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帆**小說

心同佛定香火直
目極天高海月升

“影視立體小說”《血雨腥風》創作首發。
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血雨腥風(五)

(2012-03-13 12:22:28) 下一個


首次開卷請直接進入:血雨腥風(一)
      大名鼎鼎的‘銀海閣’,是雲海市的一座高級商業海景住宅。它坐落在海灣大道、距澳門關口步行僅十分鍾距離的銀海灣。

    ‘銀海閣’ 這名號,不僅僅是因為它具足了天價。更重要的是,那是座外地人羨慕向往,當地人給錢都不住的神秘地方。還有一層原因:這裏麵的住戶,表麵上看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異類。他們從不張揚,各具隱私,互相之間更是很少接觸,見麵也最多點個頭兒。因為不熟,有時甚至連個招呼都不打。而這些,恐怕就是住在這裏快兩年了的江帆,也未必清楚。

  ‘銀海閣’ 共七層。樓基地勢高出海平麵很多,所以即使住在一樓,也有一覽海景的視覺。每層有A,B,C三個單元,A座麵積最大,接近四百平米。江帆住在五樓A單元。這間海景單元,裝修古典別致。擺設雖然簡單,卻件件豪華紳士。客廳寬敞明亮,大方舒適。南北兩側,都是視野開闊的落地窗。一邊望去,天高海闊、波濤洶湧;一邊望去,海灣大道、霓虹燈光。

  江帆全身纏滿了白色繃帶,正四腳朝天地倒在客廳中間的黑色意大利真皮沙發上,看上去與整體的環境格格不入。

    她頭發淩亂,渾身繃帶,兩眼直勾勾地望著頂棚。電視裏卡通片的聲音很大,看不出她是在休息還是在思考。茶幾上丟著淨光的飯盒,旁邊倒著喝幹的礦泉水瓶子。兩隻拖鞋,東西各一隻。隻有那條拐杖,規規矩矩地擺在沙發的扶手旁。
 
    鑰匙一響,門開了。龍海生提著快餐飯盒和礦泉水,走了進來。江帆一聽,又慢慢閉上了雙眼。

  龍海生把手裏的東西放在茶幾上,看了一眼江帆。然後把手放近她的鼻子,試了試,一笑說:“有氣兒。起來吃飯吧。這電視聲音這麽大,你能睡著?” 說完,他關了電視機,把茶幾上的東西收拾幹淨。

  江帆還是沒反應。

  “今天可是第三天啦,你還一句話不說?我是餓了。你不起來,就吃剩的。” 龍海生邊說,邊拿出了一個個飯盒,報著菜名:“齋河,你的;牛河,我的。不是虐待你,你有傷,很多東西不能吃。不過今天讓你開開葷!我給你買了半隻白切雞,還有青菜。 ” 說著,他將飯盒一一擺好,又看了一眼紋絲不動的江帆,然後穩穩地坐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打開了一個個的餐盒蓋兒。飯菜的香味,頓時撲鼻而來。

     龍海生輕輕地拿起了筷子,美美地吃了起來。當他伸出筷子去夾雞腿的時候,卻被另一雙筷子按住了。。。

     龍海生笑了,他看了一眼江帆說道:“還知道和我搶雞腿?看來腦子沒摔壞。”

  “你是要飯的出身?吃飯不洗手!還說這雞是給我買的?” 

  龍海生一聽江帆開口說話了,真是驚喜異常。他開心地看著江帆說道:“ 我在餐廳洗過手了。”說著,把筷子從雞腿上移開,又去夾另一塊。可筷子又被按住了。

  他笑著收了筷子,說:“半隻雞,你吃不完。我就吃一塊。”

  “半隻雞有幾條腿呀?” 江帆的話音剛落,就見一大塊兒雞,被穩穩地夾過來放在了龍海生的飯盒兒裏,那筷子頭兒還點著。龍海生定睛一看,原來是雞頭。他憋了下嘴,看著江帆,懇求著說:“還是來塊兒帶肉的吧。”

    一隻雞屁股又被穩穩地夾到了他的飯盒裏。

  “你怎麽知道我愛吃這塊?嘿嘿。” 龍海生說完,就把雞屁股放在嘴裏,狼吞虎咽地嚼了。

  “你師父說,用他的藥,三天就可以衝涼,對嗎?” 江帆放下筷子問道。

  “是呀,隻要三天,你的傷口就會被藥全部把幹,不再感染。你吃了飯,就可以去衝涼。” 龍海生說完,又開始狂吃了起來。

     “哎,你師父會不會治牙呀?我這門牙還掉了一顆。” 江帆指了指自己的嘴。

      龍海生一聽,馬上停下筷子,仔細地端詳著一臉繃帶的江帆說道:“看著沒問題呀?”

     “我用舌頭把它給推回去了了。現在好像長上了,就是還有些活動。哎,你師父還有什麽藥,能不能幫我固定好呀?”

