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石影室

集百家之長, 走自己的路。
個人資料
Alabama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海枯石爛,伴你走完此生 (長篇連載) 三十四。百折不饒

(2014-11-03 05:42:48) 下一個

三十四。百折不饒

有了家, 我的起居比較規律, 營養狀態也有所改善, 我的體質一天天好起來, 體重慢慢地增加了,
麵色也紅潤了。
我的老板笑我:“不是‘思鄉病’,而是‘相思病’!”嗬嗬!

“梅”來美之後不是一帆風順的。 上文說過,第一個老板,
B 博士, 對她很好, 但好景不長, 一年後掉了一個基金, 沒有力量維持“梅” 的工作, 隻能說聲:“Sorry!” 然後, 把她辭退了!

原來她開朗, 她陽光, 她終日無憂無慮,失去工作後, 變得消沉,懊傷,感到無助。
我鼓勵她:“ 沒關係, 你能找到第一份工作, 一定能找到第二份工作。再說,就算你沒有工作, 還有我呢!”在朋友的幫助下, 沒有多久, 又找到第二份工作, 在腎髒組, 做分子生物學, 和我同行了!

老板是個美國人, 是個臨床醫生,腎內科主任, 想搞點科研。 他對基礎醫學不太了解, 靠幾個進修生和幾個博士後。“梅”被指定幫助一個印度學者, 沒有多久, 這個印度人因為實驗結果造假,給老板趕跑了。 然後,“梅”又跟隨一個進修生, 日本人。

這個日本人是個工作
狂, 從早晨一直工作到深夜。 他倒沒有要求“梅”工作到深夜, 但對她的所做出的實驗結果特別挑剔, 加上日本人對婦女本來就不尊重, 常常出口傷人。 “梅”原來也是大學的講師, 那受得住這個,下班回家天天向我哭訴。開始, 我總安慰她:“忍耐一下,可能過一陣也就好了。”後來看看不行,“梅”的脾氣變得越來越焦慮, 不安, 有時暴躁。 我有點忍不住了,得為她做點什麽。

對日本人我本來就沒有好感,二次大戰中,國人給日本人蹂躪,記憶猶新。

一日中午,等日本人回辦公室用餐, 我衝到他的辦公室, 我責問他:“聽說你對我太太不太禮貌,有這回事嗎?” 開始他的態度強硬, 回答:“是有這麽回事, 原因是你太太英語不好, 聽不懂我布置的任務。
”我說:“好! 你承認就好。 她聽不懂, 你就應該發態度? 她的前一任老板是美國人, 從沒有類似事件發生。 我告訴你, 這裏是美國, 不是在你日本,請你尊重婦女。 如果再有同類事件發生, 我饒不了你!” 見我態度一硬, 他就軟。他說:“也許我英語說不好,表達不清,請別見怪。” “英語不好, 你得學英語, 你也得學禮貌!”我很氣憤地回答。

經過這一回合,還挺管用, 日本人老實多了, 對我太太再也不敢發態度了。
過後,日本人對他的一位朋友說,怕我揍他。

在美國, 動蕩不安, 沒有一個穩定的工作。“梅”也漸漸習慣了, 當第二個工作丟失時, 她麵對現實, 沒有像第一次那樣軟弱。 她自己跑到學院的“人才管理中心”,要求工作。 那時美國經濟向上, 科研資金充足, 很容易找工作,她又得到了第三份工作。
兩次工作的調動,工資連連上調, 從開始的12000刀, 不到5年功夫, 她已有兩萬五的年收入, 翻了一番。 雖然有時受點委屈,工資待遇還是公平的,因為她的技術在提高。

第三個老板
是個美國人,肝病專家, 臨床醫生, 肝髒內科主任, 是某種肝髒基因缺陷病(Erythropoietic Protoperphyria)的領軍人物。 但他不是搞基礎的, 實驗還是靠一幫博士後和幾個Reseach Associate, 實驗助理。 “梅”是技術員,跟隨過好幾個Reseach Associate工作,最後的一個 是中國人, 女的,個子又小又矮,脾氣卻非常火爆。 她對實驗一無所知,不知天高地厚,卻好亂指揮, 得不到實驗結果就開罵, 用英文(F)罵人,她從不分析機結果不好是實驗設計的問題, 還是實驗操作問題,“梅”天天受她的氣。 可她是個女的, 我不能像對待日本人一樣對待她。 如解決不好,我耽心“梅”在精神上會受到很大刺激。

我打電話給一位律師谘詢, 如實告訴他我太太的處境。他說:“這屬於語言侮辱(language abuse),是有罪的。 但你要控告她很困難, 因為在場隻有兩人,沒有第三者作證,她可以全盤否認。” 頓了一頓,又說:“ 處理這種問題唯一的辦法是竊聽,從技術上是可行的。 但要注意, 竊聽一定要有兩人在場,單方麵竊聽是犯法行為。

我給“梅”買了隻小錄音機, 準備進行錄音, 找到證據之後, 再通過法律解決。
不過, 這位女士因為長期做不出結果, 自動調離工作到另外的科室,這個問題也就不了了之。

“梅”接下了那個課題, 正好我是搞分子生物學的,找基因缺陷是我的專項。 在我的幫助下,她一步一步做下去,不到一年時間。她終於找到一個基因突變的位點(
mutation), 在較多的病人基因中有此變異。 老板高興極了, 立馬寫成論文, 發表到細胞分子生物學雜誌, 把“梅” 放在第一作者的位置。 正因為“梅”在這個課題上有所突破,老板提升“梅”為Research Associate, 還要她參加了全美肝髒病學術年會,工資也相應提到四萬。

“梅”到美國之後,由於語言上的困難,舉步艱難,由於技術上的生疏(原來是搞藥理的),嚐過苦果。 她沒有退縮, 她勇往直前, 堅韌不拔。
終於排除萬難,獨立地完成了別人沒有完成的課題。 初次的成功, 給她帶來了巨大的欣喜, 在不同的科研領域證實了她自己的價值。

年後, 老板失去了基金。 “梅”又麵臨尋找新的老板。 不過, 這次她很有把握, 因為她的身價提高了, 技術熟練了,對於實驗室的管理, 也有經驗了。 很快, 在兒科醫院找到了另一份工作, 一直工作到退休。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
評論
螺絲螺帽 回複 悄悄話 +1
“你倆的成功來自於相互關愛和提攜,也反映出文革前的基礎教育、素質培養真的很棒!”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ONCOCIDIA' 的評論 : 謝謝! “成功”談不上, 但還是能夠應付科研上出現的各種情況。
ONCOCIDIA 回複 悄悄話 你倆的成功來自於相互關愛和提攜,也反映出文革前的基礎教育、素質培養真的很棒!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Bordeaux94' 的評論 : 謝謝鼓勵!
Bordeaux94 回複 悄悄話 佩服“梅”的堅韌不拔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