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悠悠歲月情(27)—愛到深處

(2014-09-11 16:25:47) 下一個

龐從蓉憂傷的眼睛裏走出來的時候,一道閃電劃破了夜空,風在夏日的夜晚,掃淨了難忍的燥熱,龐回頭看了眼風雨交加中的小旅社,慶幸自己能夠走出來。

一進家門,蘭看見淋得透濕的兒子,急忙迎了過來。這曾經的小不點兒,已經比自己高出了一個頭,兒子大了,煩惱也越來越多了,而且蘭深知,自己做為母親似乎是幫不了什麽忙的。於是蘭也不多問,為兒子放了熱水,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說:“ 明天要走了,別太累,記得在外麵的世界飛累了,回來這裏。。。”。 龐點頭,也沒有心思看一眼母親,就鑽進了浴室。

躺上床,龐聽著外麵一陣緊似一陣的風,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朦朧中,龐似乎正和鍾可、社長他們爬山,爬著爬著,自己落了一大截,蓉時不時回頭喊他一聲, 期盼的眼神一直環繞著龐,讓龐不忍心故意掉隊,龐用力追趕上去,蓉的眼神突然從期盼變成了誘惑,龐有點驚恐地躲開,一抬眼,天上飄過一朵浮雲,祺祺那水墨畫般的背影,也隨雲越飄越遠,龐急迫地追雲而去,那雲卻被風吹得沒了蹤影,龐不顧一切地飛奔起來,腳下一空,龐在黑暗中驚醒過來,他抹了抹一頭的冷汗,才知道,蓉隻是一份誘惑和安慰,祺祺才是他心裏那份不舍的愛,哪怕她已經化雲,化風,化雨,化蝶。。。龐撕開自己的心,他要把蓉的誘惑從裏麵拿出來,微笑地丟棄在這樣一個雨夜。

清晨的火車站格外繁忙,龐低著頭穿梭在人群中,希望自己馬上就可以登上回程的火車。終於到了檢票的時候,龐隨著人流往前擠,恍惚間,一股淡雅的茉莉花香掠過他的鼻梢,是誰也用這種香水? 龐揚起腦袋,順著香水味看過去,那夢中的水墨畫兒竟然就在不遠處徘徊,是祺祺!龐驚得心撲撲亂跳起來,嗓子突然幹涸地發不出聲音來。龐小跑著奔上前去。祺祺默默地向前走著,當龐走到他身後的時候,想是那熱切的呼吸撩動了她的發捎,祺祺感覺到身後有種熟悉的氣息,在那一秒轉過頭來,龐眼中的愛立即擁抱了她還在迷惘、糾結的心,那些失望,那些傷懷,那些迷惘,那些不確定,瞬間消融在這種愛中,他們手中的行李同時滑落在地上,彼此長久地將對方擁攬入懷,體會著思念慢慢化做血液中的柔情,纏綿於天地之間,難以消散。

愛到深處,就不是語言。因為愛,所以容易原諒,因為愛,所以不再抱怨。祺祺在龐熱烈的擁吻中破涕為笑。

在回程的火車上,祺祺把家裏最近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得告訴了龐,龐起初以為沒有什麽,聽著聽著也有些擔憂起來,撫著祺祺單薄的脊梁,他決定下了火車就去拜訪祺祺的父母,他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男孩子要有勇氣承擔起一切。

祺祺的心這會兒才有點踏實起來,兩個人說了很多話,有些疲憊了,祺祺將頭靠在龐的肩上,龐憐惜地看著她的臉,一個星期不到,她因為蒼白而清秀了不少,正好到了一個小站,有人賣嘉興肉棕子,龐聞著那香味真得餓了,這些天來,好象隻有今天是真得餓了。

龐挑了兩個又大又熱呼的棕子,和祺祺一起享受起來,祺祺玩皮地將棕葉粘在龐的胳膊上,龐哈著帶肉棕味兒的氣撲向祺祺,兩人樂成一團,他們對麵一對中年夫妻顯然很看不慣,女人將頭扭向窗外,從鼻子裏發出一聲沉重的歎息,他身邊的男人眼神散亂,皺了皺眉,卻並不想安慰他身邊的女人。

火車到站了,龐很自信地拿著行李攬著祺祺的肩, 對祺祺說:“ 看我的吧,我不會讓你父母再為難你,我會讓他們接納我的!”
 

祺祺和龐彼此深切的愛,給了他們麵對一切的勇氣。

祺祺的家就在學校後街的教工宿舍區, 是一排灰白小樓中的一間兩居室房子,那是祺祺父親辛苦工作了許多年後,終於從單位分得的房子。

祺祺因為自己的不告而別,開門的手有些發抖,龐握著她的肩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有我呢,別怕!”

