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三十四)02

(2012-07-07 14:10:22)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江帆抬起頭,發現三人神情異常,頓覺忐忑不安。

    “讓帆兒把話說完。”海生盡量地掩飾著自己的焦慮。

    江帆喘了口氣:“寧寧說,她已經和財哥約好,下周送她們幾個一起過澳門,然後送她去香港,因此她們的證件都給了財哥。她走時,我特別問過她,會不會有麻煩,她非常肯定地說:‘不會!’。因為她們托了好幾個人才找到財哥幫忙,阿惠會陪她去取證件。不過她說晚上想再多陪陪阿惠,可能回來晚些。我和你們散了,就回了家,收拾了一晚上的東西,寸步沒離開過。可電話鈴響都沒響。如果她有事耽擱,這麽晚,一定會給我來個電話。寧寧一定已經沒有了自由。”江帆停頓了一下,好像還想說什麽,但眨了兩下眼睛,沒說出來。

    海生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職業的習慣,使林庭嗅出了江帆有所隱瞞,他掃了江帆一眼:“還有什麽?”

    “沒了。你們都認識這位財哥?” 江帆避開了林庭的目光,岔開了話題。

    “認識。” 阿明看著海生:“上次你說在紅爺那兒見過他,我還有些奇怪。這回對上號兒啦!紅爺的賭場、酒店、別墅包房裏的小姐,半年一換。南方的女孩子不夠靚,撐不起場麵,北方女孩子想過去撈一筆的不少。”阿明轉過頭,看著林庭:“你們警方盯他的,都是走私販毒的大案。可他做的,遠不止這些。這個王八蛋,像隻狗,隻要有錢撈,沒他聞不到的!我總覺得他對錢的興趣兒超出尋常。”阿明說完,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財哥是什麽人?”江帆皺著眉頭。

    “偷渡客,從汕頭偷渡到香港。後來,英女皇大赦,他拿了身份。”阿明說道。

    “你們是怎麽認識他的?”

    阿明苦苦一笑,點了隻煙,無奈地說:“我很小就在碼頭上混飯吃啦。那時那些走私客,很喜歡用我們這些小孩子幫他們轉運東西,蒙蔽警察。我當了大哥以後,才認識他,說來也有七八年了。那時他有幾條破漁船,經常帶些走私貨從雲海上岸,我給了他不少方便,他是靠我吃飯的。我們三個就是在那時候認識他的。這家夥嘴甜,能伸能彎。這兩年,他不比從前啦,突然成了警方眼中的‘紅人’。

    “那他現在人在哪兒?怎麽找他?”江帆追問道。

    阿明和海生都看了一眼林庭。

    林庭抽著煙,沒出聲。

    “在雲海,警方視線內?”江帆掃了阿明和海生一眼,盯著林庭。

    林庭抽完了最後一口煙,把煙頭掐在煙灰盅裏,邊吐煙邊說:“看我沒用,你們誰都不能去找他。薛寧這事兒就交給我和唐隊去辦,你們誰都不能插手!你們隻要一出頭,薛寧就算沒救了!”

    “為什麽?”江帆急著問道。

    “這家夥剛剛折了兩筆貨,其中一筆就在我們手上。他對我和唐隊恨得咬牙切齒。你們現在去找他,不是羊入虎口嗎?”

    “他大名叫什麽?”江帆問道。

    “姚財弟,我們叫他‘豬頭’。”阿明答道。

    “我一定要見他,摸摸底牌,我必須知道寧寧現在的處境。”江帆蹙緊了眉頭。

    “有一點你要明白,你在摸他底牌的同時,也暴露了你自己。如果你不露麵,薛寧隻需要麵對他。如果你一出場,薛寧就要背負我們所有的人去麵對姚財弟。”

    林庭的話讓大家陷入了沉默。

    阿明剛想說什麽,可看了一眼林庭,又憋了回去。

    “阿明,你怎麽說?”江帆看著阿明。

    “看我幹什麽,有話你就說!”林庭衝阿明一瞪眼。

    “這事兒,你和唐隊插不上手!我們必須去見姚財弟,而且越快越好!” 阿明抽了口煙。

    “接著說!”林庭又點了支煙。

    “等不到你和唐隊出手,薛寧就會被豬頭給廢了!人進了他手,也就兩三天的事兒!豬頭才不會和這些女人費神。除非你有辦法能在三天之內把薛寧弄出來。”


    “說清楚些。”江帆緊張的臉色發紅。

    “薛寧擺明了是去拿證件。如果豬頭不和她來硬的,她不會連個電話都沒有?豬頭手上,大把的毒品,隻要給這些女孩子用上,沒不聽話的。這些北方女孩子想出去撈一筆就洗手的,哪個上岸啦?搞不好,他已經給薛寧用上了。還有,豬頭不是傻瓜,以他現在的處境,他決不會把一個婊子放在身邊,給你們警方留下收拾他的機會。我看薛寧,十有八九已經不在雲海了!”

