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二十一)01

(2012-05-04 13:32:04)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晚上六點多鍾,林庭和阿明在阿文的“旺仔兄弟”餐廳裏麵靠窗的位置,叫齊了酒菜,打著邊爐,邊吃邊聊著。從阿明臉上的表情看得出,他還在為白天發生的事兒別扭。

    南方到了 12 月份,雖說沒有北方的冰天雪地,但也著實的有些涼意。今年的氣候尤其特殊,氣溫突然提前開始急劇下降。來大排檔食街打邊爐的人特別多,阿文這裏的生意也顯得特別紅火。

    “這麽快?沒見到人?”林庭看著從外麵走進來的海生大聲地問道。

   海生沒說話。 他脫下西裝,搭在椅子上。然後坐下來,摸了摸凍得有些發紅的鼻尖兒,搓了搓手,拿起旁邊的凍啤酒,滿滿地給自己倒了一杯。

    坐在一旁的阿明,一見海生,心情好像輕鬆了很多。他忙給海生斟了杯熱茶,說:“先喝杯熱茶暖暖胃。”

    海生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說:“剛在車上聽廣播,說昨晚香港凍死了三十多位孤寡老人。”

    阿明拿起筷子,往桌子上一戳:“放屁!香港哪天沒有幾十位老人過身?這天一冷,就都算凍死的啦?這些搞八卦新聞的,嘴不是用來吃飯的!”他邊說邊從火鍋裏撈出一些熱騰騰的魚片,放在海生的碗裏:“吃些熱的啦!進來就喝涼啤酒。不是小孩子了,要多學會照顧一下自己!”

    海生拿起筷子。。。

    林庭拍了一下桌子,皺著眉頭:“哎,我問你哪, 人 見到了嗎?”

    還沒等海生開口,阿明就搭話了:“這個時間她一定是在樓下等的啦,還用問?”

    “沒見到!” 海生吃著說。

    “那你把飯送哪兒去啦?”林庭問道。

    “給小潘了,今晚小潘值班。”

    “她不在家?”林庭又問。

    “小潘說她去了後麵海邊。”

    林庭放下筷子,看了看手表:“不對呀,這個時間應該是薛寧出現的時候。她不在前麵路邊等人,到後麵去幹什麽?你沒去找她?”

    海生沒回答。

    阿明點了隻煙,抽了一口,說:“找什麽呀?她一肚子氣還沒順過來,你讓他去找挨罵?”

    林庭也拿起桌上的香煙,一翻眼皮:“還不順氣?那是砸你砸輕啦?”他邊說邊點了煙,長長的吐了一口又接著說:“她還有什麽不順呀?這事兒到現在她要是管不了,就幹脆撤出。再管可就多餘了!”說完,把火機往桌上一丟。

    海生沒出聲。

     阿明笑了:“嘿嘿,拚死拚活的找了兩年的大活人,現在變成雞了,她消化得了才怪!”

     “那也得找到人再說呀。難不成薛寧鐵了心的要繼續當婊子?”林庭喝了口啤酒,看著一言不發的海生。

    “嘿,你說的容易!你說不當就不當?人都是要麵子的。薛寧幹這行,最怕讓她知道。真要像你說的,下不來台,一走了之,還真就是個麻煩!”阿明抽著煙。

    林庭看看光吃不出聲的海生:“哎哎,你人在心不在的,想什麽哪?”

    海生抬起頭,放下筷子,拿起桌上的紙巾,擦了一下嘴:“帆兒不把見到薛寧以後的事兒想清楚,她是不會冒然和薛寧見麵的。見了麵就要解決問題,這是帆兒的習慣。我不想打擾她。”

    “你倒挺懂事兒!她什麽習慣哪?薛寧可不是兩三歲的小孩子。腿長在人家身上,她管得了嗎?”林庭向煙灰盅裏彈著煙灰。

    “是呦,女人之間能有什麽呀?不過,讓她撞撞南牆也好,免得她整天不知天高地厚的。”說完,阿明轉臉看看海生,一皺眉頭問:“哎,她們之間到底有什麽?”

    海生沒吱聲,又開始吃起來。

    林庭用鼻子一哼:“哼,你問他?那還不如問我。”

    “你知道?”阿明扭頭看著林庭。

    “明天問問不就知道啦?明天我去找她!先弄清這二位之間到底是怎麽回事兒再說。免得我們都跟著嚇忙活!”說完,林庭轉過臉來,看著阿明:“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免了吧,我可和她折騰不起。她給我砸成這樣,我還一堆事兒得處理呢,沒那閑工夫。這半個月,想不關門都不行了 !晚上我找你吃飯。”

    “你那破店麵!哎你不一直想弄氣派點嗎?”林庭看看阿明。

    “我就欠她砸是吧?拐彎抹角的!”阿明瞥了林庭一眼。。。

    林庭看著阿明,咧嘴笑著。。。(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二十一)02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5/3390.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逍遙萍聚 回複 悄悄話 很吸引人的小說,盼下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