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悠悠歲月情(9)

(2014-04-04 16:53:05) 下一個

那一年,是個暖冬,從聖誕節開始就一直冬雨綿綿,元旦過了,濕寒的雨就是不肯再降一度,所以,江南的雪景,好好珍貴。

穿著滑雪衫的龐被雨水淋了個透濕,不禁打了個寒顫。這世上有一種治愈心靈痛苦的良藥,就是肉體上的傷痛吧。龐漸漸有點清醒過來,發覺雨好象不怎麽下了,就在他抬起頭來的瞬間,看到石凳旁竟站著個女孩,手裏舉著一把洋布花傘,花傘遮住了他們兩個人的身體,龐愣了一下,象是被人看破了心事的小孩子,迅即逃出了傘外。女孩說話了:“同學,是考試考砸了嗎?”龐無法回答,做出要離開的模樣兒,女孩又說:“宿舍那裏有人來賣火車票了,你老家哪裏的?”龐仔細看了眼說話的女孩,隻見她身著一件大紅的滑雪杉, 櫻櫻的短發,圓臉龐,唇齒間有一抹自然的笑容。龐心裏再有事,也不好意思對一位這樣的女生不理不采,隻好勉強笑了下,女孩從他的眼裏看出了笑對於此刻的他,就是一種殘忍,於是也低下了頭,問:“雨越來越大了,回去嗎,我送你吧!”龐立即推讓,“不, 我跑回去了。”說著轉身要離開,女孩看他一頭一臉的水珠,遞上了一方淺黃的絹帕,“擦一下吧。。。”。龐接過絹帕有些感激地看了女孩一眼,想不到問她是誰,就逃進雨裏,風刮翻了女孩手中的傘,女孩卻隻看著龐瞬間遠去的背影發呆了。

龐剛靠近了宿舍樓,就看到小胖和幾個宿友擠在門口買火車票。小胖一看到他就跟見了冤家似得叫了起來:“上哪兒去了,你是不搞情況了哦,那綠信封是誰的,女孩的字嘛!”小胖不提信還好, 一提龐心裏那根刺又痛了起來:“閉嘴!”龐推了他一下,轉念一想,急也沒有用,還是趕緊買了回家的車票,見到家人再想轍吧。

那趟火車隻有四個小時的車程,可對於歸心似劍的龐, 每一分鍾都那麽難熬,同路的校友忙著打撲克, 有位已經滿臉是碎紙片的要拉他入夥, 龐哪裏有心思玩,默默看著窗外的風景穿越而過,直到列車拉響了氣笛。

龐拿起簡單的行李跳下火車,心急火撩地等待出站的人群,當他隔著喧鬧的人頭看見盼望中的母親和妹妹的時候,眼裏的淚已經迫不及待地衝向了母親的那個方向。終於龐攬住了她們的肩,母親仰起了臉;“兒子,讓媽媽好好看看你瘦了沒有!”母親溫熱的手綿軟地觸著他的麵頰,如果不是身邊人太多, 他真想立即擁住母親,體會一下那種熟悉的、被愛的感覺。

一路上龐對自己說:“我不可以,不可以做傷害母親的事,我愛母親,母親是唯一的。。。”。到了自己家樓下,龐硬奪過母親為他提的那件行李,對妹妹眨眨眼:“毛丫頭,哥給你帶了上海巧克力,還有漂亮衣服,待會拿給你看啊!”。琴卻表情有些誇張地說了聲快進門洞啊,就自己低著頭先衝了上去,蘭的表情立即黯然下來,龐一轉身看見三三兩兩的鄰居們似乎想跟他打招呼,又好象裝著看不見他,剛剛還在嘰嘰咕咕的,見他回頭了都停了下來。龐明白了,家裏出了那些事,即使是同情的指指戳戳也傷人呀。龐心裏象梗了塊大石頭,腳步沉重地跟在妹妹和母親後麵上了樓。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