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二十五)01

(2012-06-02 19:05:25)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五一節後的一個下午,陽光普照,春意盎然。路兩旁那高高的垂柳,猶如被清風撩發的輕妝少女,飄逸而羞澀。

    江帆背著書包,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小區的街道,幹淨整潔。那繚繞的炊煙,從居民小院裏吹出,送來那令人垂涎欲滴的各種魚香。那香味兒,帶著海濱城市一種特有的生活氣息,彌漫開來,溫馨無比。

    距姥姥家還有兩條街的一堵路邊圍牆上,坐著位十五、六歲的女孩兒。她抱著吉他,邊彈邊唱著江帆不曾聽過的校園歌曲。江帆被那節奏吸引著,邊走邊豎起耳朵入神地聽著。

    女孩兒一見江帆過來,忙停下琴聲,孤傲地說:“喂,好學生,夠牛的。這麽大個活人坐這兒,你看不見哪?!”

    江帆抬頭望了望。。。

    一件白色毛衣外套,襯著一條瘦身時尚的牛仔褲。那高高挽起的長發,那清純灑脫美麗漂亮的臉龐,在剛剛綻開的夕陽裏,嫵媚動人。

    江帆沒出聲,默默地走了。

    “你是啞巴還是聾子?讀書讀傻啦?還是以為自己漂亮就不愛理人?”那女孩兒心有不甘地在後麵喊著。

    江帆隻裝沒聽見,繼續往前走。。。

    打這天開始,這女孩兒好像每天都在有意地等著江帆,同樣的地點、同樣的語氣挑釁著。雖然江帆從未和她說過話,但江帆能感覺出,隨著自己腳步的漸漸遠離,那女孩兒也走進了孤獨與失望。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江帆放學剛走到回家的路口,三個十八、九歲的大男孩兒,騎著兩輛自行車,攔住了她的去路。

    騎單車的小子,坐在自行車上,用腳撐著地麵,擋住江帆說:“哎,想請你看場電影,上車吧!”

    江帆低著頭,轉身想走,卻被另外兩個前後坐車的給攔住了,堵在中間。

    就聽身後“砰”的一聲,接著傳來一位女孩兒清脆的聲音:“大牙,你個小流氓兒!再敢惹她,我把你們的腦袋全打爆!”

   江帆回頭一看,原來就是牆頭上那位彈吉它的女孩兒。

   騎單車那小子,手捂著頭,血順著指縫嘩嘩地流了下來。

    另外兩個一看傻了眼。其中一個搶過騎單喊道:“大牙,上車!”說完,就往醫院跑。

    另一個趕緊追了上去,邊跑邊喊:“你倆等著,這事兒沒完,回頭再找你們算賬!”

    江帆傻傻地盯著眼前這位每天和自己不期而遇女孩兒。

    她容色晶瑩如玉,冷傲絕俗,美目流盼,猶似一泓清水,桃腮帶笑,嬌憨頑皮,當真是比畫裏走出來的還美。她看著有十五、六歲,身材比自己高,洋溢著成熟少女的風姿。

    她看著發愣的江帆,滿不在乎地說:“那小子死不了!看你嚇的,沒用!”

     “你認識他們?”江帆輕輕地鬆了口氣。

    “這片兒誰不認識他呀,街道主任的兒子,外號叫大牙。軟的欺硬的怕。”

    江帆定了定神兒,小聲說:“謝謝你!”

    女孩兒“撲哧”一笑:“好學生說這話,肉麻!我叫薛寧,就想認識你!”

    江帆不好意思地指了指:“你的吉它斷啦。”

     薛寧瞟了江帆一眼:“都你害的!”

    “那我賠你一把吧。”

    “好呀,拿錢來,八十塊。”薛寧大方地把手伸過來。

    “哦,明天給你。”江帆有些羞澀。

    “算啦,別嚇著你。”薛寧看著江帆,“哈哈哈”地笑起來。停了一下,接著說:“你要真想謝我,就陪我下館子吧。”

    “下館子?”江帆瞪大眼睛:“就我們倆?”

    “不行呀?你沒下過館子?”

    江帆一陣心痛,她低下頭,想起了大表哥。。。

     “哎,和你說話呢。”薛寧催促著。

    “我沒帶錢。”江帆紅著臉。

    “瞧你,我有呀!走,我帶你去。”薛寧丟了手中的吉它,拉著江帆就走。。。

     “去哪兒?”

    “朝鮮冷麵。”薛寧高興地喊著。

    “朝鮮冷麵?”江帆對這四個字非常陌生。

     “怎麽?你沒吃過?現在朝鮮冷麵可流行了。”薛寧牽著江帆的手,穿過一條馬路:“先去我家,把書包放下,然後我帶你去吃個痛快!”

    就是那天,江帆結識了薛寧。

    薛寧也是獨生女,沒有媽媽,爸爸是設計院的工程師。她比江帆大兩歲,是九年製高中的學生,經常曠課,和江帆一樣,不喜歡學校! (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二十五)02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6/1023.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