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九)

(2012-03-26 19:35:53)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第九章



李秋實和鄭小敏,給吳興的女人重新做完了筆錄,已經過了午夜兩點鍾。

鄭小敏帶女人去了醫院,李秋實開車送江帆回家。

“小敏最近怎麽樣?”江帆問李秋實。

李秋實歎了口氣,搖搖頭:“不太好。確切的說,小敏是遭受了雙重打擊。雖然警隊的人都閉口不談,但誰心裏都明白。頭兩年,大家還都幫著介紹,小敏也不拒絕。誰介紹她都看,看完就沒下文。大家夥兒看她真是沒心情,也就不再煩她啦。”

“快八年啦。”江帆憂心忡忡。

 “是呀,這八年的時光過得真快。再給她點兒時間吧,總會過去的。另外你沒事兒,多去看看你大姨。她的位置,我們去多了不方便。”

江帆點點頭。

二人聊著天兒,不知不覺地就到了江帆的家門口。李秋實停下車,側過身看著江帆,語重心長地說:“帆兒,法律是嚴肅的,鑽不得空子,也開不得玩笑。有些事兒,還是要通過法律手段來解決。性子太急或抱僥幸心理,會吃虧的。”

 江帆看看李秋實,沉默著點點頭。

“小敏你就別擔心了,有大夥兒在,會好起來的!”

江帆下了車,告別了李秋實。。。

午夜後的街道,萬籟俱寂,涼風陣陣。

江帆雙手插在衣兜,望著滿天星鬥,深深地吸了一口清爽的空氣。隨著清風,從不遠處的海濱,飄來的那股濃濃的海腥味兒,不知伴隨著她多少少年的時光與歲月的記憶。江帆想起了薛寧,想起了柱子哥哥。

突然間,她不想回家了。她好想在這個獨屬自己的夜晚,去海濱散散步,聽聽那峰巒如聚的大海波濤,望望那萬裏蒼穹的夜空幽藍。

她看著街邊的路燈,又轉臉望望那整棟樓裏唯一還亮著的自家燈光,猶豫著腳步。。。

這時,樓門洞兒裏突然地亮出了一簇燈來。

江帆定睛一看,是爸爸江天翊拿著手電走了出來,胳臂上搭了件兒衣服。

江帆趕緊迎了上去:“爸,這麽晚了,您出來幹啥?”

“喝完你那杯茶,還能有覺睡?走吧,陪你去海邊散散步。把衣服穿上。” 江天翊說著,把手裏的衣服披在了江帆身上。

“媽睡了嗎?”江帆邊穿上衣服,邊問道。

“她哪裏睡得著,一直在平台上望著你,看到你回來,這才放心。我讓她去睡了。事情都解決啦?”

“算是吧。”江帆歎了口氣,挽著江天翊的胳臂。

“帆兒呀,遇事兒得讓自己先冷靜下來,再把最壞的結局考慮進去。想要幫助朋友,你就要先好好地保存和發展自己。今天這事兒,你處理得太過凶險。”

“我知道,下不為例。以後再不讓您和媽操心了。”江帆用臉貼了一下江天翊的肩膀,父女二人邊走邊聊著。

“你看這參天大樹,”江天翊向路邊指了指:“它之所以能為路人遮風擋雨,消暑納涼,是因為它懂得,隻有讓自己先成長起來,變得枝繁葉茂,才能受益於他人。”

 “爸,我會好好地發展自己,不會讓您失望。”

“帆兒,凡事兒都有上、中、下,三條路可選。中國的中庸之道,立世千年,你要深究其理。中庸之道,不是教人變得圓滑,而是教你如何用理智來處理事情。步步青雲,是很多人的願望。可當事與願違的時候,真正能把握好自己,取中庸之道,不走下坡路,保存實力,可是一門兒一輩子都學不完的學問哪。”

“爸,您能放心地讓我出去闖闖嗎?”

江天翊聽罷一皺眉頭,腳步頓時放緩。他知道,他剛剛說的這些話,帆兒不是沒有聽懂,可她還是選擇了和自己開門見山。

江天翊察覺到,女兒已經決定了。 雖然有些萬般無奈,他還是沉默了一陣子,明知故問道:“你決定了?”

