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三)

(2012-03-08 09:24:12)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江帆被烈馬騰空掀出,左肩和左臉著地,慣性滑出近一丈多遠。

      馬場長時間沒人打理,跑道上很多粗砂未清。江帆隻穿了件短袖運動衫,滑在地上,像被刀削一樣。左臉、左肩和膝蓋,都已血肉模糊。腹部摔在地上,震得肝膽俱裂,五內俱焚。她渾身麻木,已經失去知覺。

     兩位老頭兒在圍欄外,看得真切,當時就嚇傻了。醒過神兒來,丟下包兒,瘋了似地跑進馬場。

  二人看著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江帆,頓時嚇得臉色慘白,魂飛天外。汗珠子從額頭上滴滴答答地滲出,雙腿打著哆嗦,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清脆而溫和的聲音:“別動她。”

  二位回頭一看,是個年輕英俊的小夥子。他雙眸聰慧,燦若星子,像是從地裏遁出來的。他站在兩位身後,神態沉穩,字字清晰地說:“她是左肩先著地。如果沒傷到頸椎,便無大礙。你們現在不能動她。”

  兩位老頭兒魂不守舍地互相看看。

    李浩然雙眼直勾勾地看著這位年輕人問道:“會有生命危險嗎?”

  “不會。她身體相當靈活,已在空中迅速作了調整。”

  “會傷到骨頭嗎?” 駱遠山的聲音都變了。

  “肩胛骨,沒那麽容易骨折。一切等醫生診斷吧。”

  倆老頭兒雖然驚魂未定,但總算暫時從年輕人那淡定而老成的神態中,找到了一絲依靠。

  駱遠山緩步走近江帆,慢慢趴在地上,看著麵目全非的江帆,心如刀割。他不得不讓自己先鎮定下來,輕聲問道:“小丫頭兒,怎麽樣?能說句話嗎?”

  江帆還是一動不動。此時此刻,她唯一感到有知覺的地方,就是舌尖兒上有顆牙。她怕嚇壞倆老頭兒,勉強地動了一下手指。

  “附近哪兒有醫務室和電話?” 年輕人向李浩然問道。

  “要走好遠。從大門進來,順路向左轉,一直到頭,就是接待大樓。那裏可撥外線電話,叫救護車。二樓有園內醫務室,你去就說,李浩然總經理在這兒,讓他們馬上派人來,先做處理。” 李浩然的聲音已經變得非常沙啞。但他還是強作鎮靜,字字清晰地和年輕人交代著。

  李浩然話音沒落,年輕人已飛身上馬。倆老頭兒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又嚇了一跳。

    李浩然剛想伸手阻止,可話還沒出口,就見年輕人緊鎖雙眉,緊拉韁繩,那馬一嘶長鳴,四蹄狂跳,瘋了似地要把年輕人甩出去。可這次,它沒那麽走運。隻見小夥子雙膀一較力,身上那件本來穿著很寬鬆的休閑衫,讓彈起的肌肉繃得緊緊得,像要被掙開。俊俏的臉上,刹那間透出一股英姿剛氣。他腰身筆直,穩如泰山,任憑這匹烈馬如何地掙紮,都無濟於事。馬兒在他噓噓的口哨聲中稍見安定,小夥子便雙腿猛一磕馬鐙,馬兒甩開四蹄,生風似地越過圍欄和花叢,一路狂奔,直奔接待大樓的方向。眨眼之間,無影無蹤。。。

    倆老頭兒目瞪口呆。。。

  駱遠山坐在地上,看著江帆,一臉的哭相兒,心想:“這丫頭的臉,算是破了相,徹底毀嘍。我可怎麽和她父親交代?”

  趴在地上的江帆,感到麻木的全身稍稍有了些知覺。她越想越喪氣,心裏罵道:“媽的,明天和光頭佬北上的事兒算是徹底地泡湯了。這回我可把他給坑死了。怎麽不摔死!”(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四)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3/7967.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五弟五哥 回複 悄悄話 這下可這夠慘的,不是毀容了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