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二十)

(2012-05-02 22:02:18)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第二十章


阿明的意大利家俬城,坐落在澳門關口前、雲海的最佳商業路段。它距‘銀海閣’也就兩百米的距離,中間隻隔著一個海濱公園。家俬城的門臉兒並不豪華,但內部裝修卻相當獨特。麵積很大,占據了整個樓座的臨街一層,各種款式的意大利高檔家俬應有盡有。


阿明的辦公室設在家俬城最裏麵靠後門兒的出口處,三麵玻璃隔斷,可一覽整個家俬城。


阿明今天來得特別早。此刻,他正坐在老板台後麵的大班皮椅上,泡著功夫茶。


江帆沉默不語地側座在老板台旁的雙人沙發上,左手拿著拐杖,右手裹滿了紗布。


龍海生和林庭坐在江帆的對麵,靜靜地抽著煙。


屋中間,站著的五六位年輕小夥子,互相傳遞著一張照片,嘴裏還不停地嘀咕著。


阿明把三杯衝好的功夫茶放在了一個小托盤兒上,慢悠悠地站起身,端著托盤,板著臉來到江帆麵前,斜眼一哼鼻子說:“哼,女孩子嘴甜點兒不會吃虧的。喝杯茶啦。”


江帆剛要伸手,又縮了回來。。。


阿明看看她那纏滿繃帶被燙傷的手,眼裏閃過一絲內疚,但臉上仍若無其事地說:“唉,用另一隻手啦,很熱。”


江帆放下手中拐杖,還沒把手伸出來,阿明就輕輕地將小杯茶放在了江帆旁邊的茶幾上,小聲說道:“涼些再喝。”說完轉過身,把托盤放在了林庭和海生麵前的茶幾上,回過頭來對屋中間的幾位正在嘀嘀咕咕的小夥子說道:“像群女人!大點兒聲啦!什麽阿玲阿玲的?” 


 “明哥,你和這阿玲什麽關係呀?”一位叫阿豪的小夥子拿著照片問道。


 “關你屁事兒!” 阿明衝他一瞪眼兒。


“你叫她什麽?”林庭前傾了一下身子,放下手中的茶杯。


阿豪馬上轉身對林庭一點頭,說:“庭哥,這不是阿玲嗎?我們都認識她。”


其它的幾位小夥子都不約而同地點著頭。


“別那麽多廢話!誰知道她人在哪兒呀?”阿明不耐煩地一把從阿豪手中抓過照片。


“她天天在銀海閣樓下拉客,過了晚飯時間就出來。”


“你說什麽?拉客?拉什麽客?”阿明瞪大了眼珠子,狠狠地問道。


林庭和海生相互對視了一眼。


江帆靜靜地坐著,一聲沒吭。


“拉客就是拉客嘍。” 阿豪掃了一眼旁邊的幾位。


“是呀,阿玲要價很高,隻有住在‘銀海閣’的老板才出得起她的價錢。” 另一位小夥子趕忙幫著解釋。


“你說她是雞? ”阿明出口都叉了音了。


“當然是雞啦!不是雞是什麽?銀海閣的保安小潘還經常幫她介紹客人,誰不知道。”


小夥子們都連連點著頭。


阿豪又看著阿明說道:“阿玲整天地和阿惠在一起。我去‘銀海閣’樓下給你買煙,經常看到她們。銀海閣的小潘和她們關係很好,每次公安局大搜捕的時候,小潘就把她們藏進‘銀海閣’。聽說。。。"阿豪說著停頓了一下。


“聽說小潘還拿阿玲的回扣。” 站在阿豪身邊的小夥子馬上補充道。


“他們。。。還。。。經常地在門口一起吃烤香腸。” 另一位支支吾吾地邊說邊用眼睛溜著江帆。


“還有什麽,快說,看什麽?”  阿明氣呼呼地猛然上前一步,舉手照他的腦袋上就是一巴掌。


小夥子縮了下頭,盯著江帆伸手一指:“阿玲的項鏈和她那條一模一樣!”


江帆聽得真真切切。她麵沉似水,沉默不語。


刹那間,屋子裏一片寂靜。


“都給我滾!” 阿明突然地嚎了一嗓子。


“你能不能不這麽一驚一乍的?!” 林庭抬頭瞪了他一眼。


阿明狠狠地把照片往桌上一拍,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幾個小夥子不知道哪句話惹了他,一看氣氛不對,趕緊都溜了。


屋裏的氣氛立刻又變得尷尬起來。


龍海生和林庭看了看江帆,都沒出聲。


江帆慢慢地拿起了那杯濃濃的功夫茶,一口喝了下去。


阿明陰沉著臉,點上煙,可剛抽了一口,便突然大笑起來。他拍著桌子,笑得前仰後合。


林庭和龍海生又不知發生了什麽,相互望望,莫名其妙地眨著眼。


阿明邊笑邊嬉皮笑臉地指著江帆:“ 哈哈哈。。。昨。。。昨天說你‘二奶’,你還動手打人,” 接著他又用手點著桌上薛寧的相片:“今天她成了雞,你倒沒脾氣了,哈哈哈。。。,不準再動手啦。這。。。這回可不是我說的,哈哈哈。。。”


林庭氣得瞪起了眼珠子,盯著阿明狠狠地說道:“結了婚的人,孩子都快出世了,你能不能有點兒正行兒!”  


