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二)

(2012-03-06 12:18:30) 下一個


 
Photobucket 



 第二章


 
    一九八八年,中國的改革開放在南部沿海,特別是經濟特區,已稍見起色。北方仍以國企為龍頭,計劃經濟為主體,企業的自我經營意識淡漠,墨守成規。南北方的差距,以及人們麵臨經濟大潮所產生的畸形意識,已初露端倪。

  十月的北國,深秋霧重,冷風襲襲。而此時的南部都市—雲海經濟特區,卻是綠草茵茵,風光旖旎。

  這天,二十一歲的江帆和往常一樣,每到下午四點,就去銀灣度假村,陪度假村的李浩然總經理打網球。這時,球場草坪外圍的自動灑水係統會定時啟動,這是李浩然特別交代的。因為他知道,江帆這位北方姑娘怕熱。他對這位小朋友總是嗬護有加。而江帆,總能從這絲絲的涼意中,體味到一種溫暖與愛護。她從不錯過陪李浩然打球的時間。球場上的李浩然,動作敏捷,跑跳輕盈,決看不出是往六十歲上數的人。他中等身材,體型勻稱,和藹可親。

  球打了近一個鍾頭,二人已是大汗淋漓。

  當他們看到遠處溜溜達達走來的駱總-環宇國際的總經理駱遠山時,都不約而同地收了拍子。各自拿著旁邊休閑椅袋裏的毛巾,邊擦汗邊和駱遠山打起招呼來。江帆稱駱遠山為‘光頭佬’,而且每次見麵,要不惹他生點兒氣,就感覺周身不適。

  “都準備好啦?”李浩然微笑地迎過去,向駱遠山問道。

  “沒什麽好準備的,有這小丫頭隨同,我省心啦。”駱遠山笑嗬嗬地說。

  江帆也微笑著走過去,逗著駱遠山說:“這都十月了,如果我們能在北方逗留一個月,準能趕上大雪。就您這光頭,再飄上雪花兒,準能凍成樹掛。”

  駱遠山一聽就不高興了,指著江帆說道:“這鬼東西和她爸一個鬼樣兒,沒一句好聽的。”

  “哈哈哈,我倒希望她對我也這樣。”李浩然笑了。

  “她對你不這樣?那還真難得!”

  “你比他還老氣橫秋。”江帆看著李浩然。

  “哈哈哈。。。她是嫌你老古董。我說的,不然她才不會比狗尾巴老實多少的。”駱遠山也笑了。

  老少三人,談笑風生地順著球場的海灣小路,向跑馬場方向散步走去。。。

    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令人想不到的是,這老少三人見麵後沒幾分鍾,就有一件令人無法承受的事情發生了!

  江帆跟在二位老總左右,一點兒也沒留意他們在說什麽。她讓駱遠山幫自己拎著袋子,自己拿著球拍,打著口哨,逗著樹上的小鳥。鳥兒也喜歡和她對歌兒,在枝頭上嘰嘰喳喳地跟著。一隻青蛙也被江帆追著,逃到駱遠山身邊的花叢中。江帆拿著球拍衝著青蛙邊舞邊喊:“你這家夥,哪裏跑?出來出來。”

  駱遠山見江帆圍著自己和李浩然轉個不停,感覺眼暈,一繃臉說道:“我們在商討北上的大事,明天就動身啦。你這鬼東西也不好好聽聽,動腦想想如何幫幫我,整天和這些鬼東西吵吵鬧鬧的,它們懂你個鬼!”

  江帆圍著花叢,邊找著剛才那隻青蛙邊說:“你就那麽幾件爛事兒,上去辦就是了,有什麽好想的?”

  “這是爛事兒?你給我說說清楚。” 駱遠山有些急了。

  “她個小孩子,不喜歡我們嘮叨的。” 李浩然趕忙解圍說。

  江帆雖然沒找到那隻青蛙,可一見駱遠山急了,便來了神兒。她從花叢後麵鑽出來,笑嘻嘻地氣著駱遠山說:“不就買些破銅爛鐵和喂牲口的東西嗎,再想辦法把這些東西折騰回來,沒錯吧?”

