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霧滿攔江:為什麽說任誌強傻逼?

(2014-12-08 09:18:39) 下一個

中午來了個朋友,神情激動,在我這裏大喊大叫:任誌強,傻逼!任誌強,傻逼!任誌強,傻……

我很吃驚:任誌強怎麽惹到你了?

他說:你不知道今天社科院學者在鬧事嗎?

我:社科院學者鬧事?你等等……我這腦子有點亂……

02

當日社科院學者鬧事事件,是這個樣子的。

早晨,各網站首頁火速更新一條新聞,稱:社科院學者認為:不能把“人治”妖魔化。

【社科院學者:不能把人治妖魔化】中國社科院學者房寧認為,不應妖魔化人治,神化法治。法治和人治的關係,好比汽車大還是司機大。人治就是一個經驗性的治理,法治就是一個規範性的治理。法治不是一個點,不是一個線,而是一個可能性的空間,那麽在這個空間中就是人治。

這段話雖然冠以“學者”之名,但與常識之間的距離,不比猴子到人之間的距離更短。不需要多高的智力,隻要神經還沒錯亂至極限,看了這言論,大低苦笑一下,就算過去了。

誰會和錯亂謬論較真?

——但當有真正的專業人士,對此觀點表示認可讚同,情況就有點不太樂觀了。

03

社科院學者的觀點出現之後,又有位醫療界專業人士,發表了類同的觀點:

@燒傷超人阿寶法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法律的製定、修改、解釋、執行、裁決都是人來完成。解放美國黑人的不是憲法,而是修改憲法的人。人治與法治絲毫不矛盾,所有的法製其實都是人治,而人治分三種層次:精英治、傻逼治、二逼治。目前而言大陸是精英治,台灣是傻逼治,香港是二逼治。

在我們心目中,醫療界專業人士,遠比社科院學者重要得多。假學者的話,一錢不值。但,這位醫療界專業人士,他救助的人,可能比我們認識的人都要多。公眾在醫療界人士麵前,必須要尊重他們的話語權——尊重他們,是尊重生命本身!尊重他們對生命的嗬護!

所以,當威望極高的專業人士說話時,你就必須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以及,自己奉持已久的觀點觀念,是不是真的是常識?

04

醫療界專業人士是很敏銳的,抄手就抓住了社科院學者襠中要害。

社科院學者稱:法治和人治的關係,好比汽車大還是司機大。

而醫療專業人士進一步發揮了此觀點,稱:法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法律的製定、修改、解釋、執行、裁決都是人來完成……所有的法製其實都是人治……

社科院學者的觀點,多少還承認有法治這東西的存在,但在他的語境框架中,法治是比人治低一個檔次的賤貨,是服務於人治的。

醫療專業人士幹脆不承認還有法治這東西,因為所有的法都是由人來製訂解釋執行的,所以,所有的法治其實都是人治。

聽起來蠻有道理的呀。

他們倆說的,其實都對。

——錯的是你!

你錯,就錯在你無權無勢,不是社科院學者口中那個開汽車的人!你錯,就錯在你是升鬥小民,不是醫療專業人士口中那個製訂法律並裁決的人!如果你是大權在握高高在上的統治者,這個觀點對你來說太對了,對到了不能再對。但你偏偏不是,那你的下場就慘到不能再慘——你注定了要遭受學者口中汽車的輾壓,因為在他們的眼中,開汽車的人最重要,其次重要的是汽車,至於橫臥於人治車輪下的小民百姓,抱歉,在他們的觀念中,你根本不存在!

觀點沒有對錯,關鍵是從誰的位置上來看。

05

社科院學者的觀點,並非是他自己首創。早在2300年前,韓非子就提出了這一觀點——法者,王之本也!

韓非子所言之法,與現代意義上的“法治”之法,並不是一個概念。但跟社科院學者,還有醫療專業人士的觀點,完全吻合。

在秦始皇、韓非子時代,法者,刑民之術也。是權力者用來整治老百姓的,但權力者本人不受法的約束。正如同司機沒必要受到汽車約束一樣。

所以,社科院學者所說的“法治”,並非是現代意義上的法治,而是人治時代的律令條文。

醫療專業人士也正是錯把人治時代的律令條文,當成了法治本身,所以他在人治的場子裏轉了一圈,滿眼看到的都是人治,根本沒看到法治。因此他驚奇的大喊起來:世上就沒有法治,都是人治!

社科院學者先是把“人治”曲解為“人”,再把“人”模糊為權力者。又把“法治”曲解為人治時代的律令條文,因此得出了人治是法治之本的怪異學說。醫療專業人士疾衝過來接住飛盤,然後兩人就開始繞自己的圈子瞎定義亂引申。

但實際上,人治及法治,是兩種不同的社會遊戲規則。

——人治,是由權力者說了算,輔以律文條則,而權力者說的話,是最高權威,比任何條文法都要高。帝王的話,就是最大的法律,一句話就可以廢除成文法。這是個不平等的遊戲規則,因為權力者可以朝令夕改,早晨說你如果不往東走就是壞蛋,晚上可以改口說你往東走才是壞蛋,無論怎麽玩,沒權力的你都死定了。

——法治,是界定民眾與權力者之間的關係。在這裏明確製訂的律文條則為最高,無論你有權沒權,都必須按照條文規則來。這個遊戲的規則是,法律麵前人人平等,這一平等,權力的價值就降低了,被局限到具體的行政體係之中,百姓也就能找到個說理兒的地方了。

我們來畫張圖,解釋此二者的關係,及社科院學者是如何曲解的。

06

法治的觀念,是人人平等。人治的觀念,是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

法治的觀念,是保護每一個守法的公民。人治的觀念,是懲治每一個沒權之人,無論你守法與否。聽話就經濟懲治,不聽話就暴力懲治!

