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十)

(2012-03-28 19:43:12)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第十章


龍海生聽完了江帆的敘述,慢慢地端起了酒杯。他望著江帆那憂鬱的眼神,一口喝掉了杯中酒,然後起身說道:“走,去海邊透透氣,你這都關了半個月了。”


江帆把身體向後靠了靠,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有兩個人,應該是找薛寧的最佳人選。我們明天就去見他們。”龍海生拉了拉後背。


江帆的眼神裏,頓時透出一絲喜悅。她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突然抬頭盯著龍海生。


“你又想幹什麽?”龍海生機警地眨巴一下眼睛。


江帆歪頭一笑:“下樓?你行嗎?”


龍海生皺了皺眉頭:“你是怕我抱不動你?”


“你臂力千斤,烈馬都得乖乖的。”


“你趴在地上怎麽知道的?”


“聽馬蹄聲,比看要生動。”


“那走吧,還想什麽?”


江帆眨眨眼,還是坐著沒動。然後,故意用刁難的語氣說:“這抱上抱下的,乏味!”


龍海生聽不明白江帆在說什麽。


江帆看著他那呆呆的樣子,憋著笑。


“你膝蓋有傷,不能背。你。。。該不會想讓我把你拎下去吧?”


江帆用力憋著笑,心想:“你小子還真是好功夫,一隻手就想把我收拾了。既然如此,幹脆一不做二不休。”江帆想著,拿過身邊的拐杖,雙手拄著站了起來說:“拎下去。。。太虐待我了吧。”


“你。。。想騎我脖子上?”龍海生眨巴著眼睛。


江帆終於忍不住地笑了,點點頭說道:“這倒是個不錯的好主意。不過呆子,你能不能想點兒有情調的,浪漫點兒的?”


龍海生抓了抓頭皮,覺得實在沒什麽法子好想,便支吾著說:“就剩用頭頂著了,這浪漫?”


江帆終於‘哈哈’地笑出聲兒來:“看來你的功夫還真了得。你還練過什麽呀?都說出來我聽聽。”江帆邊笑,邊駐著拐杖走進臥室。不多會兒,她拎出個不算小的背兜兒來。


“拿這幹什麽?”龍海生不解地問。


“你不去趟洗手間?”江帆若無其事地所問非所答。


龍海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楞了一下:“哦。” 轉身去了洗手間。


江帆馬上拎著背兜,像做賊似的,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客廳的一端,吃力地彎下腰,把放在地板上的兩個重有二十斤的沙袋,裝進了兜子。然後,又趕緊拄著拐杖,走了回來。這時龍海生也從洗手間裏出來了。


“說吧,你想拿我怎麽開心?”龍海生憨憨地一笑。


“你有沒有見過四川山地用的滑竿?”


“電影裏看過,真的沒見過。”


“滑竿要雙人抬,我們今天玩一個人的。”


“好像不輕鬆哦。”


“怕啦?”


“嘿嘿,抬滑竿兒賣苦力的,有活幹就不錯了。” 龍海生抓了抓耳朵。


“那你把兩隻胳臂伸平,不許彎,一高一低。高的給我當靠背,低的當座位。對啦,就這樣。蹲下,先得讓我坐上去。” 江帆吃力地摟緊她那個大背兜兒,拎著拐杖,一瘸一拐地試著往龍海生的胳臂上坐。


龍海生紮穩了馬步,伸著雙臂,一咧嘴說道:“你就不怕我撐不住,把你漏下去?”


“有你這麽賣苦力的嗎?”江帆瞟了他一眼,然後把屁股穩穩當當地坐在了龍海生的一隻胳臂上。可想不到的是,龍海生竟然單臂穩穩地托起了江帆。


“這家夥的臂力真神了!” 江帆在心裏叫著好,嘴裏卻喊:“起轎!”然後舒舒服服地向後一倚。


龍海生氣運丹田,腰身筆直,臉不變色,吐氣均勻。可剛一站定,他便一皺眉頭,出口嘲笑道:“天哪,半個月就肥了二十斤!”


江帆一聽就不高興了,她馬上板起臉說:“給我等等。”說著,她把懷裏的兜子用手提著,轉身掛到了龍海生的手腕上,心想:“讓你嘴貧!”


龍海生不但毫無反抗,嘴角上還掛著奸笑,讓人覺得可恨之極。


江帆一看龍海生這表情,心裏就後悔,心裏犯著嘀咕:“哼,早知道你這麽得意,不如把那兩個啞鈴也裝上了。”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龍海生像似看懂了江帆的心思,故意討人嫌地嘟囔著。


江帆沒理他,清了下喉嚨說:“你給我慢慢兒地抬,散著步地走。咱們好好聊聊。”


龍海生微微一笑,不溫不火,幹淨利落地抬著江帆,像散步似的,帶著節奏,邊聊邊向外麵樓梯走去。。。


此時的江帆,打心眼兒裏對龍海生佩服得五體投地。


可龍海生卻開始沒事兒找起事兒來。他竟然很認真地給江帆講起了一個故事,還一板一眼地,說:“從前,有個騎驢的老太太。因為太心疼她的驢,於是就自己扛著口袋,坐在了驢背上。。。”


江帆一聽就明白了:“原來是在奚落我把背兜兒掛到你手臂上。” 想到這兒,江帆狡猾地一笑,然後眯縫著眼睛,盯著龍海生:“嘿嘿,剛才我多餘了是吧?”說完,隨手從衣袋兒裏掏出一包小紙巾,抽了一張,在手裏搓成長條。邊搓邊歪著頭,盯著龍海生的鼻孔。


龍海生正得意地抬著,一看江帆這表情,知道麻煩事兒來了。他趕緊眨巴了兩下眼皮,心想:“好漢不吃眼前虧。”想到這,他馬上變了副笑臉,可憐巴巴地望著江帆說:“嘿嘿,你看,我都成驢了,你就別跟我一般見識了。”


平時這樓道裏,從來就見不到個人影。可今天,偏偏遇到了兩位。


江帆感覺有些不自在,還沒到一樓,便對龍海生說:“讓我下來吧。”


龍海生一笑,輕聲說道:“你坐穩了。”說完,便加快了腳步。。。


一樓的樓梯距大門口,還有一條又寬又長的走廊。


正在樓門前值班兒的保安小潘一看這架勢,趕緊跑去開大門兒。


龍海生出了大門兒,便開始腳下生風。繞側門,穿過樓道,直奔後門兒出口。


後麵跟著的那二位和小潘,剛擠出銀海閣的大門兒,想跟著看個究竟,龍海生和江帆就早已不見了蹤影。。。


小潘被驚得目瞪口呆,半天沒醒過神兒來。他盯著那二位問:“一直從五樓下來的?。。。”(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十一)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4/2842.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五弟五哥 回複 悄悄話 這小夥是不是少林的俗家弟子啊?
好功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