  駱遠山一聽,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忙嚷道:“你這鬼東西,做事就要有個做事的態度,認真地學習。你這麽去北方談,我彈你個頭!”

  駱遠山的話音剛落,一個白色的東西就掉到了他的光頭上。三人一愣。駱遠山順手一摸。。。

  “什麽呀?”李浩然一皺眉頭。

  江帆恍然大悟,用手一指大笑起來:“哈哈哈。。鳥屎!看你還敢說這些鬼東西什麽都不懂。你再嘮叨我,它們還拉,哈哈哈。。。”

  李浩然也被江帆鬧得忍不住地笑起來。駱遠山一手往樹上抹鳥屎,一手接過李浩然遞來的紙巾,邊擦邊抱怨著:“和這鬼東西在一起,分分鍾得讓她給氣死!這兩年,我讓她弄得暈頭轉向,命都短幾年!”

  江帆就喜歡惹駱遠山生氣。她喜歡看駱遠山急起來,發牢騷時的樣子。駱遠山是客家人,雖說他的普通話能說得字正腔圓,可表達方式和語序,聽起來總是怪怪的。再加上他那滑稽的表情,讓人感到十足的幽默。江帆笑過了癮,把球拍兒往草坪上一丟,向跑馬場的方向跑去,邊跑邊喊:“不陪你們囉嗦,我去騎馬跑兩圈兒。等會兒餓了,找你們吃大餐。”說話間,人就沒影兒了。

  銀灣度假村,隸屬雲海海洋建設開發集團。它坐落在銀灣大道、雲海的最佳海灣路段,占地廣闊,是雲海海洋建設開發集團在雲海市建的第一個五星級別墅式花園度假村。它以別墅式環海小型建築和綠色花園為主體結構,園內具足各種遊樂、休閑、商業及消費設施。綠化麵積大,海景獨特,環境優美,清靜典雅,是港澳人攜全家來度假的好地方。

  順網球場沿海灣路向裏走,是免稅商業區。中、西餐廳,望海樓,海濱浴場,淡水泳池,各類球場,賽車場,兒童遊樂場,應有盡有。

    走到最深處盡頭兒,有個小山丘,下麵山坳外圍的一大片開闊地便是跑馬場了。同時,這裏也是距酒店接待大樓最遠處的一角。

  跑馬場因請不到好的馴馬師打理,閑置了有段時間了。外麵掛著‘暫不營業’的牌子。有兩個輪班喂馬的,白天還經常不在。江帆是這裏唯一的熟客。
 
    太陽夕照,臨近傍晚,正是馬兒打盹兒的時候。江帆進了馬廄,拉出一匹有配鞍的高頭大馬,拍了拍說道:“哥們兒,蠻英俊的嗎,新來的?以前怎沒見過你呀?別犯懶,打打精神,陪我跑兩圈,咱們認識認識。”

  江帆邊說,邊端詳著這匹馬:“的確是匹好馬!” 她心裏想著,便翻身上了馬。她身手敏捷,一抖韁就進了馬場圍欄。她先慢慢溜溜,讓馬兒提提神兒,也讓自己摸摸馬的習性。一圈兒下來,感覺不錯,便一磕鐙,撒開了韁,任憑馬兒狂奔起來。

  江帆正得意地騎在興頭兒上,不料這馬來了個急停。它前腿一蹬,後退一掀。江帆毫無防範,被‘嗖’的一聲,拋了起來,騰空飛出,頭重腳輕,最後臉著地,重重地摔了下來。

    兩位老總這時也來到了馬場外圍。剛要開口讚讚小丫頭的騎術,不料,傳來馬兒一聲長長的嘶鳴。


    二位定睛一看:“可不好了,出大事啦!”(待續)



      下一集:血雨腥風(三)請點擊進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3/6404.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五弟五哥 回複 悄悄話 這丫頭夠淘氣的,沒摔壞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