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石影室

集百家之長, 走自己的路。
個人資料
Alabama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我和她的故事—29. 大難不死

(2018-07-02 06:02:09) 下一個

一個偶爾的機會,給“梅”一顯身手的機會。 我初次看到“梅”的精明,幹練!

在大學期間,她是個默默無聞的小女生。走上社會之後, 是乎換了個人。 隨著年齡的增長, 隨著閱曆的豐富,她的細心, 她的機靈, 她的才智, 她的堅韌, 逐步的表露出來了。她為人和睦,開朗,善於交際, 走上社會之後,很大一部分對外的聯係,協調都由她進行。有時我表揚她幾句, 她反過來說我笨頭笨腦。

一日, 縣組織部來了個電話, 要“梅”立即到縣組織部報到, 沒有說明原因。 第二日,她就帶上點替換衣服趕到縣委組織部。原來縣組織部長在體檢時查出肺部有一陰影(胸透拍片),有蠶豆大,陰影密度較大, 懷疑是腫瘤。縣委決定要部長到上海, 或南京等大城市複診,進一步確定是否腫瘤.

組織部長姓王, 50多歲, 北方人,解放戰爭時期在部隊工作,是個南下幹部。 瘦高瘦高, 人挺和藹, 操著一口北方口音。 縣裏知道“梅” 來自南京, 她父親還是總院內科主任, 有點背景, 所以請她帶王部長去南京複診, 看看是否確診肺癌。

機票已由縣委預訂, 一行四人, 除了王部長, 部長太太, 還有“梅”和組織部一位主管財務的工作人員。一路食宿安排由“梅”負責, 因為他們幾位一直住在貴州, 從未出過遠門。 從貴州直飛上海, 在上海旅館住一個晚上, 第二天轉機到達南京。

“梅”雖然不是出生在南京,但從小在南京長大,對南京的一切了如指掌。 安排好王部長等人住宿後, 她直奔南京醫學院。 南醫是她的母校,多少教授都是她的老師。先到肺科, 找到肺科主任,希望他明日能為王部長會診。“梅”是總院內科主任的女兒, 那位肺科主任多少買點麵子。 行! 明日會診! 就在病區,不用去門診掛號,給予極大的方便。

第二天, 按預約時間,準時到達病區。 肺科主任在一番病史詢問, 體檢之後, 立即做了X光胸透。 當時還不能立即讀片, 要等到第二天才有結果。 第二天, ”梅“ 和王部長到達病區, 肺科主任笑著說: ”恭喜, 恭喜! 那不是腫瘤, 是炎症。” 胸片和貴州清鎮縣人民醫院拍的片子對比, 陰影範圍縮小,密度減低,說明炎症正在消退, 不用再做斷層(CT) 檢查, 可以肯定是炎症, 不是腫瘤。
 

“梅”為了小心起見, 又把胸片拿到南京軍區總院, 請總院放射科鄔主任讀片。 放射科主任是她爸爸的朋友,她從小就叫他“鄔伯伯”。 鄔主任的診斷和南醫肺科主任相同,炎症, 不是腫瘤。

一場虛驚, 煙消雲散! 王部長頓感全身放鬆,心情開朗,他對“梅”感激不盡! 晚上少不得到餐館慶祝一番, 第三天就打道回府。 當時的幹部真是清廉, 感激組織上對他的關懷,送他來南京會診。 既然病情已經明確, 不能浪費公家開支, 他也得趕緊回去開展工作。

從這以後, 我們每次到清鎮縣公幹, 王部長一定請我們到他家中做客, 我們成了朋友。 以後, 他對“梅” 的工作調動也給予很大的幫助, 此是後話。
 

“梅”完成任務後,從清鎮縣返回五裏橋, 必須在貴陽中轉, 要在貴陽耽擱一天。 我們有一位朋友住在貴陽,她是杭州人,原來分配在清鎮縣防疫站工作,我們工作地點五裏橋, 屬於清鎮縣的一個區。 所以,凡是每月要進藥材,我們必定要去清鎮縣城,也就必定去她家中閑聊。 這位朋友後來嫁給了一位轉業軍人, 他在貴州市政府工作, 因此, 近水樓台,把他的太太調到貴陽一個職工醫院工作。

“梅”在貴陽中轉時, 就在這位朋友家過夜。 他家是市政府的宿舍,一棟紅磚的樓房, 有四層, 他們住在第三層。 兩件房間, 一間是他們夫妻的臥室, 一間是會客室,另外有廚房和衛生間。 市政府的宿舍比當時貴州平民百姓的住房當然好得多。他們就讓“梅”住在會客室, 暖和, 因為有隻火爐, 那時正值隆冬季節。 貴州的火爐是燒煤炭的, 煤氣管道通到窗外,一般情況下, 室內不會有足量煤氣致使中毒。 但如果風向不對, 煤氣出不去,會倒灌進來。

那夜,她煤氣中毒。 可能閻王看她陽壽未盡,讓她重返人間。 在昏迷中, 她無意識地打開了房門, 從樓上一直滾到樓下,沒有人知曉什麽時候滾下去的。清晨被人發現, 倒在血泊中。 朋友很害怕, 馬上叫急救車送貴陽醫學院急診室, 我不在旁邊, 據說有輕度腦震蕩, 頭皮有一個兩寸長的開口,縫了7-8針。 朋友用救護車把她送回五裏橋。

開始她昏昏沉沉,答非所問。 在我的照料下,她躺在床上歇息了一個星期, 在這窮山僻壤沒有什麽可以營養, 我給她殺了兩隻自己家養的雞。 她喜歡吃我做的麵條,麵條上外加兩隻荷包蛋,看她飲食還可以,我就放心,慢慢地恢複了健康。 看她躺在床上無聊,隻能安慰她:“大難不死, 必有後福!” 她,對我笑笑。

她一生多難,除了這一次大難不死,還有一次過敏性休克,一次腦血管意外, 最後患上了腦退化症, 在以後的文章中都會提到。 但她對於自己的疾病, 從來就堅強麵對, 女人對於病痛的忍耐比男人強得多。
 

這個煤氣中毒事件, 有可能成為她以後發生腦退化症種下了禍根,即腦部損傷。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6)
評論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欲千北' 的評論 : 是的! 當時貴醫條件很差, 不能確定是否有腦部損傷。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chiangchao' 的評論 : 謝謝你跟讀!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austinw' 的評論 : 謝謝!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貴州每年有好多煤氣中毒的病例。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高斯曼' 的評論 : 萬幸! 是啊, 又活了幾十年。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亮亮媽媽' 的評論 : 她居然能在半昏迷的情況下,開門自救! 過後問她, 她一點也不知道如何開門的。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nanjing2' 的評論 : 謝謝對“梅”的點讚!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moto66' 的評論 : 謝謝你對“梅” 的點讚!
chiangchao 回複 悄悄話 老A,謝謝你感人的故事。我們那代人,經曆的太多的磨難,卻不折不撓。祝好,趙江南
austinw 回複 悄悄話 好可愛的梅,惋惜她的早逝。
欲千北 回複 悄悄話 讚同,煤氣中毒極有可能是她後來腦部疾病的重要誘因。
曉青 回複 悄悄話 萬幸,過去煤氣中毒很多的。
高斯曼 回複 悄悄話 萬幸呀!
亮亮媽媽 回複 悄悄話 煤氣中毒很可怕。梅算是命大,大難不死 必有後福。
nanjing2 回複 悄悄話 多難又堅強的梅!
moto66 回複 悄悄話 沙發!
梅在柔弱的外表下,有一顆堅強的心!為梅點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