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悠悠歲月情(29)—愛的傷痕

(2014-09-21 11:08:27) 下一個

龐不是個輕易言敗的人,雖然初涉紅塵的他,對命運越來越沒有把握了,可是麵對祺祺和自己這兩顆癡戀著的心,他怎麽能就這樣放棄呢?!

龐拉著祺祺回到了自己的寢室,從筆記本上撕下了一頁紙,用剛勁的字寫下了自己為愛的執著,這是一張欠條,上書:今有鬱子龐欠方祺一家二十萬人民幣整,自本人畢業後,五年內還清,若不能兌現,願用一生對祺祺和她家人忠誠的愛來償還。

龐寫下最後一筆後,由於過於用力,一滴墨水滴了下來,讓他的簽名看起來多了一份凝重。龐鄭重地讀了一遍後,拉著還在訝異中的祺祺回到了她的家。

當祺祺父親展開那張借條的時候,屬於人性的那份感動毫無疑問地在身體裏發作起來,他是喜歡這個年輕人的,他的不輕易放棄,讓他看到了當年的自己,這位被世俗的風霜雨雪責難了半輩子的中年人,竟發現自己的內心依然存有一份真誠和柔軟,他有點動搖了,然而看著老伴那不確定的神情, 還是悄悄地將自己的衝動咽了下去。

“ 龐,給我們一點時間,讓我和她母親再商量一下吧!”

龐給了祺祺一個充滿自信的眼神,決定理智地離去。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祺祺媽和愛人臨窗而坐, 看著窗外搖曳的樹影,想著他們曾經的年輕,月光下,祺祺爸努力在妻子的臉上尋找著當年青麗秀美的痕跡,忍不住攬著妻子的肩問:“ 祺他娘, 你跟著我, 幸福嗎?”

祺祺媽眼一垂,還是濕了麵頰,她靠著愛人的肩,這肩依舊堅實而溫暖,可是她幸福嗎,她想回答幸福,可是眼裏落下的淚,卻分明是辛酸的味道。

“ 老方,要不是為了她弟弟, 這一次,我也就從了她了,反正路是她自己的選的,再說那男孩子將來未必會沒有出息, 我若斷了他們實在是殘忍, 我若不斷了他們,小弟將來去加拿大治療弱聽的事就成了泡影,她小姨昨天還電話來說,難得邱章看上祺祺,說他那樣的條件,在哪裏都沒有挑的,而且他已經把咱閨女的學費都打到她的帳上了,就等他們訂個婚,隻要將來祺祺拿到了身份,我們全家都可以移過去,小弟的病在那個高福利國家是最有希望的了,這孩子我們從小就虧欠他,可是,女兒的幸福也重要,老方,我們該怎麽辦呢?”

祺祺父親看著妻那痛苦抉擇中的臉,想著女兒乖巧的模樣和上一次她為了龐幾乎絕望的日子,他重重地歎了口氣:“ 我也愛女兒啊, 老伴,咱不能為了一個孩子,就毀了另一個孩子,女兒對龐的愛已經是刻骨銘心了,拆散他們太不人道,小弟不管有什麽樣的未來,就讓我們倆來承擔吧,沒有工作,我們養他一輩子,女兒的事, 就讓她自己決定去吧,隻要這孩子能順心過一輩子就好!”

他二人隻顧著長噓短歎,傷心落淚,卻沒有發現女兒祺祺在門外早就全部偷聽了去。父母這樣的談話,把祺祺和龐對未來的憧憬再一次打入了地獄,祺祺深愛著自己的父母,當聽到老父親做出退讓的時候,特別是他們說要養弟弟一輩子的時候,做為女兒,作為姐姐,祺祺的心因為親情和愛情的劇烈衝突而撕裂般痛楚起來。

難道天已經注定了,她和龐之間的愛,將是一道永不能愈合的傷痕?!
 