     龍海生‘撲哧’ 地笑了,說道:“等你好了吧。到時,去醫院鑲一顆假的。這顆的根斷了,留著也沒用。”說完,又吃了起來。

     江帆失望地歎了口氣,心想:“鑲假牙?這進化的也有些太快了!”

   龍海生終於聽到江帆開口說話了。這三天,他每天來送三次飯,換兩次藥,可江帆總是閉著眼睛,一聲不吭。看著江帆那毫無神韻的雙眼,像似一汪沒有漣漪的清水,沒感覺,沒思想,像機器,靈魂更不知飛到哪裏去了。他使了渾身解術,就是拉不回來。今天聽到江帆開口說話,感覺很欣慰,臉上掠過一絲輕鬆的愉悅。沒想到的是,江帆的聲音如此特別,很有厚度,又親切又好聽,好像和自己從不陌生。

  “你每天怎麽那麽餓呀?進這屋就狂吃。你餓死鬼托生的?” 

   龍海生眨巴了兩下眼睛,沒答話,心想:“不然你會起來搶?”

   江帆拿起了筷子。。。

  “李總堅持要來看看你。”

  龍海生話音剛落,江帆馬上就火了。她扔下筷子說道:“你給我告訴他,他要是敢來煩我,我就停藥!”

  “你老讓他這麽提心吊膽的,他也這麽大年紀了。。。”

  “你不去勸他反來勸我?飯桶!你看我這臉,這惡心人的形象,我能見人嗎?”

  “我不是人?”

  “我隻能當你不是!”

  龍海生看著江帆,被飯噎得直抻脖子。。。

  江帆有些提不起精神地長出了口氣,然後把那盒雞慢慢推給了龍海生,說:“我不吃了,想睡會兒,醒了再衝涼。你當這是自己家好啦,別和我說話。”說罷,就又無精打采地倒在了沙發上。

  “你還是去臥房睡吧,床上會舒服些。”

  “你要走,就把電視機給我打開。”說完,江帆就再也不出聲了。不出兩分鍾,呼氣就變得勻稱起來。

   簡單的一句話,讓龍海生察覺出江帆不喜歡孤獨。

     此時,他心裏有些酸溜溜的。她傷得這麽重,自己卻來去匆匆。雖說這隻是按師傅的交代在照顧她,並履行在李總和駱總那裏的一份承諾。可三天的時間下來,龍海生覺得這女孩很有趣兒。她雖然沒和自己說過一句話,甚至連個有思想的眼神都沒有,但龍海生能察覺出她不尋常。他望著江帆安靜地睡著,對自己毫不介意,便決定留下來。也許這樣默默地陪著她,她會睡得更踏實些。

     想到這裏,龍海生輕輕起身,給她蓋好了毛巾被,輕輕地收拾了茶幾上的飯盒,把周圍整理得幹幹淨淨。然後泡了杯茶,到書架上拿了本書,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看了起來。

     江帆這一覺,睡得確實不短。從晚飯時的六點鍾,一直睡到快半夜兩點了才醒。

     龍海生這才意識到,江帆雖然每天閉著眼睛倒在那裏,可卻沒睡過一次安穩覺。他發現,江帆的心事很重。

  江帆醒來,見龍海生還坐在沙發上,神采奕奕地看著書。她望了望漆黑的窗外,輕聲問了句:“幾點了?”

  “你醒啦。”龍海生看了一眼牆上的黃花梨木大掛鍾,說:“半夜兩點啦。我等著給你換藥。”

  江帆用歉意的眼神望著龍海生。。。

    這是她給龍海生的第一個眼神。龍海生感到,江帆在用心和自己說話。從她的眼神中,他看出江帆的精神好多了。

  江帆洗了澡,龍海生給她敷著藥。

  “你叫什麽名字?” 江帆親切地問。

  “到現在還不知道我的名字?你隨便叫吧。” 龍海生微微一笑。

  “你住的距這兒遠嗎?”

  “我在對麵酒店住。你墮馬那天,我剛從澳洲回來。”

  “剛從澳洲回來?那你一個人去馬場幹什麽?”

  “嗯。。。” 龍海生有些不知怎麽回答。

  江帆一看,馬上一轉話題說:“你不是當地人?”

  “我是在雲海長大。我是孤兒,師父收養了我。”

  江帆望著這位穩重而俊俏的小夥子,想想他這身世,多有感慨。再想想自己,孤身來南方,要辦的事兒,如大海撈針,毫無頭緒。孤獨與無奈,時時地吞噬著自己。而他,那麽樂觀,如此這般地照顧自己。江帆不覺在心底對龍海生萌動出一種憐惜,她望著龍海生。。。

  “看什麽?可憐我?。嘿嘿,我習慣了。” 龍海生望著江帆,笑了。。。(待續)

                


接下集:血雨腥風(六)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739/201203/13060.html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五弟五哥 回複 悄悄話 人心都是肉長的,感情這麽出來了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