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二十四)03

(2012-05-31 12:47:27)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帆兒不知道自己又惹了什麽禍?但從姥姥和媽媽的談話裏,她知道,這回她麻煩大了。因為,她又被研究送去學校了。

     “這丫頭敢出去唱江青的‘王老五’,這不是想要她爸爸的命嗎?要不是宇文老師人好,換了別人,說出去,她爸爸可就甭指望能回來啦!現在她大姨和大姨夫正想辦法托武裝部的人,把他爸從農場弄回來。帆兒要再這樣下去,非出大事兒不可。都怪她大表哥,整天弄個破唱片機,不教她學點兒好。還是把她弄去學校呆半天兒吧,讓老師看著,她也少些時間出去胡鬧。”姥姥邊收拾著廚房,邊氣鼓鼓地嘟囔著。

     帆兒媽媽洗著碗,低頭不語。

    “你別以為帆兒傻。就那京劇大段子,她聽聽全會,能唱得一板一眼,分毫不差。這孩子聰明的很!就得送去上學。”姥姥堅持地說。

    事情最終定下來了。暑期一過,帆兒就要被送去學校了。

    在帆兒隱約的記憶裏,好像從五歲上學開始,就很少有快樂的日子了。


*

    上學的第一天早晨,帆兒很早就自己起床了。

    “帆兒,你在幹什麽?” 帆兒媽媽被帆兒給折騰醒了。

    “我要學係褲帶。”帆兒拿著一條兒童軍用褲帶,在腰間擺弄著。

    “帆兒,你的褲子有鬆緊,不用係褲帶。”

    “媽媽,我要係褲帶! ”

    到了吃早飯的時間,帆兒說什麽也不吃。眼看到了上學的時間,大表哥也到了。。。

    文革期間,帆兒的爸爸因政治原因,被下放到農場。帆兒就一直由姥姥照看。大表哥家距姥姥家很近,上學、放學都經過姥姥家門口,大表哥便承擔了每天接送帆兒的任務。

    帆兒從第一天開始就不喜歡上學。

    一天沒吃東西、坐在教室裏、肚子餓得咕咕叫的帆兒,好不容易盼到了放學時間。同學們都走了,隻剩她一個人坐在教室裏,等大表哥來接。帆兒一見到大表哥,真是開心極了!

    “帆兒,你怎麽不收拾書包兒呀?”大表哥走過來,摸了摸帆兒的頭。

    帆兒不解地看著大表哥。

    “以後上完最後一堂課,帆兒就要把桌上所有的文具書本,收到書包裏。”大表哥邊收拾,邊耐心地教著帆兒。

    帆兒看著,點點頭:“大表哥,我肚子餓,你給我買糖葫蘆吧。”

    大表哥笑了笑,蹲下身,摟著帆兒說:“今天是帆兒第一天上學,大表哥要獎勵帆兒。走,大表哥帶你下館子去,吃狗不理包子。”

    帆兒高興地拍著手。

    大表哥站起身,一手去拎書包,一手去抱帆兒。。。

    “大表哥,我要騎大馬。”

    “好,騎大馬。”

    帆兒的大表哥秋子萍比帆兒大一旬,和帆兒都屬馬。姥姥經常說:“我們家有兩匹馬,一匹大馬,一匹小馬。”

    在帆兒的眼裏,大表哥是這天下最好看的人。他鼻子高高,個子也高高。帆兒喜歡在大表哥睡覺的時候,拿著毛筆在他臉上畫。畫完了,帆兒便會“嘎嘎”地大笑,得意地欣賞著自己的作品。無論她怎樣惹禍,大表哥都會寵著她。帆兒是騎在大表哥肩膀上長大的。每次她騎在大表哥肩上的時候,她的內心都充滿了自豪:因為無論在哪兒,都沒人敢欺負她。

     “帆兒,你為什麽不吃早餐?”大表哥扛著帆兒,邊走邊問。

    “吃完要上廁所,我不會係褲帶。”帆兒騎在大表哥的肩膀上,悠蕩著兩隻小腳。

    大表哥心疼地拍了拍帆兒,握著帆兒的小手。

     “老師都留什麽作業了?”

     帆兒瞪著眼睛看著大表哥,一臉茫然。。。(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二十四)04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6/282.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