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三十一)04

(2012-06-28 13:05:52)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薛寧在銀海閣,寸步不離地照顧著江帆。

    到了第三天,江帆可以起床了,感覺輕鬆了很多。

    薛寧看江帆大見好轉,馬上高興地去給她準備洗澡水。

    天高氣爽,涼風醒神。江帆拉開了客廳的落地窗,望著澎湃起伏的波濤,心中無比暢快。她如釋重負,重獲新生,仿佛感到了上蒼對自己的眷顧。

    江帆深深地吸了口氣:這豁然開朗的感覺,真是久違了!

    她從茶幾上拿了支雪茄,放在鼻子下聞了聞,慢慢地點上,重重地抽了兩口,感到一身的輕鬆與釋然。

   “你怎麽起床就吹風,還抽煙?”薛寧一出來,見江帆站在窗前,馬上過去,關上窗。

    “你想悶死我呀?”江帆轉身走向沙發。

    薛寧走過來,坐在江帆身邊。看著她全身的傷,難過地說:“帆兒,海生說你今天可以拆紗布了。去洗個熱水澡吧,師父的藥都泡好了。”

    “現在知道心疼我還不晚,別等到給我收屍才後悔。”  江帆抽著煙。
 
     “烏鴉嘴!你一點兒都沒變。” 薛寧傷感地說。

    “怕啦?”江帆吐了口煙。

    薛寧低頭不語。

    “我就不怕。找你的時候我都想了,管你死呀活的,隻要找到就好。我就怕你被人做成了肉包子,吃到肚裏了。”江帆憋著笑。

    薛寧翻著白眼珠子看著江帆。

    “看什麽?說拿你做肉包子都抬舉你。你現在也就夠煲鍋骨頭湯的!”

    薛寧瞪著江帆剛想開口,門鈴兒響了,她連忙站起身去開門。

    一個20多歲的小夥子,雙手提滿了東西,氣喘籲籲地站在門口兒:“我是北方餐廳的,這酒菜是一位先生讓我送來的。”

    薛寧讓小夥子進了屋,“帆兒,是不是海生他們送來的?”

    那小夥子一手提著兩個大袋子,一手拎著兩瓶酒。江帆一看那“杜康”二字,心裏就明白了,一笑說:“沒錯,小流氓!”

    小夥子一皺眉頭,奇怪地望著江帆。

    薛寧也眨巴著眼睛。

    “哦,不是說你。把東西放這兒吧。”江帆趕忙解釋。

    薛寧付了小費,送小夥子出了門兒。

    “我去洗個澡,完了我們喝酒。” 江帆站起身。

    “大病初愈的,喝什麽酒!”薛寧收拾著茶幾上的東西,瞪了一眼江帆。

    “酒能驅寒,懂什麽呀!”江帆剛走到衛生間門口,又轉過身來:“那酒,一人一瓶,你甭偷喝!”

    “偷也是你先偷!別以為你在船上偷我的酒喝我不知道。我隻不過在你離開的時候,也偷喝了你的!”  薛寧梗著脖子。(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三十一)05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7/158.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