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家常水煮魚

(2019-06-23 04:46:27) 下一個

看到今年的忘憂草又開了,想起來去年這個時期寫的一篇水煮魚。

記不住水煮魚是什麽時候在北京開始流行起來的,但是我覺得肯定是在粵菜之後。這道川菜慢慢地入住在我的味覺中,一直到現在,它也是我常吃常做的一道菜。

剛來法國的時候還找不到川菜館,所以如果想吃這道菜,就得自己想辦法搭配調理。那時候用的最多的是老幹媽和辣椒麵的組合。去巴黎十三區的陳氏百貨,選一條活草魚,讓老師傅處理幹淨,然後切段放在冰箱裏,想吃的時候就取出來一段用組合調料煮上一煮。雖然不是正宗但是似是而非的鮮辣味道也可以滿足一下自己的思念之情。

後來條件好了,買的魚也檔次高了起來,最主要的還是得力於超市開始出售現成的水煮魚調料,於是我做這道菜的品質也越來越好。

記得有一年過春節,朋友們在我家裏吃飯。選了一條野生的鱸魚(BAR),用小火慢燉了將近一個小時,豆腐吸收了飽滿的湯汁,魚肉除了保持自己原有的鮮味以外,還完全融入了調味的麻辣感。這道菜一上桌,朋友們就讚不絕口。

這也是我印象裏自己做得最成功的一道菜了。

有的看官可能會問,水煮魚的魚片應該是泛白就立刻關火的嘛。這裏我得解釋一下,因為藍婆婆我刀功不好,所以做水煮魚時切的都是魚塊。

其實菜做得好還是不好,選材最重要,愛吃的人一般也願意研究。水煮魚裏的魚我自己就搭配過不少,從海魚到淡水魚,滋味各有不同。

這個周末正好趕上超市賣lotte魚鰓肉,吃過lotte的人都知道,它的魚肉很緊致,但是魚皮和魚骨很占份量,一般做菜的時候棄之不用。這部分魚鰓肉應該是它的精華。

配的蔬菜是laitue sucrine rouge 還有自己園子裏種的香菜。

中超背回來的杏鮑菇。

這就是成品了。

窗前的一排忘憂草開花了,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黃花菜。有時候覺得這名字就像包裝一樣,一個好聽的名字能讓人有喜愛憐惜之感。比如說四大美人的西施,如果改名叫西瓜肯定就失去了楚楚動人的風姿。

今年隔離期間做的水煮魚,用的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無法弄 回複 悄悄話
喲,我一直油煎來著,放pasta裏
———————————————————————

杏鮑菇的確要煮久一點才入味
海洋藍 回複 悄悄話 杏鮑菇的確要煮久一點才入味,謝謝喜歡。
丁丁貓和熊貓貓 回複 悄悄話 很好的創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