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喜悅的生命

放下心中任何不必要的重擔,讓自己的心比一根羽毛更輕盈,不隻是在離開這物質世界之時,而是在生命中的每一刻。。。
個人資料
正文

雪士達山之旅(8)--超度之夜

(2014-11-25 14:16:00) 下一個
 
經過一陣砸場式鬧騰,靈界天使與靈魂夥伴們安排的戲幕在Michael的帳篷前暫告一段落。Michael當時顯示出一個修行人包容的品質,不氣不惱,一樣笑著擁抱每個夥伴道別。我們坐在野餐桌前等一位夥伴開車回來,這位將車開走的夥伴後來說,不知為什麽下午時就莫名想出去,於是把車開到80公裏外去買食品。等待期間,我還是有氣無力,甚至惡心嘔吐,有時上氣不接下氣,隔幾分鍾就要大口大口吐氣,看來音缽高頻清理隻能暫時驅離部分冤魂,那些等待千百年討債的冤魂,總算等到了討債機會,哪能隨便放過呀。接下來要怎麽辦,沒人知道。
 
 
我想起來紫火可以清理業力,就跟忽夏說,我們試試召喚紫火護持大師ST. GENMAIN,過一會兒,紫火大師ST. GENMAIN來了,我將被前麵訊息震蒙的那位夥伴喊過來一起聽。現在夥伴與我完全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了,哈哈,每人都一身的殺業,隻不過,靈界安排他的怨親債主排著隊,他可以用許多世通過其他很多方式慢慢償還,而咱靈魂轉移過來的一半卻全堆到那時,那時意識小我不知道靈界為什麽那麽安排,能做的真的隻有臣服。
 
 
ST. GENMAIN透過忽夏傳信息:睡前請求祂與紫火的幫助,可以清理業力,還說這位夥伴的業力用紫火清理大概需要地球時間N年。N年?夥伴的靈魂可是今生就渴望回家,而我虛弱如此都不知能活幾天?得,我知道紫火清理確實是有效又強大的方法,對氣越來越弱的我,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下午6點左右,看到開車出去的夥伴回到city park,大夥兒一起走向租來的那輛麵包車準備回家,途經一顆高大的鬆樹時,可能是忽夏看我走路無力,隻聽見她建議我與那些大樹交換能量,我正好想歇息一下,就走前幾步抱大樹,哪知一抱就不由自主大喘氣,接著歇斯底裏、撕心裂肺瘋狂尖叫起來,那淒厲的叫喊聲仿佛要撕破天空,這得有多大的怨多大的恨多大的仇,才會如此的瘋狂叫喊!!在狂叫暫歇,我喘著粗氣的檔兒,不知從哪裏跑來一位一身白衣的女士,邊在我額頭,臉上塗抹一些東西,還脫掉我的襪子塗抹腳,邊嘰裏咕嚕說著英文安慰著我。此時我忽然想起應該與冤魂化解於是念起了夏威夷療法(也稱零極限)裏的四句真言“對不起、請原諒、我愛你、謝謝”念了兩遍,這個冤魂平靜下來,我接著輕輕的說:“對不起啊,請你原諒,我知道你受苦了,我們不會死的,你看你還活著,你的守護靈就在前麵,你可以跟著祂的光回到你的天家”這番話令他驚訝的看看自己,猶豫著離開了我的身體,此時,我知道這個極度怨恨的魂靈是個男士(生前),我覺得他聽講道理的,隻是不懂這些道理,我對他的驚訝猶豫很輕柔的點頭“這是真的,兄弟,你還活著,你可以跟著守護靈回去,那裏的世界很美好,你的家人在那裏等你”就這樣他很配合的跟著光離開了。
 
 
走了一個最凶的,可是還有很多很多冤魂纏著,我已經完全顧不上周圍人的恐懼、擔心、驚詫,夥伴們扶著我走到舞台前的草地中間,拿一塊布墊草地上,我躺了下來,全身發冷發抖,我請一位夥伴去找Michael,請他用最大的音缽來幫忙。夥伴後來說,Michael當時正在給人音缽清理,一聽夥伴述說,臉色大變,丟下客人,拎著大銅缽、帶著當時的搭檔Dianne和朋友們就匆匆跑來了,一堆人圍著這個帶著許多冤魂生命的身體,各盡其能、各顯神通的忙著,我的眼鏡被夥伴摘下了,睜開眼的時候模模糊糊看到一群認識的、還有不知哪裏跑出來不認識的朋友們都在緊張的忙碌著:有人在頭頂處念念有詞、有人在敲缽、有人在擊鼓、有人拿著一把點著的什麽葉在晃來晃去薰,還有夥伴在我身上各處灑水,我告訴她不要弄了,我很冷。期間我聽到忽夏說話:“我沒事,我沒事,不用擔心”。事後忽夏說,她那時手被引導放在我的腹部上,接通了那些怨魂,那些冤魂透過她大哭著猛烈的搖頭,不肯走,因為所有在場的人都在盡全力趕他們走,大家誤以為她也被冤魂纏上了。
 
