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多情的歲月(10)

(2014-04-06 05:33:34) 下一個

龐與家人走進了熟悉的樓道裏,昏暗的樓道充斥著香鬱的油煙味,那味道濃烈得足以讓你猜出各家的晚餐,這種屬於家的味道不論酸甜苦辣,本來對於遠歸的龐應該是最溫暖的誘惑,然而此時此刻的龐卻沒有心情去體會了。他看了眼低垂著腦袋的妹妹,拍了拍她的肩膀,琴隻將頭更深地垂了下去。惶惑中的蘭明顯感覺到了什麽,孩子眼中一閃即逝的羨慕和遺憾怎麽能瞞過一位母親,蘭拉了拉兒子,“媽也給做了你最愛的醬牛肉和獅子頭,都悶在鍋裏了啊!” 龐聽了這話正要轉身也安慰下母親,就被一股有些腔鼻的辣味弄得打起噴嚏來,這是三樓馮媽家了,馮媽象是被龐的噴嚏敲開了門,突然就現在了門口,門一開,蘭和琴也打個不停了。馮媽樂得不行:“新年平安,新年平安,快進來做坐坐,我知道你去接兒子了,有事找你啊!” 說著不由分說地就將打著噴涕的蘭一家讓了進去,“來,先嚐口我們老王的辣子雞再說話!” 馮媽熱情地要去拿碗筷,被蘭一把攔住了,“馮姐,你啥事說吧, 孩子才回來,我們得趕著回去,你知道聰一個人在家久了不好。。。”。

馮媽看蘭執意不肯也就不強拉了,轉去屋角拿出一個大而精致的水果籃,“蘭, 這個是居委會主任送給你的,還有封信,主任不肯說是誰給的,就要我無論如何轉交到你的手上,哎,你可不要推辭,不然我完成不了任務了啊!”

蘭驚了一下,會是誰,“這花籃是怎麽回事,不弄清楚我不收!” 蘭擺著手要退出去,馮媽趕緊抓住了她:“蘭, 你先拿回去,看看是誰的再說,你不收也得找居委會主任去退不是?!” 馮媽的話說的在理,蘭還能怎麽推辭呢?!

龐幫母親捧著水果籃,心情多少因為這樣一個禮物而輕鬆歡快了不少,走到自家門口一眼看見了母親貼的紅色春聯,上書:“家過小康歡樂日 春回大地豔陽天”, 龐心頭一熱,這就是母親,多少風雨,多少災難,母親從來不會在他們麵前放棄希望。龐深情地望著慈祥的母親:“媽,這對聯真好!”

蘭抿嘴一笑:“啊,那是你父親的手筆!” 蘭摸索著鑰匙,腦海裏閃過聰年輕時候的樣子,那時候的聰和蘭隻談了兩個月的戀愛,他一身的才華已經令蘭發自內心的傾慕了,那場無厘頭的運動毀掉了聰的心智,卻不能完全奪走他流在血液裏的才華。那天蘭買了對聯回來,看著那印刷一樣的字體很不滿意,就先丟在了廳裏,誰知下班回來,滿地都是聰寫好的對聯,蘭煩躁地收拾起來,卻發現他當年虯勁有力的字又躍然紙上了,蘭有些驚喜過望地看了眼目光沉峻的聰:“你寫的,你還記得寫?” 聰突然抓住其中一個撕得粉碎:“不對,我寫得不對,我還要寫,還要寫,沒有紙了。。。!” 蘭無法再問下去,蘭已經習慣了這種水裏來火裏去的起伏,她不能對聰怎麽樣, 她隻深深同情這個和他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人。因為曾經的傾慕,因為他是孩子的父親,蘭必須接受聰這樣一位親人。蘭在聰安靜下來後,撿出了那對聯上的字, 貼上了門楣,第二天就有人問蘭哪兒買的,蘭隻能苦笑,自語道:“此字隻有天上有。。。”。

龐走進了家門,急切地尋找著父親的身影,悄悄推開父親的屋門,坐在床邊的父親這次竟靈敏地轉過頭來,龐不敢大聲,有點怯怯地叫了聲:“爸爸,你好嗎!”

聰看著眼前這個叫他父親的人沒有出聲,可是眼神卻不那麽渾濁了,龐覺得父親的眼睛籠進了自己,有些興奮地說:“爸,你的對聯寫得好看極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