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八)

(2012-03-20 15:13:34)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第八章


刑警隊長李秋實陰沉著臉開著車,旁邊坐著欲言又止的女警鄭小敏。江帆在後麵,若無其事地坐著。

“這事兒你想怎麽著?”江帆從反光鏡裏看了一眼李秋實。

“你問我?你闖了禍,問我怎麽著?”李秋實氣得直瞪眼珠子。

“我當然知道怎麽著了。我現在是問你!”

“你把人打了個半死,我能怎麽著呀?”

“他活該!”

“他就是該殺,也輪不到你!不然還要法律幹什麽?”

“屁!法律要是什麽事兒都能解決,這天下就太平了!他把寧寧打流產,這算不算重傷害?你能把他怎麽著?他連寧寧的爸爸都打,你又能把他怎麽著?家庭暴力?充其量也就把他弄到派出所裏去關兩天。我用你?!”

“我怎麽解決是我的問題。可你把他打成這樣兒,這算怎麽回事呀?”

“他罪有應得,你個笨蛋!你除了把他放了,把我抓了,再讓我陪給他醫藥費,你還能有什麽新鮮的?你也就當個副隊長,算到頭兒了!”

“帆兒我告訴你,現在我要能讓他不起訴你,少判你兩年,就算萬幸了!就他那傷,他能放過你?”

“我需要他放過?你怎不問問我放不放過他!”

“還嘴硬?人家可是人證物證俱在!”

“哼,我要的就是他的人證!今天要是沒這人證,我也許還不敢把他怎麽著。有了這位人證,我殺了那姓吳的,都不過份!”

“還敢撒野?你就是欠揍!要是你。。。”李秋實話到嘴邊,又突然地收住了口。他無奈地用手拍了下方向盤。

江帆和鄭小敏都知道他要說什麽,頓時三人都陷入了一種難以名狀的沉默。

靜了一會,江帆開口對鄭小敏說:“小敏,你一會兒聯係一下醫院。等我和那女的,就吳興那位證人談完話,你馬上送她去醫院檢查,給我弄份報告。媽的,今晚我非把這個姓吳的王八蛋辦成鐵案。找不到寧寧,他這輩子都甭想給我出來!”

“帆兒,你得小心,千萬別讓他們抓住了把柄。他們可是有男女關係的。”鄭小敏回過頭,擔心地說道。

“放心吧,我有數。”

說話間,車就到了公安局大院。三人下了車,直奔證人房間。。。

在證人房門口,江帆停下腳步,低聲說道:“小敏,你就別進去了。”

鄭小敏點了下頭,轉身剛要走,又被江帆給叫住:“等等。這個給我。” 江帆伸手把鄭小敏胸前的工作牌兒摘了下來,反帶在自己胸前,像是疏忽帶反了。

“你可別胡來!” 李秋實有些擔心地說。

鄭小敏看了一眼李秋實,又拍了拍江帆,說:“帆兒,千萬別給李隊惹麻煩。我們隊不能沒他,明白嗎?”

江帆點了點頭兒,轉身猛地推開了暫關證人的房門。

李秋實也快步地跟了進去。。。

吳興的女人抬頭一看,見進來的又是江帆,胸前還掛了個牌兒。她馬上感到事情有些不妙, 嚇得‘騰’地站了起來,向後一退,差點兒沒把椅子踢翻了。

望著江帆那熟悉而冰冷的眼神,吳興的女人周身頓時不寒而栗。

江帆盯著她,慢慢走到她麵前。一抬腿,半個屁股就坐在了女人身邊的桌子上,對打著哆嗦的女人一擺手,毫不客氣地說道:“你都告到這兒了,還怕什麽呀?坐過來,我有話問你。”

李秋實坐在靠門口兒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點了支煙,一言不發。

女人見勢不妙,用眼偷看著江帆,戰戰兢兢地說道:“你問你問,我站著就行。”

“知道嫖娼賣淫是什麽後果嗎?”江帆一開口就單刀直入。

那女人馬上心虛,一臉的恐慌。還沒等她開口,江帆又咄咄逼人地說:“你要不知道,我告訴你,一至三年!可你不是初犯。弄你個三年五載的,不冤吧?”

“我。。。我。。。”

“我什麽?別告訴我,你和他是正當的男女關係!你是幹什麽的,包括你的經濟來源,隻要明天派個人,到派出所一查便知。你和姓吳的,不敢在當地派出所報案,才來刑警隊,不就這原因嗎?”

那女人馬上驚慌失措地說:“我,我實在是沒法子。我一大家子,爸爸文革死了,弟弟成了傻子,我媽又有病,一個月要差不多一千塊的醫藥費和生活費,我上哪兒弄去?我以前有份工作,可每月的工資還不到一百。我真是被逼的。”

“姓吳的今天給了你多少錢?”