法治的觀念,是立法與司法分開,不允許有特權出現。人治的觀念,立法者與執法者是同一個人,法隻是特權階層的利益工具!

法治是文明之路,人治是愚昧之根,二者不是從屬關係。界定著特權與平等的分野。

厘清楚這些常識是非,然後我們就困惑了。

社科院學者,他胡說八道可以理解——不過是想弄碗飯吃!可是醫療專業人士,他難道沒聽說過法律麵前人人平等?他難道不理解法治與人治的真正區別?怎麽會把一種社會規範,理解為具體的法律條文,並得出沒有法治的結論呢?

法治承襲的是科學精神,如果一定要打比方,法治就好比醫療專業人士手中的手術刀。手術刀麵前,所有的患者沒區別,同樣的病,小人物該挨一刀,大人物決不因為有權任性,就要多挨幾刀。理論上來說,醫療專業人士比平常百姓,更易於把握法觀的觀念——但如果,大人物和小人物在醫院裏享受不同的對待,在扶死救傷的醫生眼裏,人與人是不平等的。情況就不同了。


好奇呀,好奇害死貓……醫療專業人士,到底是怎麽想呢?

 

不知道醫療專業人士人心中的想法。但子曾經曰過: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意思是說,明智的人,不因為某個人說得好聽,就認為這個人的人品好。也不會因為不喜歡某個人,就反對他的言論。

孔子的意思是說,人的品行與觀點,是兩碼事!

觀點或言論,不過是網絡上的過眼雲煙。現實生活中,人所具有的隻有經濟屬性,沒有政治屬性。至少你進醫院,掛號問診手術治療,醫院看的是你的錢包,而不是你的某個觀點,更不是你的品行!網上之事,當成個交際話題,就足夠了,千萬不要讓它影響到自己的判斷力。

07

現在問題來了,人肉包子孫二娘,法治人治哪家強?

先說人治,這東西在中國已經持續了兩千多年——實際上更久遠,翻開中國曆史,往往讓人打不起精神來,除了君王權謀、臣子心術,很難找到點象樣的正能量。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人治這東西,太坑爹了!

人治,就意味著總有人高高在上,不受法律約束。哪麽,誰有資格獲得這個特權呢?

當然是誰殺人最狠,誰就有這個資格——不然的話,所有人都會挑戰你的特權,要想壓製挑戰,不殺人盈野,是坐不穩權力寶座的。

——所以人治必然是暴力法則,是最凶殘的殺人狂的樂園!

人治社會的智商天花板,以最高權力者為頂。但權力者高高在上,沒有提升自己智商的衝動,卻很容易采取愚民手段,把公眾的智商,壓縮到草履蟲時代。

——所以人治必然是愚民政治,中國兩千餘年專製史,就是部愚民史。到得近代史列強破關,發現中國幾近蠻荒之地,無一所大學、無一所中學、無一所小學,也沒有幼稚園。就是因為無知無識的愚國蠢民,才最符合人治的成本法則。

人治,就意味著社會是層級式的,有人高高在上坐享其成,有人辛苦打拚卻一無所獲。

——所以人治必然得到一個極不公正的社會,絕大多數人生來就被鎖定在無望的底層。這種社會,是現代文明所唾棄的。

人治,並不排斥社會流動,但隻有品行最差的人,才會不擇手段上位。而品行端正者流,因為不屑於與小人爭競,終被淘汰出局。因此愛因斯坦說:權力總是吸引品質最惡劣的人,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所以人治必然是個逆淘汰的社會,同時也是個戾氣彌漫的社會。因為人人居處於不公的經濟地位,牢騷滿腹怨氣衝天。在這樣的社會裏,多數人陷入經濟與心理的雙重絕望中。

……總之吧,人治社會堪稱是弊病叢生,暴力、愚民、不公正、逆淘汰,這些隻是人治社會的基本現象。最重要的是,人治社會摧殘人心中的善,讓人心理趨惡。戕害民族智慧,反智風潮盛行。排斥人的尊嚴,鼓勵奴生生存。讓人喪失美的感受,迷信血腥暴力。正因為此,文明社會才會走向法治。

人治不需要妖魔化,它其實就是妖魔本身!

當然,法治也不是一勞永逸十全十美。但畢竟,法治對人性的壓迫,不至於如人治社會這般極端。

08

簡單說,社科院學者觀點事件,就是這些。

我把這個過程理清了,問朋友:這些事,跟人家任誌強有什麽關係?你幹嗎罵人家?

朋友說:我沒有罵,是你罵的。

我:……胡說,我什麽時候罵的?

朋友說:我覺得他們說得好有道理,人治就比法治好,法治就沒人治強!

我急了:合著我給你分析半天,白費力氣了?人治禍害了中國幾千年啊!誰說人治強誰就是傻逼,人治強,傻逼!人治強,傻逼,人治強傻……

朋友說:你看你看,你現在就罵任誌強傻逼呢!

我:……什麽呀,我是說誰說人治強誰就是傻逼,是說人治強,不是任誌強……人治強不是任誌強……呃?

朋友:我不管,你自己跟人家任誌強解釋去吧。

我:唉,這扯的……跟社科院學者一樣離譜!

 

附:美國老師是這樣向學生解釋什麽是特權的!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