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二十五)02

(2012-06-02 19:05:37)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薛寧帶著江帆來到一個鮮族人居住區,這裏有條鮮族食街。道路不寬,兩邊有幾家小小的朝鮮餐館兒,門口有些擺賣的小商販,叫賣著各樣的鮮族食品。江帆對周圍的一切感到有點兒陌生。

    薛寧拉著江帆,進了一家餐館。裏麵有五六張台子,看著很幹淨,可就是一個吃飯的客人都沒有。老板娘是位三十歲左右的少婦,高顴骨,眯縫眼,一看就知是鮮族人。她一看進來的是兩位小姑娘,身邊也沒個大人跟著,便有些好奇地問:“你們來吃飯?”

    “不吃飯來幹啥?”薛寧抬眼說道。

    “那快進來吧,到裏邊坐。”老板娘馬上一臉笑容地招呼著。

    薛寧和江帆找了個靠裏的位置坐下。

     “每人一碗冷麵?” 老板娘開口便問。

    “那叫下館子嗎?”薛寧瞟了老板娘一眼。

    “好好好,點菜點菜。”老板娘興奮地點著頭。

    薛寧看起來還真是位下館子的高手。她像模像樣,輕車熟路地點了三個招牌菜,外加兩碗冷麵。

    老板娘手腳麻利,隻一會兒的功夫,菜就上齊了。

    江帆好奇地看著桌上的碟碟碗碗,感覺很新鮮,她既沒見過,也沒吃過。尤其是那盤兒黑乎乎的生拌肚絲,讓她有些望而卻步。她試著吃了一口,被辣得滿臉通紅。

    “哈哈哈。。。眉毛都紅了。”薛寧看著江帆,拿起筷子敲著碗。

    “還有錢嗎?”江帆被辣得邊咂嘴邊問。

    薛寧不解地看著江帆。她翻了翻口袋,把所有的錢都掏出來,放在桌上,仔細地數了數:“還剩三毛六。”

    “弄二兩酒來!”

    “你說什麽?”薛寧咽下嘴裏的東西,抻著脖子,吃驚地問。

    “你爸光吃菜不喝酒?”江帆一瞪眼。

    薛寧搖搖頭。還沒等她醒過神兒來,江帆就把筷子往桌上一拍,衝裏邊兒的老板娘喊道:“哎,老板娘,給我們弄三毛六的白酒。”

    廚窗裏的老板娘,有點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定了定神,跑了過來:“你們倆要喝酒?”

    “不賣?

    “不不,沒這規矩,誰喝我都得賣。隻是。。。” 老板娘看著江帆的神情,馬上改口說:“得得,我給你們來壺三兩的。”

     “不用,拿個碗裝就行了。”江帆一擺頭。

    薛寧瞪著眼珠子。

    轉眼兒的功夫,老板娘用瓷碗裝了大半碗酒出來。

    薛寧皺著眉頭,看了看。

    “看什麽,沒你這冷麵辣。”江帆看著薛寧。

    薛寧湊上前去,趴在碗上聞了聞。

    “酒是喝的,不是聞的。”江帆說完,端起碗,一揚脖兒,“咕咚”一大口,解饞地抹了把嘴。

    薛寧驚奇地盯著江帆,然後慢慢地端起碗來,輕輕地抿了一下。

    “像個娘們兒!”

    “你說什麽?”薛寧一聽,立著眼睛,衝江帆喊起來。

    “哎哎,說你喝酒,又沒說你別的,你急什麽?”

    “烏鴉嘴!我不會喝酒!”

    “隻要不喝,就是娘們兒!”江帆梗著脖子。

    “哼,不就喝酒嗎,又不是喝毒藥,看把你神的?!離死還差得遠呢。”薛寧經不起激,一仰脖,“咕咚”也下去了一大口。

    “哈哈哈。。。眉毛也紅啦!”江帆看著薛寧那難受的樣子,大笑起來。

    老板娘在裏間兒,隔著敞開的廚窗向外望著。

    “看什麽?老板娘,我們沒錢了。要不給我們賒上一斤?我們以後會常來。”江帆衝著裏麵的老板娘說道。

    “你喝一口就瘋啦!我可是一個星期沒吃午飯,給你攢出的這頓飯錢。”

    “你少操點兒心吧。”江帆說完,接著又催問:“老板娘,行不行呀?”

    “什麽行不行的?你說行就行!等著。” 一轉眼,老板娘又端出個更大的碗。

    “這是一斤嗎?”江帆用手指彈了彈那隻碗。

    “一看你這小丫頭片子在家就沒少偷酒喝,還挺識數。這是半斤,一斤你們可喝不完。我們家爺們兒才一斤的量。你們要真能喝,我再給你們拿。今天這酒,管夠!”

    “老板娘,你這店裏怎麽沒人吃飯呀?”江帆接著問道。

    “這年頭兒,有幾個正經人下館子的?我可不是說你們啊。你說,這一個月工資就那麽三五十塊,還要養家糊口。我這也就中午的時候,人才多點兒。都是來吃碗冷麵的,點菜的人很少。晚上天黑以後會有人來,都是跑小買賣的。你們好好喝啊,喝完了再叫我。”說完,老板娘又回了裏間兒。

    江帆一聽就高興了,今天可以放開了喝了。

    薛寧肝兒顫地看著那碗酒, 眨巴了兩下眼睛。

    “看你這一臉娘們兒相。”

    薛寧一聽又急了:“你再說這麽惡心人的話,我不理你了!”

    “看看,又急了。不想當娘們兒,你就得跟著來,看好啦。”江帆說完,把小碗裏剩下的酒倒到大碗裏,然後端起大碗,“咚、咚、咚”連進了三大口,一抹嘴,爽快地說:“娘的,整天逼我偷酒,從來就沒這麽爽過!憑什麽他們想喝的時候,就丟個空瓶子,讓我去跑腿兒呀?哼!每次我都給他們倒肚裏半瓶,再弄點兒抹衣服上,就說,跑得快,灑了,愛受不受!有本事,自己打去呀!”江帆說完,衝薛寧努努嘴:“看什麽,到你啦,娘們兒!”

    “帆兒你混蛋!”薛寧生氣地喊著。

    “不當娘們兒就喝酒,別那麽多廢話!”

    “帆兒,你甭牛!今天你喝多少,我就喝多少!我非堵上你這張烏鴉嘴!”薛寧屏住呼吸,閉上眼,把江帆剩下的小半碗兒,一揚脖兒,喝了個精光!

    老板娘在廚窗裏看著,螞蚱眼長了。

     “嘿嘿。。。寧寧,你現在看我,幾個腦袋?”

    “嗯。。。一個!”

    “你行,天生的酒量!要不想當娘們兒,咱們接著來?”

    “誰說娘們兒就不能喝酒啦?兩個小丫崽子,一口一個娘們兒的在這兒叫著,看我好欺是吧?不知天高地厚!真沒見過你們這樣兒的!”老板娘說著話兒,從裏麵走了出來,手裏端著個海碗。

    江帆一看,笑了:“老板娘,這碗可不小,有兩斤吧。”

    “三斤足足的!少一滴,算我的。來,我今天一個娘們兒,喝你們倆! ”(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二十五)03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6/3110.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