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悠悠歲月情(15)

(2014-04-30 09:08:07) 下一個

這是個霧雪朦朦的傍晚,蘭一家三口和大周一家三口相約在小城北邊頗具名氣的酒樓裏,蘭到的時候,大周一家人已經等在了那裏,大周的大兒子一看到父親喊他們,就熱情地迎了過來。

大周有兩個兒子,都已經工作了,過年前拿了假回來看父親,這次回來就想為父親解決好生活上的事情。開始他們並不讚成父親的決定,是因為覺得蘭的家庭狀況太複雜了,父親幾乎圖不到任何實惠的東西,還要幫他照顧家裏孩子和大人,可以說,他們原來覺得父親是做了個可怕的決定,兄弟倆軟抵抗了好久,也給父親介紹過其他人,誰知人到中年的父親就是一根筋地喜歡這位蘭阿姨,兄弟倆想到自己都工作學習在外地,父親的生活沒有人照顧不行,既然父親心裏隻有蘭阿姨,兩個孝順的孩子讓步了。

蘭麵對大周一家人,有些不知所措,其實就算是大家心裏都打開了那個結,有些話還是不能在麵上說,這頓飯就是為了讓大家互相認識認識,蘭穩了穩心,和大周的兩個孩子寒喧了一翻,她可以感覺到,兩個孩子為了自己父親,非常尊敬自己,對她的孩子也十分友好,還拉著琴坐在蘭和大周中間,琴躲閃到哥哥身後,蘭為免尷尬就讓琴去櫃台多拿些幹淨的紙巾。琴知道母親為自己解圍,答應了剛要離開,身後又來了一群人,琴轉頭一看,竟是方子一家人。

方子就是琴的同學,那個滿臉青春痘的半大小子,因為上次給琴送去毛線和蘋果,蘭也認識了他。方子看見琴就樂顛顛過來和琴打招呼,自從上次的事件,琴也不討厭方子了,在班上方子還是自動地充當她的保護神,時間長了,琴心裏對方子多少有幾分特別的感覺。方子來打招呼, 琴就向哥哥和母親介紹, 蘭伸出手和善地拍拍方子的肩膀,方子媽突然不客氣地衝過來,拉了方子就走,蘭一家人頓時有說不出的難堪,大周斜了方子媽一眼,趕緊招呼蘭坐下,大周的大兒子看出了端倪,和弟弟交換了眼神歎了口氣。琴敏感地看到了他們的歎息,說了句我去拿紙巾就逃了開去。

走到櫃台邊發現方子一家就坐邊上,還好方子和他媽媽都背對著自己,琴剛想問服務員要紙巾就聽見方子媽怨聲怨氣的聲音:“你跟那個丫頭走那麽近幹什麽,那是什麽亂七八糟的家庭,自己家裏一個丈夫, 外麵又搞一個,還公開來吃飯,我們家人清清白白的,你可別給我惹麻煩,看那小妮子也不是什麽好貨,小小年紀妖精模樣的。。。” 。 琴不能再聽下去,轉身跑去母親那桌,蘭看她神色不對,問她紙巾呢,琴才發現自己什麽都沒有拿。

琴諾諾地答著:“我忘了,我再去。” 轉身又離開,龐看著妹妹的背影覺察出了什麽,卻也不能點破。

琴快速地走著,對自己說千萬千萬別讓媽媽和周圍人看出來,可是剛才方子媽的那席話仍然汙濁著酒樓裏的空氣,琴覺得窒息,就奔進洗手間,一看鏡子裏的自己,早已經淚眼婆挲,琴慌忙打開冷水,一遍遍澆到眼睛上,卻澆不滅心裏的委屈,琴捂住嘴讓失控的哽咽壓抑在自己狹小的世界裏。

許久,許久。。。琴覺得可以正常喘息了,才離開洗手間,可是她還是忘了拿紙巾,沒有人再問她,龐看見她乖巧地坐在了蘭和大周伯伯中間,大周的二兒子默默站起來去拿了紙巾,分配給每個人,到琴麵前時多分了些,“琴,你喜歡吃什麽,我們給你點吧!” 琴沒有抬頭,向母親那邊移了移,龐心裏一陣擔心,他了解琴,琴不說話,心裏就是有什麽事。

服務員們開始上菜了,大周一家顯然東道主似地忙著給大家夾菜,其實經過剛才那一幕, 誰都沒有好胃口,大概是為了給對方麵子,大家都裝出輕鬆的摸樣,大周給琴夾了塊紅燒牛肉,問琴是否喜歡,琴就隻管點頭,然後往嘴裏塞,大周看她吃了,就又給她夾了塊,琴又放進嘴裏,咀嚼著,咀嚼著。。。,龐發現不管誰夾菜給她,她就那樣放進嘴裏,可是分明,她無法下咽,龐的心痛了起來,大周的大兒子坐在龐的邊上,很主動地和他說著話,好象是說些什麽將來大周和蘭怎麽住的問題,又說了會給他們些錢送父親去療養,那意思是要給母親和大周一個自己的家。見龐一直不語,大周的大兒子有點急切地推了龐一下,“我們邊上說會話去!” 龐不放心地看了妹妹和母親一眼,隻好離座。

走到外麵大廳, 大周的兒子攤牌了:“ 兄弟,我不為別的,就為了我父親,我知道他們兩情相悅,” 說到這裏他打量了一下龐那張稚氣未脫的臉:“ 你愛你媽媽吧,我相信我父親能給你母親帶來快樂,這些年, 我也和你母親接觸過,是個好女人,難怪父親。。。唉, 我不圖你們家任何東西,父親會負擔你的學費和你父親的住院費,你知道吧,我們付出的代價也很大,隻要你們點個頭,我們就開始行動了!” 龐皺著眉答:“我的學費不用你父親,我家有! “你家有?!” 大周兒子眼珠子都要鼓出來了:“你第一年的錢就是我父親給的,你不知道?!” 龐聽言覺得腦子一下僵住了,血慢慢湧上頭頂,頓時覺得自己矮了半截,頭也不想抬,他不希望母親為了這個而接受大周,更不想為了錢讓自己的靈魂和家庭蒙羞,龐有些站不住了,“你讓我想想。。。”。 便轉身回去。

飯桌上,大周正拍著琴的腦袋問:“ 琴,告訴周伯伯, 還要吃什麽?!” 琴搖了搖頭,大周看著母親笑了下,拿起腳邊的小包,從裏麵拿出一件融毛的小大衣:“我給琴買的,以後你缺什麽就跟大周伯伯說好了!” 琴嘴裏依舊塞滿了東西,搖了搖頭,蘭對女兒說:“謝謝你大周伯伯啊!” 琴微微抬起頭,眼睛下意識地看向方子那邊,目光正好和方子媽鄙異的眼神相遇,琴“哇”地一口吐出了嘴裏的東西,匆忙一句:“我什麽東西都不缺。” 就迅速逃離座位,連外套都沒有拿就飛奔而去。龐也象劍一樣彈了出去,張燈結彩的小街盡頭,琴粉紅色的小身影一閃,便淹沒在了人流中。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