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六)

(2012-03-14 18:57:01)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第六章



  轉眼兩個星期過去了,雲海的天氣也開始轉涼。


 江帆的傷勢已大見好轉。雖說這渾身的紗布要滿一個月才能拆,左腿暫時還不能彎曲,走路得靠拐杖,可她的精神卻好多了。


      這天晚飯後,江帆和龍海生圍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沉默不語。屋裏靜得連喘氣兒的聲音都聽得見。


      龍海生蹙著眉頭,想著李浩然兩天前和自己的一次長談。


      過了好一陣子,懶懶地靠在雙人沙發上的江帆,把身子微微前傾了一下,看著龍海生,語重心長地說:“龍海生,你試過有屁憋著不放的滋味兒嗎?”


      龍海生不解其意地皺了下眉頭。


      “那滋味不好受。” 江帆表情很認真。


      “嘿嘿,你試過?”


      “那當然。”


      龍海生摸了下鼻尖兒,大氣兒沒敢喘地等著江帆往下說。


      “老師上課,滿教室的同學,你有屁,就得憋著。放?不符合含蓄的中國文化。不放?難受!” 江帆一板一眼地說著。


      龍海生‘撲哧’地笑了。


      “笑什麽呀?這屋兒就你我,你有屁就放!”


      龍海生傻傻地望著不拿正眼兒看自己的江帆,抓了下耳朵,不自然地問:“你喜歡南方嗎?”


      江帆一聽又不耐煩了,盯著龍海生說:“我滿臉包著紗布,渾身纏著繃帶,你也能看出我是北方人?兜圈子是吧?咱們用廣東話聊聊?”


      龍海生有些尷尬地挪了下屁股。


      “抓耳撓腮,如坐針氈,你用得著嗎?不就想替李總問問我到雲海來的目的嗎?他還交代你什麽啦?”


      龍海生驚奇地看著江帆。


      “看什麽,忘了?那我告訴你,李總說:‘你們年輕人容易溝通,要是小江有什麽難言之隱,別讓她憋在心裏,說出來大家好商量。’ 我沒說錯吧?!”


     “嘿嘿,一字不差。” 龍海生笑嘻嘻地點著頭。


      “你一個手不離書的人,坐在哪兒發呆,嚇琢磨什麽呀?來杯黑牌吧,你應該喜歡。” 江帆說著,拿過拐杖,慢慢起身去了側廳酒吧。


      “女孩子怎麽會喜歡黑牌?”


      “被駱叔和我老爸染的。不過我更喜歡藍牌。”


      江帆倒了兩杯黑牌威士忌,拿了些果仁,放在茶幾上。 然後,慢慢坐了下來,輕聲說:“把那盒雪茄也打開吧。”


      “你抽煙?”


      “買給駱叔的,本想給他帶在路上抽。現在打開吧,咱們整兩隻。我被老爸熏了二十年了,今天反客為主。”


      龍海生伸手從茶幾上拿過那盒擺在自己麵前的古巴雪茄。


      “海生,李總讓你問什麽,你今天就問,不算你測探個人隱私。問完了,我還有事兒求你。”


      龍海生一聽,如釋重負,馬上輕鬆地說:“這就好。你怎麽知道這是李總的意思?”


      江帆接過龍海生遞來的雪茄,在鼻子下麵聞了聞,說:“我們先不說這個。海生,我來南方要辦的事兒,瞞了李總和駱叔兩年了。我是不願意他們為我操心,也不想增加我自己的心裏壓力。可現在看,再瞞會適得其反。”


 “李總很擔心,他不好直接問你。”


 “我明白。駱叔一直把我當小孩子,沒多想。這也是李總不好直接問我的原因。他不願意在駱叔麵前說破。可我知道,他冷眼旁觀,看得清楚。”


 “你如果不介意,就說說。也許我能做點兒什麽。”


 江帆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說:“其實我來南方,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找個朋友。她叫薛寧,失蹤兩年了。開始,我沒想瞞駱叔,隻是不願打擾他,想自己先找找看。可後來,我把能想的辦法都想了,卻毫無頭緒。時間一長,我就不敢告訴他了。這無從下手的事兒,說出來也是煩他。可我不說,整天這麽瞞著,壓力也不小。”


 “你為什麽不讓自己先安定下來、一邊工作一邊找?李總和駱總都很想你能留在南方。”


 “我明白他們的心思。李總是國企,他一個人說了算,還好些。駱叔那邊是合資,裏外關係複雜,很多事兒,沒那麽簡單,我不想增加他的拖累。剛來時,我也想找份工作,因為我必須要解決自己在這兒的開銷問題。現在,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


 “那你隻能和他們說清楚了。”


 “是的,也到時候了。你先替我圓幾天吧!”


 “你我之間有了今天的談話,李總那邊你就不能再回避了。”


 “我知道。等駱叔回來吧。這次他的北方之行,對環宇國際雲建集團兩家集團公司在未來項目上的合作至關重要。等他們安下心來,我會說。”


 龍海生沉思了片刻,問道:“薛寧的事兒進展得怎麽樣?”


 “一無所獲。我估計,她已經改名換姓或幹脆連身份都變了。也許更糟,不然不會是這個結果。我現在,真的是無計可施了。隻能寄希望於哪天在大街上撞到她了。” 江帆的神情,顯出一種說不出的無奈。


 “那就說說現有的線索吧。” 龍海生也拿起一隻雪茄。


 “我要是有,還坐在這兒說什麽呀。我是一點兒線索都沒有。”


 “不會吧。不然你怎麽知道,她在雲海失蹤?”


 “大約兩年前,寧寧,薛寧的小名,給她爸爸去過一封信。後來那封信被她未婚夫給燒了。她爸爸隻記得,那信是從雲海市深灣區郵局寄出的。我來之後,能查的線索都查了,毫無結果。後來擴大了範圍,直到廣州,可還是一無所獲。”


 “這兩年她都沒和家裏聯係?”


 “沒有,連一個電話都沒有。”


 “會不會已經離開了雲海。”


 “不會。”


 “你這麽肯定?”


 “是的。” 江帆非常肯定地點點頭。


 “直覺?” 龍海生有些疑慮。


 “不完全。我們以前曾經有過約定。”


 “說說薛寧失蹤的經過吧。” 龍海生把身體向後靠了一下,長出了口氣。


 江帆也鬱悶地歎了口氣,滿麵愁容地說:“薛寧失蹤的事兒我很困惑,因為寧寧有事兒從來不瞞我。她要有話不和我說,就睡不著覺。可我最後一次見她爸,直覺卻完全不是這樣。我隱約地覺得寧寧的命運和她今天失蹤這事兒,和我有著某種必然的聯係。可我找不到答案。”


 “這困惑你是以前就有,還是最後一次見了薛寧她爸爸才有的?”


 “是和她父親短暫的談話之後才有的。這種感覺,在我心中越來越強烈,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楚。如果說是直覺,我相信這直覺。我必須要找到寧寧,不然我這一輩子活得糊塗!”


 龍海生給江帆和自己都點上了雪茄。江帆開始慢慢談起了最後一次見薛寧的爸爸,發生的那件令人驚心動魄的事兒。。。(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七)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3/14941.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五弟五哥 回複 悄悄話 很仗義的女孩兒,為朋友負責。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