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二十五)04

(2012-06-05 13:15:32)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秋海湖公園是大嶼市最大的湖景公園,素有:

“秋海波瀾碧如天,
蒼穹亦影樹千年,
揮揮衣袖楓林挽,
招至寒露裹衣衫。”的四季美景。

    生活在秋海湖畔的江帆,一直不曾真正領略過它那湖光山色的絕妙,直到薛寧約她早起的這天。

    五月的清晨,空氣中帶著濕漉漉的涼意。伴隨著丁香花開,那幽幽的芬芳,在空氣中蔓延,沁人肺腑,讓你瞬間有種不知身在何處的飄然;鳥兒那清脆的放歌,伴著霧氣藤蔓,嫋嫋青煙,神秘地回蕩在鬆林間。

    這種種新鮮感讓江帆如癡如醉,驚歎不已。

     “寧寧,你經常這麽早來?”

    “我可起不了大早。就來過幾次。”

    “以後我們天天來吧。”江帆興奮地抓著薛寧的手。

    “我可沒這癮,放著覺不睡,來這兒遭罪。”薛寧抽出手來,向前跑去。。。

    “下雪天有人來嗎?”江帆深深地吸著清新的空氣,也加快了腳步。

    “有,多大的雪都有人來。”

    “我們這是找誰呀,人家在嗎?”

    “放心吧!”

    隨著那些遛鳥的,打太極的,跑步的和看書的人越見稀少,二人來到了湖邊叢林深處。

    又走了一陣子,忽聽到裏麵傳來“嗖嗖嗖”的聲音。

    江帆一愣:“這聲音,好耳熟!”

     “帆兒快點兒,我們到啦!”薛寧喊了聲。

    隻見前麵遠處空地,兩個男人在習武。其中一位江帆一眼就認出來了:“呀,宇文叔叔!”江帆驚喜地邊喊邊跑了過去。

    聽見有人叫自己,宇文蕭陽收了軟兵器,轉過頭定神打量著眼前這位女孩兒。隻見她仙姿玉貌,豆蔻芳齡,笑如初發芙蓉,靜如梨花帶雨,明目皓齒,氣質非凡。她身穿一套藍色運動裝,秀發在後麵用絲巾高高紮起,聘婷秀雅中又多了三分的英姿楚楚。宇文蕭陽仔細端詳了半天,最後皺皺眉,眨眨眼,不認識 !

    江帆笑嗬嗬地看著宇文蕭陽:他還和當年一樣,一身的英武,變化不大。

    “宇文叔叔,我是帆兒。”江帆見宇文蕭陽認不出自己了,忍不住地自我介紹。

    宇文蕭陽真是做夢也想不到,當年那個胖嘟嘟肥乎乎的小帆兒,竟然出落成這幅摸樣兒。他既驚訝又喜悅地看著江帆:“你就是那個會唱歌的胖帆兒?”

    江帆開心地點點頭。

    “哎呀,我的小帆兒,你真的快長成大姑娘啦。”

    宇文蕭陽的話音未落,薛寧便一把抓住江帆,大聲嚷起來:“原來你會唱歌呀。那你為什麽騙我說自己五音不全呀?”

    “帆兒,來,給你介紹一下,”宇文蕭陽指著站在薛寧身邊,和自己一起練功的小夥子說:“這位是你俊哥哥的朋友,姓豐,叫豐玉柱。你就叫他柱子哥哥吧。”宇文蕭陽說到這兒,頓了一下:“哦,你們應該認識吧,柱子和寧寧是鄰居。”

    豐玉柱看上去有十七、八歲,身材足有一米八五開外。丹鳳眼,臥蠶眉,鼻直口方,英俊中透著個性與剛毅。

    江帆衝豐玉柱微微一笑,打了個招呼:“柱子哥哥。”

    豐玉柱趕緊點頭,靦腆地笑了。

    “你們今天怎麽起這麽早?”宇文蕭陽看著薛寧。

    “有人欺負我們,我來找柱子哥哥幫忙。”薛寧說道。

    “可不能打架。要是有事兒解決不了,找大人出頭。柱子呀,你幫她們去說說,千萬不能動手。習武之人要講武德,決不能恃強淩弱,大打出手。”宇文蕭陽嚴肅地對豐玉柱說。

    “知道了老師,您放心吧。”

     “宇文叔叔,您以前答應過教我功夫的,還算數嗎?”江帆認真地看著宇文蕭陽。
 
    “哈哈,帆兒還記得。好,隻要帆兒想學,宇文叔叔就教你!”

    江帆高興得不知說什麽好,她終於如願以償了。

    “你還記得俊俊哥哥嗎?”宇文蕭陽問道。

    “當然,我經常會想起他。”

    “俊俊也經常念道你,他可想你啦!他就今天沒來。感冒了。”

    “那以後,我每天早晨都來,行嗎?”

    “隻要你能堅持,當然好啦!俊俊知道了,一定很高興。”

    從此以後,江帆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她的記憶開始恢複了正常,也漸漸地從失去大表哥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她每天早起,跟著宇文老師,風雨不誤,堅持了六年,直到大學畢業。

    按宇文老師的話說:“帆兒天生就是塊習武的好料,值得培養和雕琢!”(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二十五)06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6/4581.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