阿明還是忍不住地笑,看著江帆繼續說:“事實來的嗎,哈哈哈。。。要不今晚我去‘叫’她,然後再給你個驚喜?哈哈哈。。。”阿明越說越來勁,坐在那兒笑得難以自控。


林庭還想說什麽,卻被龍海生拍了下肩膀給攔住了:“別理他。”


江帆一臉的絕望。她拿起拐杖,慢慢站起身,步履沉重地向門外走去。。。


阿明望著江帆那憂傷的背影,又接了一句:“不就當隻雞嗎?沒那麽誇張!”


林庭氣得把手裏的半截兒煙‘啪’地衝阿明彈了過去,剛好打在阿明的手背上,燙得他一哆嗦。他撣了撣煙灰,看著江帆,還是笑個不停。


江帆走到門口兒,停住了腳步。她慢慢轉過一半兒的身子,想說什麽,可又沒開口,停了一會兒,轉身出去了。。。


林庭和龍海生看著江帆的背影,沉默不語。。。


阿明起身給大家的杯裏,又斟上茶。三人邊喝,邊在心裏琢磨著。。。


“ 這還真不好見麵!薛寧要是臉上掛不住,再來個破罐子破摔,跑了,還真就麻煩!” 林庭咂了咂嘴,說道。


“見什麽見呀,多餘!走上這條路,沒得救啦!” 阿明吐了口煙。


龍海生低著頭,歎了口氣說:“總算是有個結果了!” 


他輕輕拿起煙盒,倒了一支出來,叼在嘴上,打著火,還沒等點,就聽外麵‘咣當‘一聲巨響,緊接著便是‘嘩啦啦。。。’的聲音。


三人頓時一愣。


阿明剛要起身,又傳來一陣‘咣當,嘩啦啦。。。’的聲音


這回三人都聽清楚了:這聲音的確是從家俬城裏傳來的。


三人立刻從座位上竄了起來,阿明在前,林庭、龍海生在後,衝出了辦公室。剛到門口,就見阿豪從家俬城前麵瘋了似地跑了過來,滿臉通紅,指著大門口說:“明哥,剛才那女的拿石頭把我們的門臉兒全砸啦!”


阿明抻著脖子,向前張望著。。。


家俬城裏的家俱高高低低,遮擋著視線,再加上逆光,讓人什麽也看不清楚。阿明趕緊順著走道,向前飛快地走著。


 “她搬石頭?你們沒看見?”阿明邊走邊問阿豪。


“是是。。。我搬的。她說手上有傷,不方便。讓我先搬兩塊放在門口的兩邊兒,說你一會兒會出來看。”說完,阿豪馬上習慣地拿胳臂擋著臉。


“你個沒腦的白癡!”阿明伸手就向阿豪的腦袋上扇去。


 “我怎麽知道她是要砸玻璃?你剛才還和她好。。。” 


沒等阿豪說完,阿明又抬腿給了他一腳:“我好你個老母!”


阿明追著阿豪,打到了大門口兒才停住了手。


眼前的一切著實地把阿明給驚呆了!


前門大廳滿地的碎玻璃,門兩邊的落地鋼窗隻剩下了框架子,像被炸過一樣,整個門臉兒麵目全非!所有人都縮脖站在一旁,神色緊張地盯著阿明。


“多大的石頭啊?!”阿明氣得兩眼直冒金星,聲音都岔了調兒。


“圍花壇的大石頭。” 阿豪雙腿打著哆嗦,側身一指沙發旁一塊比西瓜還大的石頭。


“這群飯桶!”阿明邊罵邊踩著滿地的碎玻向店外走。。。


站在店門口的人行道上,阿明望望左右兩邊。他一眼就見到江帆,正穩穩當當地站在距自己百十米遠的海濱花園草坪上,拄著拐杖,望著自己。也不知她是在曬太陽,還是在挑釁。


阿明看著江帆差點兒沒背過氣去。他指著江帆,肝長氣短地來回走,嘴裏還不停地罵著:“這,這,這個死八婆!見到她我就沒好日子過,什麽東西!” 


這時,林庭和海生也跟了出來。


看著遠處隻露著半張臉的江帆,林庭憋不住地想笑:“阿明,這茬兒你不能接。她這可是無名火兒,不是衝你。”


“放你個屁!她不衝我怎麽不砸你家玻璃呀!”阿明氣得已經語無倫次了。


龍海生將那支一直叼在嘴上的煙點上,輕輕吐了一口,微微一笑說:“誰讓你那破嘴!” 




接下集:血雨腥風(二十一)01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5/2572.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5)
評論
sorude06 回複 悄悄話 想起來,這江帆是不是故意傷自己的臉啊,就為了不和駱叔北上?
林庭最後真的死了?
Terracottawarrior 回複 悄悄話 言多必失啊,嗬嗬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