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二十六)01

(2012-06-09 17:28:19)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柱子和薛寧家住同一棟小樓。薛寧家住樓上,柱子家在樓下。每層東西兩大間,中間是廚房和走廊,很寬敞。院子很大,樓梯在院子一邊。

    這院兒是江帆最愛來的地方。因為柱子的媽媽和薛寧的爸爸都沒脾氣,所以無論她和薛寧作成什麽樣兒,都沒人能拿她們奈何。柱子媽急了,也隻能隔著窗喊喊。可越喊,她們鬧得越興奮。

    柱子爸爸過世的早,媽媽常年癱瘓,靠柱子照顧。柱子的兩個哥哥都結婚搬出去住了,姐姐還沒出閣,工作養家。柱子媽是個性格非常開朗的女人。

    薛寧經常彈著吉它,和江帆一起唱著校園歌曲,柱子媽會打開一扇小窗,入神地聽著,樂得合不上嘴兒。太陽好的時候,倆人也會搬到院兒裏,江帆看書,薛寧圍著柱子幫他做些家務。江帆看書看累了,也會和柱子、寧寧一起,陪柱子媽打會兒牌,解解悶兒。柱子除了在院子裏洗衣做飯,空閑時間就是習武。

    寒暑假是江帆最開心的日子,她可以整天和薛寧還有柱子在一起。不過就得經常要和姥姥撒謊,說去同學家學習。 

    轉眼江帆認識薛寧一年多了,又到了寒假。東北的冬季,異常寒冷,處處都是積雪,家家屋簷下都掛滿了一排排的冰瘤兒。尤其是快過年的前幾天,天兒嘎嘣嘣的凍人,出門兒要是不捂圍嚴實了,嗖嗖的小北風就會瞬間將你全身的熱量掏空。 

    這天傍晚,江帆穿了件黃花段子小棉襖,連件兒擋風禦寒的大衣也沒穿。剛剛洗過的頭發還沒幹,兩隻小辮子被凍成了硬梆梆的冰棍兒,豎在兩邊兒,耳朵也凍的紅紅的。她氣衝衝地來到薛寧家。

    她的心情看上去糟糕透了!可見到薛寧,又一句話不說。薛寧耐著性子哄了大半天,江帆就是不開口,差點兒沒把薛寧給急死。

    薛寧終於忍不住了,生氣地大聲說:“看你那死臉,比死爹少媽還難看,再不說話,你就滾!”

    江帆被薛寧罵得跑下了樓。薛寧趕緊擔心地跟在後麵。

    柱子開著門,正做晚飯。一看兩個小丫頭兒穿得單薄,臉色也不對勁兒,便從裏麵出來。還沒開口,就聽薛寧說:“你有本事就走,走了就別再回來!”

    江帆止住了腳步,一屁股坐在院兒裏的凳子上,還是一聲不吭。

    “她比你小,你不哄她,還罵她?”柱子一邊數落薛寧,一邊笑嗬嗬地來到江帆身邊,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

    “不知她犯了什麽病,像個啞巴,問什麽都不說,倔驢!”薛寧氣得跺著腳。

    “有你這麽問的嗎?”柱子看了看薛寧。

     “柱子呀,你快給她們拿兩件大衣披上,不然就讓她們進屋來,這樣會凍壞的。”柱子媽打開了小窗,在裏麵喊著。

    柱子應了一聲,回屋拿了兩件大衣。

    薛寧凍得直哆嗦,拽過一件,趕緊穿上。

    江帆把柱子披在她身上的大衣往柱子臉上一扔,氣呼呼地說:“滾開!不用你管!我就要凍死!

    “看到了吧,見誰跟誰來!你能勸好她才怪!”薛寧站在那兒凍得直搓手。

    “這孩子!柱子,你別聽她的,把她弄屋裏來,讓她倆和我們一起吃飯。”柱子媽又在裏麵喊著。

    “媽,我們家這玉米餅子熬酸菜的,她倆能咽下去嗎?”

    “小孩子餓了,什麽都吃。”

    柱子媽話音剛落,江帆便眼前一亮,她抬起頭: “哎,你倆想不想吃餃子?牛羊肉鴛鴦餡兒的!”(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二十六)02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6/6108.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Terracottawarrior 回複 悄悄話 牛羊肉鴛鴦餡兒的餃子? 我還真是孤陋寡聞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