 
躺著期間,雖說N多冤魂纏身,可是我的意識格外清醒,自然而然就想起了去年在雪士達山,呼請大天使們幫忙、接引走在黒尖山等酋長幾百年的上千印第安族人的事。我坐了起來,請大家一起祈禱,呼喚大天使們和所有願意幫助的天使們來這裏,同時我們一起從我們的心輪發送愛給他們。很快操場上滿是天使們,我開始了象前麵送走男魂一樣,輕輕的反複的對著空中念:“對不起啊,兄弟姐妹們,請你們原諒,你們並沒有死,你們是永生的靈魂,我愛你們,你可以跟著天使回到光中,那裏是美好的世界”一些冤魂開始離開我的身體,進入天使的光中。印象深的是一家子,一位父親帶著妻子與幾個小孩,我對那位父親的魂靈說:“你是一位好父親,你們沒有死,你們一家都活著呢,你現在可以帶著你的家人跟著天使回家,那裏是幸福美好的世界,你們一家可以在那裏快樂的生活”這位父親看著我,然後慢慢走向光,我點頭稱讚他:“非常棒,你是一位很棒的父親”他的家人就跟著他離開了。期間,夥伴們看我對著天空念念有詞,以為我不能控製自己了,一位及其擔心我的狀況、好心的夥伴,二話不說扶我站起、架著我徑直往車的方向快走,走到草地邊緣,我使足了勁,讓她停下來,大聲說道:“我不能走,操場上滿滿的天使,祂們都在等著啊!”
 
 
回到剛剛的地方,我繼續輕聲對冤魂們說話:“親愛的兄弟們,對不起啊,你沒有死,你看看你還活著,你的親人在等著你,我不會傷害你,我對你們隻有愛”。過去被害時他們被仇恨蒙住了心靈,離開肉體後根本忘了自己其實是不死的靈魂的事實。帶著愛對他們輕柔的說話,感受著他們的感受,那時一種悲涼的感覺升起,他們因為不了解生命的真相,有的居然卡在那裏數千年!!我深切感到他們其實很好溝通的他們都是親切可愛的兄弟姐妹,於是越念越多的愛從內心湧出來。
 
 
在眾多天使們的幫助下,一段時間後忽夏說:“走了,他們都走了”,我脫口而出“還有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在”由於與冤魂們的狀況與感受深深連接著,完全忘記了時間與自己身體狀況,隻是希望他們都能從怨恨的自設牢獄中解脫出來,於是繼續對剩下的魂靈說著話。
 
 
Michael他們都以為我天門開啟與靈界一直連接,不能控製自己了,期間其實我停下來,告訴過Michael|“I am ok, don’t worry”。但他們看我一直對著空氣念念有詞,還是認為我處在意識不能自控狀態,Michael甚至教夥伴們,如果下次我這樣的狀態,就用手指在我的三眼輪處彈一下,唉,看他們這樣擔心我,於是停止對魂靈們說話,把注意力拉回來,站起來看著拎著大銅缽的Michael,再一次清楚的告訴他們:“don’worry,I am ok”  Dianne不無憂慮的說:“we don’t worry about them, we care about you.”聽到Dianne的這句話,我看了看周圍,才注意到天色越來越黑了,Michael他們也該回家了,我不走,他們也不安心;夥伴們跟著折騰了半天了,沒吃沒喝;我更是折騰了一整天,身體太需要休息了;對餘下的冤魂,現在知道了方法,以後也可以送走祂們的。
 
 
如此才打道回府,回到住處躺下,雖說沒有冤魂纏身了,可是注意力放肉體上時,發覺身體已累得全身癱軟,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因此得到夥伴優待,又享受一回坐月子時食物端到床邊的待遇,哈哈,感恩夥伴發自內心的關懷與愛。
 
 
這靈界編排,人間配合精彩刺激,驚心動魄的一幕靈魂互助戲,總算結局不錯的演完了,說實話,當時頭腦可是覺得不好玩,不喜歡玩,太太太他麽沉重啦。當晚感覺我的事做完了,夥伴隻要心誠、完全可以自己念四句真言送他們都回到光中,於是就呼請Archangel Michael,請祂幫助用祂的寶劍斬斷剩下的一點業力連接。
 
 
這曾經是我最不願意回憶的一段經曆,回憶的時候又得重溫一次那些怨親債主深深的恨與怨、與祂們纏身時痛苦,那些能量與場麵太沉重。這次鼓起勇氣寫下來了,寫完終於卻領悟到這出戲對於我更深的意義所在,也真正覺得是靈導們設計的一出有益又有趣的戲呢,哈哈
 
提醒

1.  1...這裏的故事是我個體時空之旅的記憶、經曆與體驗,如果您覺得像是幻想小說、神話故事或其他,在您的角度也沒錯,隨您想象

2.  2...每個靈魂與每個靈魂的時空旅行故事都獨一無二,如果您覺得有趣,不妨自己去探索:自己靈魂的旅程與體驗、生命與宇宙的神奇與無窮之奧秘

3.  3...量子力學:宇宙是幻像,世界本一體。金剛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如果您理解了這兩句話,相信您也知道怎樣理解看待這些故事

4.  4...大小宇宙間存有無數星係星球與各種形式生命,如此龐大體係,皆造物主與祂的孩子們自娛自樂的遊戲與遊戲場

 

兄弟姐妹們,內心感覺怎樣快樂有趣好玩,怎樣玩吧,玩夠了記得回家:)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