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悠悠歲月情(26)念水橋旁的意外巧遇

(2014-09-01 17:37:06) 下一個

鍾可夾起個熱氣騰騰的小籠包子一口咬了下去,立即被燙得饒桌三圈。這人就不能有心事,有了心事幹什麽都不順,連他最愛的小籠包子都不可口了。看了眼龐,他真氣不打一處來,好日子還沒有過呢,就被這惹事生非的小子攪得一團糟,自己原本以為可以瀟灑看熱鬧,這下把自己也看進去了。唉。。。鍾可啊, 鍾可, 你怎麽就那麽想看一看蓉的笑臉呢。鍾可再斜一眼社長的表情,簡直就想直接把自己送進地獄去。

龐這邊亂成了一鍋粥, 祺祺那裏更是一出接一出的好戲。祺祺還沒有向媽媽表態,家裏就請來了那位邱章哥哥。這位邱章哥哥是祺祺小姨父的遠房侄子,小姨出嫁以後,他就常來祺祺家玩。小姨他們出國後,他也消失了一段時間,回來後,他就開始和他叔叔做起了跨國生意。小姨父本來就是香港的生意人,據祺祺媽說,他們的生意做得很大。這個邱章哥哥隻要一出現,不是帶給他們很多國外的稀罕玩意兒, 就是帶他們去大酒樓吃飯,出手很大方, 早就深得祺祺媽喜歡。然而祺祺從小就不喜歡這個邱章哥哥。在祺祺還隻有十一、二歲的時候,他到家裏來玩,說要和祺祺玩藏貓貓, 玩著玩著就從後麵將祺祺抱到膝蓋上,大手用力在祺祺小臉上一捏,祺祺雖然小,馬上覺得不對勁,掙脫了他跑走了,以後祺祺見了他就害怕,他倒沒有再怎麽樣,就是大把往祺祺家扔錢。祺祺一看這個時候媽媽請來了他,腦子立即就炸開了。這是祺祺最怕的結果,然而怕什麽來什麽,邱章哥哥走後,祺祺媽果然一邊翻看著他送給祺祺的手表,一邊說什麽親上加親之類的話,還有去加讀書的學費等等,祺祺不等媽媽說完,就逃出了家門。

祺祺想去找龐,她不敢回頭看自己的家門,不敢想自己和弟弟的未來,這個時候,她必須找到龐!

祺祺想起龐說過他家附近有座小橋,出門都要路過,記得龐說周圍的居民都叫它念水橋,祺祺雖然不知道龐家的地址,但是她可以找到這座念水橋,在那裏她可以等到龐。於是,祺祺大膽做了個決定,她要判逆一回。

第二天黎明,祺祺留了信給母親,就坐上了那趟火車,一路上,她有說不出的興奮和忐忑。滿腦子都是龐曾經對他的諾言。這些諾言支撐著她的信念,隻要龐愛他,她就有勇氣違背母親。

祺祺一下火車就向人打聽念水橋。還真是有人知道,祺祺匆忙地坐了車來到了念水橋旁。正值傍晚的念水橋,在黃昏中承載著來來往往的人群,隔橋而望,不遠處坐落著一棟棟居民樓,祺祺站在橋上,遠眺而去,猜測著哪一棟會是龐的家。晚風吹來一陣飯菜的誘香,祺祺多麽希望那幾棟大樓裏會有那麽一戶人家為她點起一盞燈啊。

龐此時正忙著收拾行裝,明天一早他就要回上海,隔窗看著念水橋,他忽然很想出去走走。

祺祺在橋上站了很久,有些疲憊了,於是決定先去找旅社,然後吃點東西再來這裏等候,就在她一轉身之際,龐也踏上了小橋,在同一棵柳樹下,他們彼此思念著對方,卻因為一分種差距,而錯過了對方的等待。

這一分鍾真的可以改變他們的一生嗎?

祺祺在念水橋下找到了一間小旅社,洗了一路風塵,就出去吃點東西。

龐站在橋上看著來來往往的過客, 想著自己明天一早就走,是不是對蓉他們太不禮貌了,就歎了口氣,決定去蓉那裏告個別,不然,自己這個東道主也太過分了。龐下了小橋一轉彎就進了小旅社,而吃好飯的祺祺也正好進來,祺祺一眼就看到了龐,驚喜過望,剛想喊他,突然奇怪他怎麽知道自己住這裏,就耍個小玩皮跟在他的身後。 不曾想,他叩開了一扇門,門裏出來的竟是哭紅了眼睛的蓉,蓉一見龐就撲進了龐懷裏,帶著哭腔嗚咽:“ 我知道你會來。。。”!

祺祺的心被狠狠抽了一下,連日的思念變成了惱怒,她剛要喊, 那邊門就關上了,祺祺想奔過去砸門,理智最終還是比眼淚聽話點。祺祺抱著頭跑回自己的房間,在心裏咒罵著龐:“ 怪不得你不等我,原來有她也一樣,你們男生說的諾言都是假的,騙子,騙子。。。” 。祺祺這麽罵著,等冷靜了些,還是不能說服自己,其實她這麽罵龐,不過是為了解氣,心裏麵哪裏就能相信呢。可是蓉分明撲進了他懷裏,他扶住蓉的樣子和眼神中透露出的安慰令祺祺嫉妒到了極點!

媽媽的話在這種時刻鑽了出來,“ 什麽愛情,你現在年輕漂亮,他跟你談愛情,等你們結婚後,你要為他生兒育女,你日漸衰老後, 他不會跟你談愛情的,不談愛情就是過日子,沒有錢,你的日子就沒法過好, 到時候,你就操勞吧。有錢就不同,當你的生活建立在享樂基礎上的時候,你才有心情談愛情,愛情是物質基礎上的奢侈品,沒有飯吃,餓著肚子談的隻能是下一頓吃什麽,就算你要求不高,一塊燒餅就能充饑,可是你能吃一輩子燒餅嗎,到時候你的麵孔吃成了蔥油餅,還談什麽愛情?!”

祺祺就這麽反反複複想著媽媽的教誨和在龐溫暖懷抱中聽過的諾言,心思全亂了。

思緒紛亂的祺祺最終沒有去叩開蓉的那扇門,那門裏的一切在祺祺的心裏交織成了難以言狀的痛苦,望著窗外的繁星,祺祺濾去媽媽的那些教誨,剩下的已經是殘缺的信心。龐真的如自己想象得那麽愛我嗎?!

祺祺被自己一滴接著的一滴淚提醒著尊嚴,“ 我還是回去吧, 如果他沒有那麽愛自己,如果蓉那麽容易占據自己的位置,我又何必苦苦追尋?!”

清晨,祺祺收拾好行裝,在落寞中回到了火車站。

龐那晚麵對哭泣中的蓉還是竭力解釋清楚了自己,用手絹抹去她淚痕的時候,其實龐也有攬一攬她肩頭的衝動。他開始想鍾可那句“蓉絕對是個好女孩”的話,如果沒有祺祺, 或許他們之間的故事會改寫。蓉被淚水沾粘在臉頰上的黑發,散發出讓龐心旌蕩漾的氣息,龐立即站起來告辭了,蓉要送他,龐盯著她傷心的眼睛說:“ 做我姐吧,姐姐要的,弟弟都不會拒絕,但是。。。隻是姐姐要的!”

龐在那一刻覺得自己是天下最狠心的男人,然而麵前的這道門,他必須堅定地跨出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