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悠悠歲月情(28)— 無路可走的愛情

(2014-09-13 15:16:27) 下一個

在龐二十歲的心靈深處,愛情和麵包本來毫無關係,當他在火車站發現了祺祺,彼此那麽珍惜對方的瞬間,他就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給祺祺幸福的, 然而麵前這位長者的問題和要求,逼得他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

祺祺爸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是她父親,你以為我不愛她嗎,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目前我是這世上最愛他的男人!”

“不,你不是,你拿她做交易,你不配談愛,你逼他割舍一份感情去擁有你們想象中的幸福生活,你有問過她,她願意,她受得了嗎?!”龐直視著著祺祺的父親。

“ 這是我們的失敗,不小心就讓她對你情根深種,所以,如果你不想她傷得太重,就馬上離開她,她下個月就要定婚了,以你對她的了解,你覺得她會為了你拋下她的父母和弟弟不管嗎?!” 祺祺爸的眼裏不知什麽時候蓄滿了淚水:“ 我以一個父親的名義向你擔保,我不會害我的女兒,我也知道你拿不出二十萬,我就是想你知難而退,隻要你離開她,以後你畢業找工作,我在上海灘也有些辦法。。。。。。”

祺祺的父親漸漸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又變成了吃飯時的慈祥。

龐覺得那個小屋令他窒息,覺得自己就象擱淺的魚,在最後那一點濕潤中,徒勞地掙紮。他想逃開這樣一位父親的手掌心,什麽找工作,什麽二十萬,什麽下個月定婚,讓龐一下子不能夠去思考,他就這樣退出了那間屋子,一轉身是祺祺近似絕望的眼神,龐覺得自己的心被什麽東西狠狠咬了一口,痛得不能忍受,祺祺旁若無人地搖動著他的臂膀,而那一刻龐覺得自己寬闊的肩就象是紙糊的一樣,承載不住一份至真至純的愛。祺祺有些弱聽的弟弟走了過來:“ 哥哥,姐姐哭了,是因為你哭的,哥哥你為什麽不笑, 你笑了,姐姐才會開心!”

龐蹲下身,看著這個十歲少年清澈見底的眼睛,撫了撫他的小腦袋,心裏默想:“為什麽災難在降臨的時候,從不認真選擇,而且好象更青睞弱者!” 龐輕輕問了聲:“ 你喜歡姐姐嗎?” 小男孩盯著他的唇甜甜地說:“ 哥哥大聲再說一遍吧!?” 龐心裏一熱攬住了小男孩,祺祺媽突然也蹲了下來:“ 孩子,你都看到了,我知道你是好人家的孩子,我也知道你和我女兒是認真的,我們做父母的是殘忍了些,可是。。。你看。。。你們還是分手吧, 越早分手痛苦越小,祺祺,媽媽對不起你!” 祺祺媽在那一刻竟失聲抽泣起來。

眼前的一切讓龐突然想起當年他跪在母親麵前的那一幕,天啊,原來要一個人放棄自己至愛的情感是這麽殘忍的事情,當年,我都對母親做了什麽啊。再看一眼身邊的這一家人,龐覺得自己的心就要被這樣的現實炸開了,他希望在沒有聽到那一聲巨響前趕快離開這裏,因為他不要祺祺看到他的誓言被現實無情地瓦解時的殘酷和難堪,龐來不及看祺祺一眼就衝了出去。。。

龐離開了祺祺家,回到空無一人的宿舍,看見屋角的籃球,抓起來就奔到了籃球場,深藍色的夜關注著這個年輕人發自內心的憤恨,卻不能給他任何撫慰。

龐將手中那沒有生命的球,砸向所有他可以觸及的地方,看那個球砰然落地又彈向遠方,突然好羨慕這沒有生命的球,無論掌控他命運的人怎麽樣對待他,他永遠不知道什麽是傷心,什麽是痛苦,什麽是被拋棄。然而自己的最大不幸,就是做了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腦子裏,和祺祺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卻不能隨著他手中的籃球揮灑出去。當你試圖去忘記一個人的時候,其實那個人已經在不自覺中和你的心長在一起了,龐又怎麽能將自己的心拋出界外呢?!每一次拚命地彈跳,汗水就和著淚水,從龐的心裏奔湧出來,一直到他精疲力竭地跌坐在蒼白的水泥球場。。。