江帆沒再吭聲。

江天翊緩步走著,歎了口氣道:“說實話,我非常地不放心。帆兒呀,你年紀太小,缺乏曆練。聰明,是替代不了經驗的。人情世故,世態炎涼,都需要在生活中去經曆和體驗。你這年齡,正是需要爸爸陪著的時候。” 

“爸,我知道您會擔心。可寧寧。。。”

“爸爸怎麽能不明白。寧寧和你是過命的朋友,情同手足。要是沒有她,恐怕你早已不在爸爸的身邊了。所以你去找寧寧這件事兒,爸爸無法阻攔。可帆兒呀,現在全國的失蹤人口急劇上升。老百姓不清楚,可你,生活在軍、政、司法都有的大家庭中,應該清楚。寧寧的事兒,你不能太樂觀。她這麽長時間沒有消息,絕非偶然哪。 "

“爸,我有心理準備。可我必須得要個結果。”  

“如果你決定了,爸攔不住你。可有一件事兒,你得答應爸爸。”

“您說。”

“將來無論怎樣,你都不能留在南方。一找到薛寧,馬上帶她回來,就當是為了你媽。你媽離不開你。她前半生和爸爸受牽連,提心吊膽地過了大半輩子。這後半輩子,爸不想讓她再操心了,你懂嗎?”

“我答應您,一找到寧寧,馬上回來!”

 “好吧!既然這樣,我得和你駱叔叔通個電話。”

“通電話可以,可找寧寧這事兒,您不能和他說。”

“為什麽呀?”

“如果您和駱叔說了,會給他帶來不必要的壓力。我得有個長遠打算,畢竟寧寧失蹤這麽長時間了。我想去找份工作,先把自己安定下來。駱叔叔要能給我推薦個單位,就更好了。要不行,我走時從媽那多帶些錢,也能頂上一陣子。”

“你想得美,你媽她能同意嗎?”

“隻要您點頭,媽那關我自己過。”

江帆和江天翊回到樓門口時,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

還沒按門鈴,江媽媽帶著一路小跑的腳步聲就傳來了:“這父女倆,三更半夜的不回家,滿世界的瘋什麽呀?”江媽媽打開門,焦急地問道:“事兒處理得怎麽樣啦?”  

 “差不多啦,還有點兒小麻煩。” 江帆進了屋,在門口脫著鞋。

“麻煩?什麽麻煩?”江媽媽焦急地看著江帆。

“得取保候審。”

“什麽叫取保候審?”

“先交點兒錢,再等處理結果。人可以先回家,不過隨時還可以抓。”江帆邊說,邊心虛地溜了一眼江天翊。 

江天翊一聽就明白了。他生氣地瞪了江帆一眼,心想:“帆兒呀,你的如意算盤珠子可是打得不錯呀。因禍得福,一箭雙雕。嗨,可你媽就慘嘍。。。”他無奈地搖著頭,進了房間。

“那要交多少錢哪?”

“十三萬。”

“什麽?”江媽媽嚇得差點兒沒一屁股坐地上,“這公安局不成了土匪窩了嗎?這不是要把我們家洗劫一空嗎?”

江天翊在臥室換著衣服,聽著母女倆在外麵的談話,不禁歎了口氣,京劇道白一起:“嗨,夫人那,難道孤王真真要看到,你被我們的寶貝女兒洗劫一空不成!”

“一宿沒睡,還要狼嚎!”江媽媽衝裏屋的江天翊喊了一句。然後,又接著和江帆說:“我明天就給你大姨打電話,問問。。。”

“行啦,媽!您再問,就徹底地把我送進大牢啦。人家要不是給我大姨麵子,起碼得關我個十年八載的。算啦,我還是不求您啦!明天我準備好鋪蓋,去裏麵呆十年,給您省一筆。”

“這孩子,說什麽混話。媽就你這一個,那錢還不都是留給你的?明兒一早,哦,等會兒這銀行一上班,我就去給你取。你爸去年得的十萬元的法律顧問費,還沒動呢。剩下的,媽給湊湊。”

江天翊在屋裏聽得真切,一搖頭,開口唱到: “我正在城樓,觀山景,耳聽得城外亂紛紛。。。” (待續)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五弟五哥 回複 悄悄話 聰明,任性的獨女,,,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