女人已經被江帆的眼神嚇得不會撒謊了,馬上答道:“兩千,他給了我兩千,讓我來給他作證,說事後再給我加一千。我本來是不想來的。”

“不想?這可不是你說來就能來、說走就能走的地方。你賣淫的罪名成立,走是走不了了,既來之則安之吧。”

“我不作證了,你放我走吧。你要關我三年,我一家子就都得餓死。我求求、求求你,你大人大量。。。” 女人說著,‘撲通’就跪在了地上,邊說邊磕頭。

“那可不行,這是法律,開不得玩笑!”江帆說完,把屁股從桌子上移開,轉身就走。

那女人在後麵一把就抱住了江帆的大腿,哭著喊:“你給我條活路,給我條活路吧。。。”

江帆站著沒動。女人鼻涕一把,淚一把。

李秋實坐在一旁,看了看江帆,心想:“這丫頭天生就是塊幹刑警的料,真是可惜嘍!”他邊想,邊對那女人大喊了一聲: “這是刑警隊!賣淫嫖娼,磕幾個頭就完啦?胡鬧!”

“一會兒有人帶你去醫院檢查。你這可是證據確鑿的鐵案,誰都無能為力。我們走吧。” 江帆說完,看了李秋實一眼。李秋實會意,起身出去了。。。

女人抱著江帆的大腿,說什麽也不放手,連哭帶嚎地哀求著:“我不作證啦,不是我要來的。你們就當今天沒見過我,你可憐可憐我這一家子的老小吧。。。”

江帆見李秋實關門出去了,便低頭看看這女人,心裏也不是滋味兒。

她拉過一把椅子,坐了下來,說:“你起來吧。你想讓我怎麽幫你呀?”

“我不告啦,也不作證啦,你放了我吧。”女人還是跪在地上連連磕著。

“不作證?你不作證,那誰能說清楚,今天這姓吳的他為什麽挨揍呀?要不是你在裏麵,連哭帶嚎地喊救命,喊殺人的,這事兒它能發生嗎?你今天就是不來,公安局也得找你。跑,你是跑不掉了。不過你做假證,可沒人能救得了你。”

“警官。。。” 那女人話剛出口,江帆馬上一擺手,製止著說道:“哎哎,這‘警官’可不是亂叫的。我今天可是你的被告,來是讓你指認的。”

女人聽罷,眼珠一轉,抹了把眼淚說:“我翻供!我是鬼迷了心竅,被吳興給收買了。是呀。。。嗯,是。。。是他強暴了我,還對我動粗。你是路見不平,不不不。。。,是在他家看到他欺負我,才出手相救的。。。”

江帆無奈地搖了搖頭,歎了口氣說道:“撒謊?到了公安局,你還轉彎抹角地撒謊?看來你真是沒得救了。” 說完,起身又要走。

女人馬上又抱住江帆的大腿,開始哭著說:“你別走呀,你說你說,我該怎麽辦?你給我指條道。”

江帆停了會兒,拉下臉說:“除了坦白從寬,老實交代,你沒有第二條路可選。我已經說了,你倆嫖娼賣淫是事實。三年的大牢,你就是說出大天來,也逃不掉。可如果你實話實說,倒是有個結局你可以考慮。”

女人跪在那兒,渴求地望著江帆。。。

“你看著我。”江帆盯著女人的眼神,泰然自若地問道:“我的話你信嗎?”

“信,信。你這人,一看就知道吐口唾沫是個釘。”女人連連點頭。

江帆皺了皺眉頭,霸氣十足地說:“你沒得選擇!你隻能陪那個王八蛋坐上三年的大牢,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不過你要是配合警方說出實話,我保你半年就能出來。這半年,你的家人會被照顧得穩穩妥妥。他們既不缺吃,也不少藥,不用你操心。等你出來,你還會得到一筆生活費,夠你全家活兩年,你也有足夠的時間,再另謀份職業。你看怎麽樣?”

女人一聽,高興地連連磕頭:“我聽你的,我聽你的。你是女俠,心腸好。隻要我媽和我弟平安,這半年的大牢我坐了!”

這時,李秋實推開了門,他站在門口,一指女人說:“出來,去醫院檢查。”

江帆轉過身,看看李秋實:“李隊長,她要重新做筆錄,說清今天的實情。”

李秋實馬上臉一沉,眼一瞪,一臉‘怒氣’地說:“你說重做就重做?誰知道她哪句是真的?敢在刑警隊裏胡說八道,是不是想呆個十年八載的?!沒人陪她廢話,我就看醫生的報告。一個賣淫的,竟敢無視法律?!還有你,” 李秋實說著,一指江帆:“她告的可是你。你能不能走,還不一定呢。她既然已經指認了你,那就等結果吧。不過,你暫時不能離開!”

女人見狀,馬上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挺胸脯,揚起頭說:“我和那姓吳的,。。。就是你們說的那。。。嫖的關係。他給了我兩千元,讓我來做假證。都是我混蛋。。。她,” 女人一指江帆:“才是我的救命恩人。”

李秋實嘎巴了兩下嘴,定了定神兒,眨著眼確認自己的耳朵沒聽錯。然後狠狠地瞪了一眼江帆,轉身出去了。。。(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九)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3/24372.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五弟五哥 回複 悄悄話 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