第二天,祺祺的父親將那張借條還給祺祺的時候,看著女兒憔悴的容顏,剛要把自己昨夜的決定說出來,就被祺祺擋了回去,“ 讓我想想, 讓我好好想一想!” 祺祺關上了門,祺祺爸媽無論怎麽敲,她就是不開,老倆口和小兒子就一直在門口勸說著,宣布了他們昨晚的決定。沉默中的祺祺獨自承受著內心折磨,幾天後,祺祺最終還是讓做兒女和姐姐的良心戰勝了愛情,雖然勝得那麽慘烈。

祺祺終於打開房門的時候,臉上已經沒有淚了:“ 媽,我想仔細了,我決定去加拿大,我雖愛龐。。。(說到這裏的時候,祺祺很用力地控製住了自己的淚水), 我也在乎前途,其實我早就羨慕小姨了,出去讀讀書是件開心的事, 爸媽,你們不用擔心了,讓我再見一次龐吧,回來就可以和丘章大哥訂婚了!” 祺祺臉上的笑容,令人心碎,然而祺祺媽還是硬拉住了想說不的祺祺爸,摟住了女兒:“ 寶貝,媽的寶貝,媽知道你委屈,媽會在菩薩麵前為你祈福,求她保佑我女兒還有機會擁有真正的幸福!

早晨,龐和鍾可他們在籃球場上揮汗如雨,遠遠的,祺祺那熟悉的身影夢幻一般出現在龐被汗水迷朦了的視線中,龐整個人停了下來,是的,這是她的女神,她是帶著笑容的,那一刻龐以為一切塵埃落定了,扔了球飛奔而去,讓視線中的她再次完全屬於自己的懷抱,他以為,這一次是永恒的。

祺祺麵對這樣的他無法說出自己的決定,想好的話一到他麵前全部不一樣了:“ 我太想你了。。。” 龐以為她是喜極而泣,然而那小身體裏萌發出的衝動,竟帶著很深的無奈和執著,龐感覺出來了!

“ 他們答應了是嗎, 是不是?” 龐捧住祺祺的臉, 不安又回到了他的心間。

“ 龐,原諒我,我不得不拿我們的愛情來做代價,原諒我,選擇了利益。。。” 祺祺好不容易說了出來,這幾個字已經用去了她全部的力量和勇氣。

“那你還來找我幹什麽?!” 龐驚詫於自己會對心愛的女孩這樣咆哮,看著幾近昏蕨的祺祺, 又身心俱焚地握住了她的身體。

“ 龐!” 祺祺的眼中流露出一種劫後餘生的溫柔,“ 龐, 讓我,讓我做一天你的妻子吧, 我想為你洗一次襯衣,下一碗麵條,疊一次被子。。。”

龐還能拒絕嗎?還能再一次拒絕自己的心,拒絕自己深愛的女孩嗎?!

愛在這個時候,彼此完整的付出和給予,是彌補一生缺憾的唯一途徑了。

黎明不願意錯過他們的故事,早早得來了。祺祺趴在龐的懷裏,躲避著早晨的亮光,窗外下起了大雨,雨點砸在窗玻璃上,如泣如訴地垂落下來,決心好下,真到了離別的時候,他們都承受不住了,祺祺突然覺得自己若真得這樣離去,或許連走到家的氣力都沒有,說分手,簡直是酷刑,她不堪忍受這樣的殘酷,看著龐英俊而消沉的臉,又陷入了沉思。

良久, 她冷靜了下來:“ 龐, 既然命運對我們如此不公,我們為什麽不反抗一下,龐,你也出國吧, 我不就是和邱章訂婚嗎,那二十萬,等你出來了,我們以後掙了還給他,大不了多還點,現在我就應付他一下!”

龐聽言,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看著被現實逼得走投無路的祺祺,仿佛感覺到她心中那層無奈的痛,攬緊她問:“ 你這不是拿他做跳板嗎?!”

祺祺溫婉地吻了一下他的下巴,“ 你覺得我可恥嗎,我不是沒有選了嗎,如果不出去,弟弟太可憐,如果出去, 我們倆也太可悲了,我想過很多辦法,想過我們一起去留學,可是你看看使館門前那些黑壓壓的人群,機會太渺茫了,我隻能對不起邱章了,他那麽好的條件,不會沒有好女人吧,何況他從小對我家人好,我想以後我攤牌了,他可以理解的,你抓緊學英語,一畢業就來讀研, 那時我應該可以給你擔保了!” 祺祺一口氣說了很多想法和計劃,他們突然覺得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連黎明的雨都被朝陽趕回了雲端,他們的眼睛都清亮了起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