介飛另一個聰明之處是大張旗鼓支持夢想生。我是反對候賽因的這個為非法移民開口子的政策的,但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有任何辦法將這些已經有移民身份的夢想生趕出美國。一千三百多萬無證移民,犯罪分子都沒有辦法趕出去,何況這些夢想生。這是赤裸裸的現實問題。但是作為華人政客,陳先生屁股坐錯了方向。他即然為夢想生辨護,為什麽閉口不提韓國僅幾千萬人,在美國有三萬多夢想生。中國有十四億人居然一個都沒有?難道在中國沒有夢想在美國生活的底端人口嗎?滑稽的是世界上執行美國移民法最徹底的國家是中國大陸,甚至不是美國政府。更不要提聰明的墨西哥政府了。夢想生有一百多萬墨西哥人,三萬多韓國人,沒有一個中國人,就是一個簡單的例子。陳先生為墨西哥人移民美國呼喊真是黨的利益大於族群及國家的利益的典型特征。

 

 我的基本印象是他支持民主黨的核心政策,主張非裔墨西哥裔獲得不公正社會資源分配。支持拉丁非法移民,不在乎華人移民發展的現實問題。這些主張和華人追求移民平等待遇,平等大學錄取等主體訴求完全背道而馳。如果我們僅因為他的亞裔背景而期望他維護華人正當權益,如反對加州民主黨提倡的SCA5 這個反華種族法規,肯定就所托非人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大漢唐 回複 悄悄話 那就用你們的選票說話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