鍾可他們還沒有回來,龐在宿舍裏大概睡了一天一夜,一醒過來,所有心事還是不肯放過他,龐衝進水房,用冰冷的水衝淋自己不肯冷卻下來的激情,可還是收效甚微。他想好好複習功課,抱著一堆書去階梯教室,十分鍾過去了,半小時過去了,一小時過去了,龐驚詫地發現自己還是翻在那一頁。看不下去書,龐糊亂去食堂打了點飯,湯泡一泡,就囫圇咽下,然後又去籃球場瘋狂發泄到再一次精疲力盡。如此反複了許多天,人精瘦黝黑了許多,到鍾可他們回來時,鍾可他們嚇了一跳,蓉看到龐那失去神采的眼睛,不知道他和祺祺之間發生了什麽。 自從小旅館一別,龐那句“做我的姐吧”, 就讓她決定放棄再去驚擾他的生活,然而心裏那一份愛戀,卻永遠不可能舍棄了,因為龐的拒絕更完美了她心裏好男孩的形象。她會為他做一切,而不會再圖任何回報。

為給鍾可他們接風,大家決定聚一聚,龐幾杯酒下肚,再也扛不住心裏的鬱悶,終於不顧場合地宣泄了出來,蓉這才知道了自己那一次的衝動和報複給龐帶來了什麽樣的災難,然而令她心碎的是,無論她說什麽做什麽,她都不能給龐帶來半點安慰。蓉恨透了自己,她再一次走進那家咖啡屋,想彌補自己的過錯,卻沒有看見祺祺,蓉無法麵對傷痛欲絕中的龐,整日悶在宿舍裏發呆。龐實在不堪思念祺祺的痛苦,在一次醉酒後醒來,跑去祺祺家弄堂口,看著那扇虛掩著的窗子,進退兩難。想著祺祺父親的話,讓他懷疑自己的愛,對祺祺是否真會變成一種傷害。

被關在家裏的祺祺,從龐逃出自己家門那一刻起,心仿佛就被人澆灌了水泥,生命的活力完全停止了流動,她殘存的一襲脈搏,隻是為了家人賦予她的責任罷了。祺祺就這麽消極地維持著自己的日子,直到出去倒垃圾的弟弟悄悄告訴她,那個哥哥好幾天都在站在弄堂口。祺祺心裏被凍結的那塊地方,才被掀起了一個角落,她順著窗口看下去,黃昏下,果然是她日思夜想的人兒。祺祺讓弟弟給龐寫了小條:“ 想你。。。每天想你!!明晨十點等我!!!”

當龐展開祺祺弟弟傳來的小紙條的時候,看著那一行熟悉的字跡和那扇熟悉的窗,立即在心裏開始了倒記時。

兩個星期的時間,沒有衝淡他們的感情,那些被分分秒秒累計起來的思念,早就在等待訣堤的時刻了。當祺祺看見龐那被痛苦浸泡後的眼睛,愛讓她做了個大膽的決定。她拉著龐,叫了輛出租,再次去了那個郊外的小站,在小站後麵的密林裏,祺祺完全擁有了屬於她和龐的小世界。

“ 龐,不要責怪我的父母親,我是他們的女兒,我不能拒絕他們,我愛他們,他們是我的親人,我不能讓他們因為我而傷心。。。!”

龐在祺祺這樣的話語間,小孩子一樣落淚,“ 你是要告訴我,我要失去你了嗎?!” 龐攬緊祺祺,劇烈顫動著的唇告訴了祺祺他內心強烈的不舍,祺祺怎麽能忽視他這樣的不舍呢?!

“ 龐, 你沒有失去我, 沒有失去我的愛!” 她貼著龐的耳畔用隻有他們兩人的心可以聽到的聲音說:“ 龐,那把屬於愛的那一部分拿去吧,讓我的軀殼去應付我的宿命!”

屬於愛的那一部分,那個可以讓龐整個人燃燒起來的部分,龐懂得祺祺這褪去了少女嬌羞的請求,那通向欲望頂端的大門,已經被命運提前打開了,那門裏的世界,是人們所說的極樂世界麽,是屬於他和祺祺的極樂世界麽,龐用力環饒著祺祺嬌弱的小身體,完整地擁有她,隻差一步之遙。

然而,因為太愛,欲望就不是脫離了疆繩的野馬。龐問自己,如果我拿走了她屬於愛的那一部分,這嬌弱的軀殼將會承受什麽樣的未來?!

龐不要這樣的結局,龐再一次想到自己是個男人,男人的愛要有擔當,他要再努力一次,他要挽救自己和自己最心愛的這個女孩子。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