    “讓港澳警方的朋友幫著查。”林庭抽著煙。

    “指望他們?那些警察,拍電影的時候就夠威猛!你當他們是誰?哼,港澳的法律連死刑都沒有!這些英國佬,葡國佬,現實的很。人家要什麽?就是錢!隻要你有錢,找個律師戴上假頭套,嘴就能說出大天來。他們才不管你誰殺誰。人家玩兒的就是和稀泥。他們要的,是相安無事。你指望這些人去給你找個婊子?不是沒可能,可薛寧決等不到那天!”阿明說完,把手裏的火機往桌上一扔。

    桌上一時間鴉雀無聲。

    江帆感覺胸口壓抑得透不過氣來。她長長地喘了口氣看著海生。

    海生向前傾了傾身子:“帆兒,我們運氣不好,走進了死角。現在我們隻能希望薛寧懂得周旋,找到機會,撥通你的電話。我們知道方向再出手會很穩妥。如果冒然去找姚財弟,會把事情複雜化。”

    “寧寧要是有腦,懂得周旋,哪會走到今天!”江帆自言自語著。

    阿明看著愁眉不展的江帆,一擺手說道:“這事兒也沒那麽複雜!薛寧在豬頭那兒,無非是個婊子。隻要我們肯讓豬頭宰上一刀,沒談不攏得。明天我出頭,和海生一起陪你去找他。他除了要錢,還能有什麽?橫豎他在我這兒不敢太放肆。”說著,一拍桌子。

    “那明天一切得由我決定。”江帆看看林庭,又看看阿明。

    “這樣最好!阿明,明天你得聽帆兒的。談不攏也別和姚財弟翻臉,千萬別把事情鬧僵了。”

    “多餘!”阿明不耐煩地瞥了一眼林庭。

    “不過我還是希望你把這件事兒交給我和唐隊。心太急,將來會尾大脫不掉。”林庭耐心地用商量的口吻想繼續說服江帆。

    “當所有的選擇都勝負各半的時候,人們往往會放棄沉默的等待,主動出擊,以免良心受譴,但未必穩妥。” 海生也看著江帆,字字清晰地說道。

    江帆低下頭,無奈而執拗地壓低聲音說:“我得見姚財弟。”

    “我約他!” 阿明熄了手裏煙。

***


林庭開著車,和阿明、海生一起送江帆回到銀行閣。江帆和大家告了別,下了車,進了大門。

林庭沒動,坐在車裏略有所思。

海生猶豫了一下,對林庭和阿明說:“你倆先走,我得上去。”說完,下了車,去追江帆。

林庭看著海生的背影,歎了口氣,從兜裏掏出煙。

“下去透透氣吧。”阿明開了後車門,跳下了車。

林庭也下了車,點上煙,懊惱地長長吐了一口說:“ 她倆這事兒我及時過問一下就好了。”

“天意的事,你也不必自責。姚財弟還不敢不把我放在眼裏。”

“他可不是以前啦,這你還真得有個心理準備。我總覺得他身後有個很龐大的東西,很難觸摸。”

二人站在銀海閣門前的人行道上,看著街邊霓虹燈下,在自己眼前晃動著的兩個夜女郎。。。


*****

江帆在門口掏出鑰匙,就聽到上來的腳步聲。她沒有回頭,直到腳步聲在身後停了下來,才說:“回去吧,該說的我都說了。”

海生沉默了一會兒:“帆兒,有的事兒,當局者謎。。。”

“我了解寧寧,無論她變成什麽樣,她在我這兒都不會變!” 說著,她輕輕開了門:“太晚了。” 然後頭兒也沒回就進了屋,慢慢地把門關上。

見海生從樓上下來,林庭問道:“都清楚啦?”

”沒有回頭餘地!“海生聲音不大,但非常肯定地接著說:“帆兒剛才的確有事兒瞞著我們!”

林庭皺了一下眉頭。

“很多事兒連帆兒自己也搞不清楚。” 海生歎了口氣,看著兩個夜女郎上了出租。

“那薛寧怎麽就做了這行啦?她不會連這都沒問薛寧吧。”阿明瞪大了眼珠子追問著。

“帆兒當然不會問這些,除非薛寧自己說。”海生轉過身來。

阿明苦苦一笑,聳聳肩,無奈地一咧嘴:“行,又回到原點了。”

 “她們之間,還能有什麽是小混蛋不清楚的?” 林庭想著。

海生沉思著。。。(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三十五)01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7/4182.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