其實祺祺剛將鑰匙放入門鎖,正圍坐著吃飯的家人就聽到了,祺祺媽立即意識到了是女兒,趕忙去開門, 門外的兩個年輕人在這樣一位母親麵前,一下子變成了做錯事的孩童,龐叫了聲阿姨,祺祺說著對不起撲進母親的懷裏,親情永遠是留在骨髓裏的東西。

祺祺媽看到兩個孩子,什麽也沒有問,有什麽事比女兒失而複得還重要?祺祺爸打了洗臉水來,讓兩個孩子舒緩一下疲勞,又親自下廚房做菜去了,龐聽著廚房裏滋啦啦的吵菜聲,剛才的鬥誌竟參進了幾分自責,如果自己早些來拜會祺祺的父母親, 也許不會有那一段曲折。正想著,祺祺父親已經端上了好菜,拉著他們一起上桌吃飯,祺祺和龐都非常受寵若驚,難道,父母親不會再反對他們的交往了?

飯桌上,祺祺父母異常熱情地給龐夾著菜,時不常問問他家裏的情況,當問到龐父親的時候,龐猶豫了一陣,最後還是誠實地告訴了他們自己家裏的真實情況,愛,怎麽能有半點不忠誠呢?? 祺祺父母認真聽著,臉上並沒有露什麽痕跡,祺祺媽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夾了一大塊魚到他的碗裏,那一刻,他竟在她的眼睛裏發現和母親蘭一樣的那種疼愛,龐忽然覺得這是多麽好的一家人,他要坦蕩相對,好好珍惜。

吃飯的氣氛非常好,飯後龐想幫著收拾,祺祺父親叫住了他:“ 來,小夥子,讓他們母女收拾, 我們去裏屋談談!” 龐看著熱情的祺祺爸, 不加思索地跟著他進了裏屋,祺祺對他吐吐舌頭就和母親去收拾碗筷了。

這是一間簡樸但非常整潔的臥室,祺祺爸讓龐坐在床對麵的椅子上,仔細打量他很長一會兒開始了和剛才完全不一樣的談話:“ 告訴我,你喜歡我女兒什麽地方?” 龐驀得緊張起來,有些紅著臉地說:“ 哪兒都喜歡,我看見她第一眼就喜歡,和她相處以後就愛上了她,那種愛的感覺至今沒有改變過,以後也不會!”

祺祺爸臉上沒有笑容地又問:“ 你拿什麽愛她?” 龐有些奇怪地看了祺祺爸一眼,心想,他怎麽和剛才完全不一樣了,可是他是祺祺的爸爸,龐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他。他坐直了些:“ 我會讓她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分鍾都快樂,隻要你給我她的一輩子,我就給她一輩子的快樂!” 龐大膽地對著祺祺爸充滿疑問的眼神,毫不示弱。祺祺的父親站了起來,走向窗口,“ 年輕人, 你以為一輩子的快樂是什麽,就是你的這一句話嗎?祺祺有著大好的前途,那是你不能給他的,不要以為你是名牌大學的天之驕子,你就能給她幸福,你有什麽樣的未來你知道嗎,你過來,我讓你看一眼這窗外的世界。”

龐不安地走到了窗前,祺祺父親打開窗戶:“ 你看樓下那個路燈下的女人,她是我們學校講師的老婆,你看她在幹什麽?” 龐伸過頭去,那昏黃的路燈下果然站著位少婦模樣的女人,隻見她一手抱著個光腳丫的小男孩,一手叉在腰上,頭發蓬亂,完全不施粉黛,正大聲地和瓜販討價還價,聽來聽去好象就為了一角錢,龐正詫異著,祺祺爸說話了:“ 你知道窮日子是怎麽過了吧,他丈夫是我們學校留校的大才子,他們結婚五年了,這女孩子當年和祺祺一樣年輕漂亮,也是大學生,你看她現在是什麽樣,這樣的女人還會激發你的愛情嗎? 我告訴你,你將來說不定還不如那位講師,你想想,祺祺跟了你,她會變成什麽樣?你的愛就是一句空話,你憑什麽讓我把女兒的未來押在你的空話上?”

剛剛還充滿自信的龐頓時語塞。祺祺爸見他不語又接了下去,“ 愛在於男人,不是簡單的風花雪夜,你要想想你能為你心愛的女人承擔什麽,我看得出,你對祺祺的心思是真切的,那。。。哼。。。這樣,如果你家裏能拿出二十萬送祺祺出去讀書,我就成全你們!” 祺祺爸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將自己的目光移向了窗外。

龐從剛才的語塞漸漸變成了憤怒,這是在談交易嗎,都說上海人現實,沒有想到竟然赤裸裸到這個地步,龐向後退了三步,“ 祺祺, 我該怎樣應對,我該怎樣捍衛我們的愛情?!”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