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二十九)

(2012-06-17 11:41:29)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一天兩夜的航行,遊輪抵達了上海。

    兩個小丫頭初次遠門,還是到上海,真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看著哪兒都新鮮。由於沒有介紹信,倆人頗費了些周折,但最終還是住進了南京路的上海大酒店。

    逛大街,溜商場,買衣服,下館子,二人玩兒了個昏天黑地。剛到第五天,錢就花光了!

    “帆兒,我們還剩不到一百塊了,隻能坐五等艙回去了,明天走吧。”倆人在南京路上,溜溜達達地手牽著手,吃著冰淇淋。

    “這錢也太不經花啦,我還沒玩兒夠呢!”

    “這次回去還不知道這麽交代呢,你還想天天過這日子呀?”

    “憑什麽不呀。我就看現在這日子好。他們的日子才不是人過的呢。”江帆說到這兒,一指路邊的櫥窗:“哎,看那件羊毛衫兒,圖案多漂亮,像畫上去的。那領子多好看,走,進去整兩件。”江帆說完,抬腿上了門前台階。

    “帆兒,真的不能再買啦。不然我們就真的回不去啦!”

    “你聽我的吧。隻要你絕對服從,錢會有的!”

    “真的?那我可就信你啦!”薛寧一看江帆有主意,自己也來了神兒。

    二人穿著新買的羊毛衫,來到照像館,留了張合影。然後按江帆的意思,直奔郵電局。

    “帆兒,他們接到電報要是不給我們匯款怎麽辦?”

    “隻要我們不露麵,就有主動權。一不做,二不休。我說你寫。”

    薛寧準備好了筆和紙。

    江帆清清嗓子,電文如下:“淪落上海街頭,缺吃少喝艱難。”

    “他們能信嗎?”薛寧邊寫邊問。

    江帆眨眨眼睛:“那就嚇唬嚇唬。嗯,,,沿街(點點)無望, ”

    “‘點點’是什麽意思呀?”薛寧看著江帆。

    “讓他們自己想去!”

    “ 寫完了,下麵呢?”

    “剛才寫到哪兒啦?對,沿街‘點點’無望,隻等爹娘匯款。”

    “要多少?”薛寧問道。

     江帆想了想:“  哼,問君需要多少,三零加一整千。”

    薛寧大吃一驚:“你想要他們的命呀?!”

    江帆一聽就不高興了:“懂什麽呀,‘四零加一整萬’才要命呢。”

    “  他們不會給這麽多的!”

    “ 那就再加兩句:若敢皺皺眉頭,後果定遭突變!”

    “帆兒,你可真夠狠的!”

    “ 那就給他們來兩句好聽的吧。”

    “你說!”薛寧瞪大眼睛。

    “待俺接到全額,定當動身返還。”

    “哈哈,你這不敲詐嗎!帆兒,我給你念念,聽著。”

     淪落上海街頭,
     缺吃少喝艱難。  
    沿街(點點)無望,
    隻等爹娘匯款。
    問君需要多少,
    三零加一整千。
    若敢皺皺眉頭,
    後果定遭突變。   
    待俺接到全額,
    定當動身返還。哈哈哈,帆兒,這太過癮了!”

    “快發吧,我都餓死啦。”江帆的肚子咕咕地叫著。

    “哎帆兒,我們下一步怎麽安排呀?”

    “收到錢直奔峨眉山!”

    “啊?。。。”薛寧嚇得差點兒一屁股坐地上!

    第二天,江帆收到了爸爸的電匯單。令她吃驚的是,匯單上的數目不是一千,而是三千。

    回電寫道:“帆兒,爸爸一直有個心願,想帶你遠遊。這次你就和寧寧一起去趟峨眉山吧。高考年年都有,不在一時。家人平安,寧寧爸安好,勿念。 父,江天翊。”         
          
    江帆拿著匯單,心裏不是滋味兒。她知道,這是爸爸文革期間,被壓在“五行山”下整整十年,平反後才得到的一點兒補償。

    江帆把那張匯單放在嘴上,深深地親了一下:“很久沒讓你拿胡子紮我了。”

    二人收了款,遂了願,可萬萬沒料到的是,此次的峨眉山之行,竟讓她們陷入了萬劫不複。(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三十)01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6/13569.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